約翰福音8:32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
« »
2019年08月19日上帝、耶穌,神学

276 views

上帝的象征、名称、称呼

圣经里,对于上帝有许多的描述,很多的象征和称呼。
用这种方式,使我们更清楚上帝属性的丰富,也更清楚上帝有哪些属性。

我这篇文章,是以‘神的名号、描述性称衔和喻称’一文的整理为基础,
做更清楚的分类与归纳。

http://www.ccbiblestudy.org/Topics/67God/67OT05.htm

当然,这些整理和经文,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完整。
但是,完整度已经算相当高,非常具有参考价值了。

这里面,我们可以看见有些象征与类比,是大量被使用,而且经文非常多的。
好比‘父亲’、‘主’、‘君王’。
但是,我们也可以看见圣经也有把上帝做‘母亲’的类比。
然而,我们要很小心,比起类比成‘父亲’的经文之众多,
类比成‘母亲’的经文却非常稀少。
因此,我们对此,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严重违反圣经的重点。

另外,比起我们熟知的上帝是‘爱’,
圣经里也有上帝是‘残忍者’、‘敌人’的类比。
我们也要小心,不要被错误的爱心观念影响,
忘了上帝那种公义、愤怒的属性。

同时,圣经也有很多使用‘动物’、‘植物’、‘无生物’来描述上帝的情形。
然而,我们千万不要因此真以为上帝是一种动物、植物、甚至是无生命之物,
更不能有万物都是上帝的一部分,或是万物都是上帝的错误思想。

我大致的分类如下:
一、 人
1. 父亲
2. 主(主宰、主人、救主、审判主)
3. 君王
4. 创造者、治理者
5. 新郎、丈夫
6. 勇士、战士
7. 牧羊人
8. 审判者
9. 母亲、妇女
10.帮助者、引路者、拯救者、保护者
11.敌人、残忍者
12.窑匠
13.教师
14.其他

二、 动物

三、 无生物(具体物体)
1. 场所
2. 石头
3. 武器
4. 太阳
5. 皇冠
6. 陷阱
7. 火
8. 木
9. 水
10.手臂
11.天空
12.光
13.其他

四、 无生物(抽象名词)
1. 开始与结束
2. 帮助
3. 希望
4. 力量
5. 福气、赏赐
6. 声音(诗歌、吼叫)
7. 名字
8. 其他

以下是详细内容:

一、 人
1. 父亲
阿爸⊙ 可14:36; 罗8:15; 加4:6
父⊙ 申1:30-31, 32:6; 伯38:28; 诗68:5, 89:26, 103:13; 赛63:16, 64:8; 耶3:4, 19; 玛1:6, 2:10; 太6:9; 可13:32; 路10:21-22; 约20:17; 徒2:33; 弗4:6; 腓4:20; 彼前1:17; 约一3:1
天父⊙ 太6:14-15
圣父⊙ 约17:11
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 罗15:6; 林后1:3; 弗1:3; 西1:3; 彼前1:3

万灵的父⊙ 来12:9
众光的父⊙ 雅1:17
荣耀的父⊙ 弗1:17
发慈悲的父⊙ 林后1:3
公义的父⊙ 约17:25

2. 主(主宰、主人、救主、审判主)
创造主⊙ 申32:6; 传12:1; 太19:4; 罗1:25
天地的主⊙ 创14:19, 22
创造以色列者⊙ 赛43:15
创造地极的(主)⊙ 赛40:28
信实的造化之主⊙ 彼前4:19
造作的(主)⊙ 伯4:17; 诗95:6, 149:2; 赛17:7, 54:5
造作万有的(主)⊙ 箴22:2; 传11:5; 耶10:16

主人⊙ 何2:16; 玛1:6

召人的(主)⊙ 罗9:11-12; 加1:6, 5:8; 帖前5:24; 彼前1:15, 2:9
伸冤者∕救赎主⊙ 诗68:5; 箴23:10
救赎主⊙ 伯19:25; 诗19:14, 78:35; 赛43:14, 44:6, 24, 47:4, 49:26, 54:5, 8, 59:20, 60:16; 耶 50:34
万古以来的救赎主⊙ 赛63:16
救主⊙ 申32:15; 撒下22:3, 47; 诗27:9, 38:22, 42:11, 68:19, 89:26; 赛45:21; 耶14:8; 何13:4; 弥7:7; 哈3:18; 路1:47; 提前1:1; 犹25
万人的救主⊙ 提前4:10
以色列的救主⊙ 赛45:15
幼年的恩主⊙ 耶3:4

显明奥祕事的主⊙ 但2:29, 47
审判的(主)∕判断人的⊙ 伯9:15; 赛33:22; 约8:50; 雅4:12, 5:9
审判全地的(主)⊙ 创18:25; 诗94:2
鉴察人的主⊙ 伯7:20
正直的(主)⊙ 诗25:8; 赛26:7

3. 君王
永远的王⊙ 耶 10:10
永世的君王⊙ 耶 10:10; 提前 1:17
自古以来为王⊙ 诗 74:12

(君)王⊙ 诗5:2, 10:16, 29:10, 84:3, 99:4, 145:1; 赛6:5, 33:22, 43:15; 亚14:9
大君王⊙ 诗48:1-3
治理全地的大君王⊙ 诗47:2
全地的王⊙ 诗47:7
以色列的王⊙ 赛44:6; 番3:15
超乎万神之上的大王⊙ 诗95:3
天上的王⊙ 但4:37
荣耀的王⊙ 诗24:7-10
万王之王⊙ 提前6:15
万世的王⊙ 启15:3
万国的王⊙ 耶10:7

4. 创造者、治理者
设计师⊙ 来11:10
造天地的⊙ 诗115:15, 121:2, 134:3, 146:6
建造者⊙ 来11:10
设立律法者⊙ 赛33:22; 雅 4:12
栽培的人⊙ 约15:1
治理万物者⊙ 代上29:12

5. 新郎、丈夫
新郎⊙ 赛62:5
丈夫⊙ 赛54:5; 耶3:14, 31:32; 结16:32; 何2:16

6. 勇士、战士
勇士⊙ 赛42:13
甚可怕的勇士⊙ 耶20:11
战士⊙ 出15:3; 诗24:8; 赛42:13

7. 牧羊人
牧者∕牧人⊙ 创49:24; 诗23:1, 28:9; 传12:11; 赛40:11; 结34:11-16
以色列的牧者⊙ 诗80:1

8. 审判者
审判众人的⊙ 来12:23
公义的审判者⊙ 诗7:11
公平的灵⊙ 赛28:5-6

9. 母亲、妇人
母亲⊙ 赛49:13, 15, 66:13
妇人⊙ 赛42:14

10. 帮助者、引路者、拯救者、保护者
帮助者⊙ 申33:29; 诗10:14, 27:9, 118:7; 来13:6
引路的⊙ 诗48:14
率领者⊙ 代下13:12
保护者⊙ 诗121:5
拯救者⊙ 撒下22:2; 诗40:17, 144:2

11. 敌人、残忍者
仇敌⊙ 耶30:14; 哀2:4-5
敌人⊙ 哀2:4
残忍者⊙ 耶30:14

12. 窑匠
窑匠⊙ 赛29:16, 45:9, 64:8; 耶18:1-6; 罗9:21

13. 教师
教师⊙ 诗25:9, 27:11, 94:12, 119:102, 171

14. 其他
他们列祖所仰望的(耶和华)⊙ 耶50:7

二、 动物
丢崽子的母熊⊙ 何13:8
豹⊙ 何13:7
狮子⊙ 赛31:4; 何5:14, 11:10, 13:7-8; 摩3:8
野兽⊙ 何13:8

雀鸟搧翅(覆雏)⊙ 赛31:5
鹰⊙ 出19:4; 申32:10-12
翅膀⊙ 出19:4; 得2:12; 诗17:8, 36:7, 57:1, 61:4, 63:7; 太23:37
翎毛⊙ 诗91:4

三、无生物(具体物体)
1. 场所
山寨∕高台∕保障⊙ 撒下22:2; 诗46:11, 48:3, 59:17, 62:2, 71:3, 91:2, 144:2; 赛7:10; 耶16:19
得救的保障⊙ 诗28:8
坚固的保障⊙ 诗31:2-3
高台∕赐力量的∕保障⊙ 撒下22:3; 诗9:9, 43:2, 144:2; 珥3:16
我性命的保障(力量)⊙ 诗27:1
坚固台⊙ 诗61:3; 箴18:10

藏身之处⊙ 诗32:7
避难所⊙ 申33:27; 撒下22:3, 31; 诗7:1, 9:9, 14:6, 46:1, 59:16, 62:7-8, 73:28, 142:5; 赛25:4, 57:13; 耶16:19, 17:17; 珥3:16; 鸿1:7
躲避处⊙ 赛25:4
荫庇∕阴凉(处)⊙ 诗121:5-6; 赛25:4-5

居所⊙ 诗90:1, 91:9
公义居所⊙ 耶50:7
火城⊙ 亚2:5
圣所⊙ 赛8:13-14

分⊙ 民18:20
产业⊙ 民18:20; 申10:9, 18:2; 书13:33; 结44:28

2. 石头
磐石⊙ 申32:4, 15, 18, 30-31; 撒上2:2; 撒下22:2-3, 32, 47; 诗19:14, 31:2-3, 62:6-7, 92:15, 144:1; 赛17:10, 44:8
永久的磐石⊙ 赛26:4
以色列的磐石⊙ 创49:24; 撒下23:3; 赛30:29
拯救我们的磐石⊙ 诗95:1
跌人的磐石⊙ 赛8:14
绊脚的石头⊙ 赛8:14

3. 武器
威荣的刀剑⊙ 申33:29
盾牌⊙ 创15:1; 申33:29; 撒下22:3, 31; 诗7:10, 28:7, 33:20, 59:11, 84:11, 115:9-11, 144:2; 箴2:6-7, 30:5

4. 太阳
日头⊙ 诗84:11
公义的日头⊙ 玛4:2

5. 光
灯⊙ 撒下22:29
(亮)光⊙ 诗27:1; 赛60:19-20; 弥7:8; 约一1:5

6. 皇冠
荣冠⊙ 赛28:5
冕⊙ 赛28:5

7. 陷阱
网罗⊙ 赛8:14
圈套(陷阱)⊙ 赛8:14

8. 火
烈火⊙ 申4:24; 来12:29
(吞噬的)烈火⊙ 申9:3

9. 木
青翠的松树⊙ 何14:8
朽烂的木⊙ 何5:12

10. 水
力量的源头⊙ 赛28:6
活水的泉源⊙ 耶2:13, 17:13
甘露⊙ 何14:5

11. 手臂
力量∕膀臂⊙ 出15:2; 诗18:1, 28:7, 46:1, 59:9, 17, 81:1, 89:17; 赛33:2, 49:5; 耶16:19; 哈3:19

12. 天空
诸天⊙ 但4:26
打雷⊙ 撒下22:14; 诗29:3, 68:33; 珥2:11

13. 其他
旌旗⊙ 出17:14-16
车⊙ 摩2:13
拯救的角⊙ 撒下22:3
虫蛀的物⊙ 何5:12

四、 无生物 (抽象名词)
1. 开始和结束
阿拉法与俄梅戛⊙ 启1:8, 21:6
初与终⊙ 启21:6
首先的与末后的⊙ 赛41:4, 44:6, 48:12

2. 帮助
所倚靠的⊙ 诗71:5; 箴3:25-26
随时的帮助⊙ 诗46:1
帮助⊙ 诗30:10, 33:20, 54:4, 70:5, 115:9-11, 146:5
拯救⊙ 出15:2; 诗27:1, 62:2, 118:14, 21; 赛12:2

3. 希望
盼望⊙ 诗65:5, 71:5
以色列的盼望⊙ 耶14:8, 17:13

4. 力量
他百姓的力量⊙ 诗28:8
我心里的力量⊙ 诗73:26
救恩的力量⊙ 诗140:7

5. 福气、赏赐
福分⊙ 诗73:26, 119:57, 142:5; 哀3:24
雅各的分⊙ 耶51:19
赏赐⊙ 创15:1

6. 声音
以色列的赞美⊙ 诗22:3
诗歌⊙ 出15:2; 赛12:2
吼叫⊙ 耶25:30; 摩1:2

7. 名字
名⊙ 出23:21; 申12:5, 7; 王上8:29; 代下33:4; 拉6:12; 诗75:1

8. 其他
可称颂、独有权能的⊙ 提前6:15
荣耀⊙ 诗89:17
生命⊙ 申30:19-20
爱⊙ 约一4:8, 16
倚靠⊙ 诗18:18

小小羊

 


#1 Brandweer 于 2019/08/20 18:28

Brandweer
小小羊兄 平安。

本人对未信者讲述上主,个人倾向称之为“那位程式设计师”(羊兄有提及“设计师”)或“那位大画家”。

“那位大画家”称呼,个人认为类似“窑匠,陶匠”。
也可描述上主“创造者”属性。

不知此是否OK。

感激不尽。

–Brandweer

#2 小小羊 小小羊 于 2019/08/21 10:49

小小羊
给Brandweer:
‘观念’要清楚,‘教义’要正确,
之后,‘做法’可以有很大的自由。

对未信者传福音时,很多词汇,
都可以尽量使用对方能懂得词汇来传。

你讲的这两个例子,我不觉得有何不可。

#3 基督徒 于 2019/08/21 22:48

基督徒
启示录21章6-8节:“他又对我说: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惟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这一段经文不容易懂,仅就神的儿子生命的开始和结束看这世界即将面临的审判。

约翰一书3章7-8节:“小子们哪,不要被人诱惑,行义的才是义人,正如主是义的一样。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你出席国家祈祷早餐会为总统按手祷告,有没有想过那属魔鬼的是神的儿子的仇敌?或者你心里想的是教会很多年轻人没有事做只能犯罪?

有人在总统面前很谦卑,有人在牧师面前很谦卑,我们在上帝面前如何谦卑?今天晚上还有人发现老板准备好要加薪,条件是礼拜天随传随到,可不是没有事做。我们在台北的弟兄姊妹们应当注意,如果渴慕听见唐崇荣牧师布道的主内肢体和慕道友愈来愈少,我们是不是就不应该再要求唐牧师来台北开布道会?

台北市的政治人物相当傲慢狂妄,拿上帝的道开玩笑,好像上帝可以被人命令,好像没有很多人信祂就显示上帝没有能力,这是明明白白屈服在魔鬼的权柄之下、抵挡上帝真理的行为,下一次若不是有政府首长认罪悔改,台湾众教会不应当将祈祷会当成例行公事,教会也不应当在这恶事当中有份!

圣经昭告天下这惨烈又荣耀的战争是耶稣基督得胜魔鬼的战争,基督徒胜过世界首先是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的得胜,在末后是圣徒荣耀的得胜,这一切来自于基督,最终也归回基督,不是看牧师只剩下最后一次布道会就从基督转移到人的身上,这样很可能连最后半次都没有。

为将临的这个礼拜日要上台讲道的人祈祷,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或者有人想要看见我变脸的样子,但那究竟不是最重要的,上帝以怜悯慈悲的面容对待我们,就是我们蒙召传扬福音的时刻。

#4 基督徒 于 2019/08/22 23:02

基督徒
什么是“布道会”?

已故美国漂白黑人麦可杰克森的万人演唱会是不是布道会?他的歌舞表演配搭绚丽的服装和舞台声光特效,发扬他个人对某种崇高理念的诠释,这在世界的记录上其实是被接受为某种类型的布道会,虽然还是有人可以感觉出来他传布的道不是很高明,但演出相当卖力,发挥出他的流行摇滚音乐及街头舞蹈的天份。

头上戴着无线耳机麦克风即时和现场观众互动,这是当代流行文化相当着迷的一种群众集体情感及艺术表现的形式,但我们也知道如此的心灵交流活动已经涉及到宗教的层次,甚至开始定义什么才是宗教,并且反过来规范基督教布道会的形式与内容。

不过,当妳打开圣经,妳问上帝这是什么,上帝问妳究竟是谁,妳的立场如何,妳回答说我在台上唱歌跳舞露大腿有很多人要看,想要选总统的人都不能忽视我。啊,这样我知道了,妳的意思是这就是台湾人的平均文化水平,这我不能再更同意了。妳说基督徒有必要这么苛刻吗?娱乐事业也是人类需要的,宗教也不能违背人性。对啊,所以上帝是妳娱乐时的玩伴,或是娱乐工作者的最高精神?这就包含了两种不同的神论,决定了妳的神学如何定义上帝的属性。

我很像是“庶民神学家”,但其实耶稣基督传道也接触过不少比一般平民百姓更常被忽视的底层的民众,不过,耶稣并不是在筹画发动一场无产阶级革命。可能妳不同意,但我想确实如此。照拿撒勒人耶稣的聪明智慧,要搞下来本丢彼拉多应该不是难事,他回答犹太人官长尼哥底母的问题时说道:“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基督教的入门教材与其说是祷告灵修,不如说是上帝的十诫。因为这十诫我们有了对神的初步认识,我们开始知道自己需要神的救恩,知道人的生命不应当只是坐下吃喝、起来玩耍,知道当警察错放了原本应当继续关在监狱里的我,最好还是自动回去监狱服刑。

“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因为妄称耶和华名的,耶和华必不以他为无罪。”在马路边摆摊的槟榔西施穿着清凉,你不去买几粒槟榔吃就没有力气,这卖槟榔又兼卖身的小姐是不是成为你的神?你的手机里留有援助交际妹的电话,你不交易一次就感觉没有精神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这援交妹也成为了你的神。

F-16战机从妳的头顶上呼啸而过,竹科电子新贵的跑车也从妳身边呼啸而过(我不知道现在竹科人流行做何消遣,但我知道未成年少女性交易仍有市场),在美国有贫穷的黑人是进不了郊区的,但是他们当中不少人还是有信仰,在台湾穷人和有钱人差不了多少,生命皆如同一根羽毛那么轻,四处飘荡。我们知道除了耶和华以外不可以有别的神,但是我们是否知道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我们口中所称呼的神究竟是谁?我们所说的“事奉神”又是在事奉谁呢?

求你侧耳而听,快快救我!
作我坚固的磐石,拯救我的保障!
因为你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
所以,求你为你名的缘故引导我,指点我。

求你救我脱离人为我暗设的网罗,因为你是我的保障。
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
耶和华诚实的神啊,你救赎了我。–诗篇 31:2-5

在中国大陆,只有共产党高官才有资格搞个三妻四妾,在台湾随随便便阿猫阿狗就可以搞劈腿,所以台湾是更自由的。听不懂就算了。

总而言之,是先有上帝,然后有人,然后有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然后有电子计算机,然后有人工智能,然后有更便利的生活,然后有更退化的大脑。最后这个线索妳能记得也就行了。

妳可以发现我不讲某人濒临死亡的经验,不讲激动人心酸落泪的故事,但是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叫妳进退两难,甚至活不下去,因为我关注的是这虚假的宗教与文化风潮对台湾人的灵魂之残害,当妳成为魔鬼的门徒,妳的良心将日以继夜地控告妳,无论是牧师爱妳或妳爱牧师,都不能逃避上帝的审判。

我们看见了上帝的工作那时可能是在旁观,但无论如何可以在最接近暴风圈的地方感受到天摇地动还能存活下来,这也算是相当不容易了。这表示上帝有祂的方法执行祂的任务,而我和妳其实生来没什么不一样。妳与我是平等的,我有的这最宝贵的信念如今传到了妳的手上,或许妳更爱看的却是我的行动。

一般人的行动和信念有了矛盾,较容易修改信念并修正行动方向,真正重生得救的人是不必改变这信念,却更进深认识所信的神,而在行为上是可以继续修正,并且更像那拯救他的主基督耶稣。我们如同一颗颗活着有生命的小石头,基督原来是房角的头块石头,是生命的磐石,被匠人丢弃了,他们追求关于人类灵性的智慧,但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虽然开车还要四、五十分钟,我们在其中仍高兴欢喜,因为耶和华本为善,祂的慈爱永远长存。

我们逃无可逃,躲无可躲,不是我们出来面对,而是上帝先爱了我们,不是我们找到了神,而是神找到了我们。亚当啊,你究竟在哪里?我在吃那颗你说不能吃的善恶知识树上的果子,我宣称找到了人存在的价值,找到了人自由的可能,但是你从撒但的网罗中救我出黑暗入光明,是你,你是以色列的盼望,你是我们随时的帮助。

#5 基督徒 于 2019/08/23 22:24

基督徒
我要特别指出我们时常忽略的观点问题,但当中涉及目前台湾和大陆以及美国的政治局势,若有争议或引起不适之处可请版主斟酌删改,毕竟发抒个人政治抱负不是我回应言论的动机与目的。

我们很不喜欢自己不知道上帝的旨意,我们很在乎是不是被我们特别不喜欢的那个传道人囫囵吞进肚子里去,但是我们很难只身抵挡偏离圣经愈来愈远的以上帝及圣灵为名的风潮,这就显现出信仰的矛盾,然后就被若干有特定政治目的之个人或团体见缝插针,这大约是在台湾的弟兄姊妹们共同的困扰。而若干教会已经形成派别结盟,虽然他们几乎每一次都是以教会合一之名义聚集交流。

教会本来是必须要合一的,这没有问题,这不是我们讨论出来的结果,而是因为耶稣基督是独一无二的教会的元首。举例说明,美国派遣武装航舰穿越台湾海峡(具体有无装载弹药或实施作战计画这属于军事专业规格不在此深究),当牧师讲道时说上帝是我们的盾牌,那边就会有意见了,这是免不了的。

对于无神论者而言上帝是什么不是什么,这都是无生命的宗教意识的类比,从管理各宗教团体活动的观点看,那最可能引发社会动乱的上帝形象才是最需要监视控制的。例如上帝是我的父亲,而我的父亲是共产党员,那么我就别无选择要回避这个特殊的形象,而选择继续顺服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帝是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但是我们又看不见,好像美国军售台湾的项目放在美国总统的口袋里,他看了觉得可以就可以,觉得不可以就不可以,这样我们的信仰无异于一摊死水,深受这世界的力量所控制。

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川普在美国境内一般的支持程度其实是比他刚当选那时要高,这显示他的政见和实际的作为普遍受到肯定,这是在美国以外的欧亚各地不容易察觉的变化,而这也表示上个世纪后期至今的所谓“全球化”的风潮开始出现反省的声浪。美国有可能是开第一枪的,尽管美国人已经开了好几枪。计算机科学应用本身带有高度的取代与控制的自然意志,但是它究竟是人工的产物,全球互联网络初次进入一般人的日常生活那时也曾被基督徒视为是这世界敌对基督的总和,而今天我们充分利用电脑网络交换读经的心得,这是一次不容易的得胜,我也认为仇敌不会轻易放过。各位也看出来了都是哪些势力特别在意我们在这里说了什么,而还有弟兄姊妹的专业领域距离这种高度权力集中式的管理并不算近,还有更剧烈的争战是诸位看不见的,不同年龄层的人也有各自的理解。

简单的结论,我小时候就连“宇宙是什么”的问题都想半天没有答案,我很好奇人站在圆形的地球表面怎么不会掉下去?现在外邦人看见我们怎么也不会掉下去?这是不是也激发了他们对基督教的宇宙论之好奇心?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于美女的兴趣也在同步持续的减弱当中,但真正扶持我不致掉下去的是祂作为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份,直到永远,虽然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

华语基督教福音诗歌创作团体‘赞美之泉’的“除你以外”是我在美国某华语教会听见的第一首敬拜诗歌,所以我偶然还会想起那一群人,当中有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只是很可惜也很遗憾,中国大陆最珍贵的知识份子如今被视为阻碍中国超英赶美的历史罪人,这个损失是在台湾的弟兄姊妹感受不到的,所以有必要在此以属灵前辈的身份教导年轻人从永生上帝国度的眼光看台湾和其他华语世界信徒的关系,并且将这从本族本家的小国度兴起的宣教火焰传递到万国万民的大国度去,这是一个基督徒从主耶稣基督那里领受的最大的使命。谢谢各位,并祝平安喜乐。

(本文可附加标题“从后现代、全球化到上帝国度”)

#6 基督徒 于 2019/08/26 20:46

基督徒
上帝爱不爱虚心的人?上帝爱不爱哀恸的人?上帝爱不爱温柔的人?上帝爱不爱饥渴慕义的人?上帝爱不爱怜恤人的人?上帝爱不爱清心的人?上帝爱不爱使人和睦的人?上帝爱不爱为义受逼迫的人?为什么?所以我们要得到天国,也就是世上的财富?难道不是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吗?我还没听说有神学院老师建议中文翻译要改掉这几句话的文法结构,灵恩运动反而更喜欢这原来的因果关系,否则去赚钱的和收奉献的就要倒过来。

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造成了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效应,上个世纪后期引发学院派尝试建构宇宙大一统理论,但如今是泾渭分明的微观应用派当道。我们知道面对一辆高速疾驶进站的列车是很可能自杀成功的,这已是基本常识不需人亲自成为实验牺牲品。

你以为我喜欢骂人吗?我也很讨厌有人说我没有得救(其实是愈来愈不在意这种怀疑),有不少罗马天主教的读者是比我更爱读属灵书籍,而且他们读的书那个作者的头衔都是历史上响叮当的伟大圣徒。这在我看来是罗马教会的弱点,你只要受洗加入了教会就有雷神索尔的电力和钢铁人史塔克的机动性能(天主教又不屑我必须要用美国漫画流行人物举例,但也不想想是谁更爱性侵男童),再一次我发现包括天主教在内的美国广大信众纷纷接受Prosperity Gospel的积极正面爱的精神思想,配合教会作为上帝祭司的媒介形成天下无敌的大一统基督教,但天晓得梵蒂冈有多少焦头烂额的麻烦事要面对。一般平信徒赚到了钱小孩也大学毕业就感觉超级良好,这真的会害死美利坚合众国,而美国人听说有亚洲人自认为知道什么才是对美国人最好的,肯定要嗤之以鼻。想想看如果当年在美国带我决志信主的传道人不是拿唐崇荣的录音带给我听,却是带我去灵恩派的特会,今天台湾以至于全世界会怎样?你敢说会更好吗?我想教外人士心里清楚这一定会更糟。

希波大主教奥古斯丁的著作在网络上可以下载阅读,天主教似乎被迫要和奥古斯丁划清界线,否则去意大利的观光客要变少了,圣诞节音乐晚会华丽的变身魔术也要被人识破,到那时整个学术界都要倒向加尔文学派,内心感觉不平安的人就不会来找神甫告解了。讲难听一点加尔文派教会一点不担心灵恩派去天主教那边,天主教却愈来愈麻烦,所以梵蒂冈当局应该感谢我们溯本清源并归正福音派神学的偏差。究竟是谁受到世界政治经济局势变动的影响更大?我想教外人士现在也看得更清楚了,人们等著看我们下一步是夺取更大的政治权力,结果并不是这样。出乎意料的美国总统川普将美国人的灵性现况毫无隐瞒地暴露在世人面前,这也是商人出于自利动机被逼的举动,否则眼看自己美丽性感的宝贝女儿将青春肉体放在网络上直播分享给大众又没卖到钱是更难受的。

哦,主啊,不是你不熟,是我不熟;不是你不爱,是我不爱;不是你不义,是我不义。既然教会原本是你建造的,我们不是要将教会献上当作祭物,因为你一次献上就成为永远有效的挽回祭平息了神的愤怒。因为如此,是的,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认识到三位一体神的形象,不再是透过一次又一次流血牺牲的行为。无论那错误的教训是哪一个宗派的传统,我们若在这事上有份,也形同再一次将主钉在十字架上。

很难讲欧洲人和美国人谁比较可怜,因为本来美国的中产阶级主干也是欧洲的移民,所以看来这二者是一体两面,都需要归正福音运动,而我个人其实并不更偏向哪一面。有人很自豪自己从来都是在上位作人的“主管”,结果被踢爆是在动物园披着毛皮扮狮子,我们不是只甘愿成为外国人的买办,有时候是要选择那更困难狭窄的门进去,而不是拿自己的父母或子女作借口。到时候父母和子女还是要各自面对上帝的审判,你也知道没有一间法院开庭会因为你抱着父母的骨灰坛出庭受审就有法官判你无罪。

卖牛肉面的再怎么辛苦,第二天有新的顾客上门消费还是很开心,但是吃面的人不单是因为有东西吃进肚子里而活着,意思就是说食堂的顾客吃完了却死掉了,只要检验证明不该肚子里的食品的事,老板第二天照常营业,你的亲人死了却要哭很久,很难获得安慰。好不好我们不要再把这两件事混在一起,我们联合了心灵和物质的世界,却不必将两者混为一谈。正是因为上帝是抚育我们扶持我们的主,又是推动我们向前进步的力量,我们非但不必惧怕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反而因为主的圣灵浇灌在我们心里就有那出人意外的平安,原来神所赐的非同这世界的人所赐的。最常讲和平的人往往是最没有和平的,最常讲爱的教会往往是最欠缺爱的,我们常讲上帝的主权,是不是因为我们最少有主权?

英国皇家海军将新建造的航空母舰命名为伊莉莎白女王等级,这是不是反而降低了皇室的位阶?也有犹太人全家几乎就快要死光光,但是逃出来的一、二个小孩子长大后又形成了大的家族,这表示统治一个区域甚至影响遍及世界的政治军事力量是不足畏惧的。黑帮之所以是黑帮因为他们犯罪的行为已成了不能改变的模式,有所谓的家族犯罪集团,他们要改邪归正所牵动的不只是一个家族成员,而是整个犯罪结构。因此不是我说说不可以从事未成年少女性交易第二天就没有了,这整个犯罪结构还在,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被当成菜鸟总统给人看笑话。

教会给从事学术性研究的人领导终于又遭致了一场灾难,然而有谁可以翻开圣经就讲出这一大串的文章?没错,天主教图书馆里的文献是千年的累积,天啊,我们要在几天之内胜过千年的蛀书虫?估计归正福音运动今日的规模只是开始,第一步先找回过去失落的改教运动历史,然后要开创出新的时代,的确是需要有研究类型的人物,而不是靠着街头小混混摇旗呐喊。不过,学术性研究并不能让人信服,也不能让人幸福。想当年多少人年纪轻轻的求的是在大学附近买一间房,在大学有一份安稳的教职,我不忍苛责她们,因为她们出身于贫穷的国度,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只看到大学老师有专属停车位停放高档的车款。

曾几何时台湾的经济奇蹟造就了学生开的车比老师开的更名贵之奇景,但是请问这些人与我们有何干?当初那些以追求学术成就地位为志向的同学们,今天我一个也没兴趣再见到,毕竟每一个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利益,每一个人也都跟每一个人没有关系。所以号召穷人起来革命的政治宣传永远都有市场,也永远都缺钱。所以基督教相当可恶,因为他们赞扬他们的主被钉十字架,却把责任推给犹太人,还鼓动中国大陆向希特勒看齐,是不是呢?

不是这样的。我虽然不在意人们的批评,但是我的爱心也不容许遭人毁谤。当初以学术为职志者今日几乎一面倒成为左派批判理论的拥护者,好像基督教一批就倒,造成的结果却是学界、政府和传媒都要仰赖基督教提供批判的素材,是不是这样呢?我看现在很不幸也很幸运的变成是这样,制造半导体的一点都不需要知道你对半导体有何期望,因为半导体可以实现的差不多就是那样了,投资人照着市场潜在的需求盘算需要几年的时间利润可以进自己的口袋,工程师上班时只要机器设备操作没有缺失,还是有时间可以读圣经,就不用说其实上头早就计画要引进AI机器人。我个人也怀疑那专门服务新竹科学园区的教会还能有什么长进,最后搞不好是在服务机器人。

愿意设计出音乐演奏效果良好的音乐厅之建筑师是值得受人尊敬的,因为那确实是不容易。不过,一般来说正确的顺序还是优秀的交响管弦乐团演奏出音乐家杰出的创作,这一事件又能在设计优良的音乐厅发生,是再好不过的了。本身音乐素养不足的乐手去磨蹭名家建筑师兼得门票收入而搞出的流行节目,那就没有必要了。同理,台湾各大小教会被岛内独特的政治经济结构影响造成对正统基督教神学的误解,如果再不检讨归正,我还是建议不可以停止聚会,却要留心所听见的道,并留意上帝的作为,因为是上帝归正我们而不是我们归正上帝,当教会开始认真寻求归正福音的路线,那原来自认是归正派的可能反而成为拦阻,这是不可不慎思明辨的。

为什么财富集中在他们手中,由他们决定投资的方向?这里的为什么指的可以是当初发生的原因或人们对未来的计画,两者也可能是同一件事。国际贸易货币金融体系的主要支持因素为何?1999年我在美国看见的答案是“信心”,所谓In God We Trust,这是美国人给世界上的第一课。不确定因素极大化造成市场信心崩盘,这是所有金融界人士的梦靥,而你的孩子哈佛或MIT毕业很可能要去制造机器人或服务机器人,你的退休年金也将要消费机器人,谁最先拥有技术专利的就赚最多钱。愈是知识技术密集的产业愈依赖阶层式的管理,也有愈多“工具人”的角色,如果说人本身就是目的不可以成为工具,以至于所有工具性的工作都给机器人做,那么人就什么也没得做了。

我就停在这里,因为离题了。现在做研究的人倾向同意政治经济学是一体的,我们并没有在神学图书馆旁边拥有一间研究室,我说的不是你教会书架上的那几本培灵小书,而是当教会的信条有疑义谁可以找得到最初的版本。因此我们必须要注意这知识权力和信念的问题,基督教会于是也不能排除阶层的存在,毕竟主耶稣有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门徒领受到的大使命却非以自由或平等或博爱为追求的对象,所以在基督教会历世历代教父及大公会议传承下来的信条,一般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源可以逐条审查的,是可以凭著信心领受,这是因为耶稣基督的超越性,我们不怕那先得到法律专利权的科学应用派人士创造出比上帝创造的更好的自然环境而损害到我们的信仰,这也是为何基督教小小羊园地的文章引用前人的研究成果并不是在抄教科书。

至于上帝的创造可不可以说是“最好的”,那又是另一个神学上的大问题。说一个笑话:谁知道女人心?“苏贞昌”知道。这不重要,笑笑就算了。我们更爱听“康来昌”讲道。音乐家拿到乐谱尚且需要看个究竟认清门道,单凭民主选举赋予的政治权力上一堂课读一篇文章就想要立即上天堂,应该是没这种事。祂是窑匠,我们是泥土,是祂手中的工作,也是祂使用的工具。有父母不懂教育,只会打骂孩子说你怎么这么笨,怎么教都不会?小孩子就问妈妈妳觉得呢?我们的天赋资质要能够培养训练发展,优良的师资的确相当重要,但孩子的学习动机心理因素也很重要。只是在强调老师很棒学费很贵还不能促使孩子读书学习,我看在台湾甚至连教会的培训机构也还难以突破这一层障碍。

父母都很紧张想知道结论如何,但我想还是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