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8:32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 »
2019年11月23日教会流行观念

151 views

‘生活与伦理’式的讲道

以前的年代,台湾的小学课程里,有一门课,叫‘生活与伦理’。
基本上,就是道德教育和公民教育。
这里面的道德,其实都是‘老生常谈’。
好比说,要孝顺父母、要尊敬长上、要兄友弟恭、要有爱心、、、、。
这种东西,其实,连用脑袋想都不用,
直接反射动作,就可以考试答出正确答案。

这和基督教的讲道,有什么关系?

其实,有不少牧师的讲道,并不是在讲‘圣经’,而是在讲‘生活与伦理’。
表面上看,也确实有圣经经文,
但是,内容其实只是小学生的‘生活与伦理’,不是圣经。
因为——-不用信耶稣、不用读圣经,也会知道那些道理。


再讲一次,因为这太重要了——-
不用信耶稣!
不用读圣经!
也会知道那些道理。

举例而言,讲道内容讲‘要孝顺父母’,
这种东西,有谁不知道?
佛教也讲、慈济也讲、无神论者也讲、小学课本也讲。
这种东西,需要信耶稣才能知道吗?

很多牧师讲的内容,其实‘根本不需要圣经’!
虽然可以讲一、二个小时的道,
但是,内容根本不需要圣经,就可以知道答案。

传讲这种东西,我称之为‘生活与伦理式的讲道’。
这是一种‘不用圣经也知道答案’的讲道。

当然,有人会质疑:
难道,就算是普遍恩惠、普遍启示、不需信主、众所皆知的道德,
就不能讲吗?
就不需要讲吗?

不是的!这不是我的意思!
我要表达的是—–
如果讲道‘大量’都是这种道理,
那么,对信徒的帮助,其实是微乎其微。
听这种讲道,就算听十年、听一辈子,也不会有进步。
不管是灵性也好,智慧也好,通通都不会进步。

为什么?

传讲那种只靠普遍启示、普遍恩惠,不靠特殊启示、特殊恩惠的道理,
能使人更有智慧面对神和人?

有谁会主张‘不该孝顺父母’的?
有谁‘不知道’应该孝顺父母的?

连讲道‘都还没讲’,大家‘就已经会’的东西,
结果讲了一大堆,有用吗?

就算拿出圣经经文,其实也只是包装生活与伦理的‘道德废话’而已,
没什么大用处。

华人圈里,道德废话,还不够多吗?
平常听得不够多,礼拜天还要专程去教会听这种道德废话的讲道?

不相信这种讲道不能让你进步、更有智慧?

我示范给大家看:
当你听完‘要孝顺父母’这种生活与伦理式的讲道之后,
请回答下面问题:
1. 婆媳发生纷争了,身为儿子与丈夫双重身分的你,要如何处理?
2. 万一只能救一个人,你要救妈妈,还是救妻子?
3. 婆婆欺负你妻子,而且不管你如何讲,你妈妈就是不改,你该如何?
4. 只要你帮妻子讲话,你妈妈就骂你不孝,那么,你有孝顺父母吗?
5. 婆婆欺负到你妻子变忧郁症,但你知道问题是你妈妈,不是你妻子,
你可以为了保护妻子搬出去吗?这样有孝顺父母吗?
6. 你父母禁止你信耶稣、禁止你去教会,骂你不拿香祭拜祖先是不孝,
所以,如何才是孝顺父母?

我还可以讲出更多更多的问题,但是,重点很简单—–
你听的讲道,有办法让你解答这些问题吗?
你有没有发现,那种生活与伦理式的东西,无法使你面对这些问题?
表面上听得很多,其实,你还是什么都不会,不是吗?

更尖锐来讲,那种‘生活与伦理’式的讲道,对信徒有何帮助?

当讲道者对‘全本’圣经非常不熟,
对‘相关反合性经文’非常不熟,
讲道都不处理反合性经文、没有归纳出全本圣经的各种总原则,
只能讲单一的、不需要大脑就能知道的东西,
这样,如何帮助信徒?

可是,假使讲道时讲‘孝顺父母’,同时也讲‘爱妻子’时,
大家有没有发现,‘反合性’就出来了?
(反合性 = paradox = 看起来矛盾,其实不矛盾)

单独讲‘孝顺父母’,谁不知道?
单独讲‘要爱妻子’,谁不知道?
可是,当‘孝顺父母’和‘要爱妻子’产生冲突时,该如何处理?
把这二者‘一起讲’的时候,状况就不同了,
因为,很多信徒是不知道答案、不知道如何处理的。
他们需要有人教导他们!
他们需要的,不是那种连听都不用听就知道答案的生活与伦理;
他们需要的,是认真研读圣经所得出的各种智慧与总原则。

上面那些‘孝顺父母’的相关问题,
其实,讲道时只要有讲到下面这两个反合性的重点,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
1. 两难时,‘夫妻顺位’高于‘父母顺位’
2. 孝顺父母必须是‘在主里’

也就是说,讲到‘孝顺父母’议题时,
若单单只在‘孝顺父母’这一条议题上大讲特讲,很容易就变成生活与伦理。
可是,若加进这二条反合性的任一条,或二条都有讲,状况就截然不同了。

偏偏,要处理这种‘反合性’,这时,‘没有圣经’,是绝对行不通的!
因为,这东西不是人用自己理性、常识想得出来的。
若没有上帝启示的圣经,而且是‘全本’,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这答案。
因此,除非你对圣经总原则、对圣经反合性的教义够清楚、观念融会贯通,
否则,你根本讲不出能解通反合性的道。

这才是我说的‘真正用圣经’的讲道的其中一种。

当我们传讲的,是真正圣经的东西时,
上帝的话,就有智慧、有能力,使我们获得智慧与力量。
当我们传讲的,根本就不需要圣经时,
这就不是上帝特殊启示的智慧与能力,
我们当然也无法从这种讲道获得智慧与力量。

有些人讲道,就算你只听一次,
也会收获良多、智慧增长、对圣经真理更清楚。
有些人讲道,就算你听一辈子,
你对圣经依然停留在生活与伦理、依然毫无智慧,
对各种生活难题依然乱成一团。

弟兄姊妹们,不相信的话,请用我上面讲的观念去检查一下你听的讲道,
你就会知道我在说什么。

一篇讲道讲的内容,有没有圣经都没有影响,因为你用常识就知道答案。
这种,就是‘生活与伦理式’的讲道。
一篇讲道讲的内容,除非有圣经当标准,否则,你绝对无法得出正确答案。
这种,就是‘讲圣经’的讲道。

单靠普遍恩惠、普遍启示的那种道德观念,
我们是绝对无法有智慧、用正确合圣经的方式,来活在有罪的人间的。
唯有靠特殊恩惠、特殊启示(圣经)那种上帝启示的真智慧,
我们才能越来越有智慧、用正确合圣经的方式,来活在有罪的人间。

假使自己牧师讲的道,只是生活与伦理等级的,
请自己用‘其他管道’装备自己吧?
就像老师上课讲的太简单,根本无法使你面对考试,
自己就该找参考书、补习,来进行补救,不是吗?

假使自己就是牧师,假使自己讲的就是生活与伦理式的讲道,
请绝对要加油!
开始训练自己‘反合性’经文的能力、学习各种‘全本’圣经的总原则。

‘约伯回答说:
你们真是子民哪,你们死亡,智慧也就灭没了。
但我也有聪明,与你们一样,并非不及你们。你们所说的,谁不知道呢?’
(约伯记12:1-3)

你们所说的,谁不知道呢?

愿上帝帮助我们。

补充说明:
讲道‘真正讲圣经’,并不是只限于‘反合性’经文。
任何‘不读圣经,就无法知道’的,都属于我指的‘真正讲圣经’。
以孝顺父母为例,
像‘孝顺父母,得以长寿’;
像‘不能把孝顺父母的钱,挪用来奉献’(可7:10-12);
还有很多,不再列举。
我讲的这些,通通都是‘没有圣经,就不可能知道’。
讲道,就是要努力传讲这种不读圣经就不可能知道的教义与观念,
不要一直讲那种‘不用圣经也知道’的生活与伦理。
这才是传讲上帝的真理,才能真正使信徒成长,获得智慧与益处。

小小羊


#1 基督徒 于 2019/11/25 21:29

基督徒
上一代人留给下一代最宝贵的资产不应该是人工智能机器人三十年计划,甚至不是登陆火星一百年计画,而是信奉真理的人格典范,当然这是最不容易达到的。不要说别的,几十年前还有开发中国家的农村必须仰赖动物拖拉驮负重物犁田运货,可能未来一百年动物的角色还不一定会消失,但是原来落后全世界的地区可以应用最新科技大幅度改进产品的质量,要说怎么样的行为才是正确的在同一代人当中甚且有差距。

的确是如此,不必牧师在教会讲大道理,世上人也知道一个人的道德行为会造成事件结局的差异,而那最高尚的道德情操可以持续最长的时间产生最大的影响力,然后就衰微了,因为人都会死的,还会被人发现生前的另一面而改写历史。有没有发现古希腊罗马时代的文学、艺术、科学的历史和哲学思想仍然不断被世人挖掘出来重新研究?岂不正是因为人类的经验和逻辑相当有限而必须不断修正?

不要说奋斗了五十年得来的是一场空,东西方文明五千年还不见得有多大的成就,以当代生物遗传基因医学为例,政府和大企业财团愿意投资的方向未必是实验室里的科学家乐意见到的,计算机人工智能技术是在还未成熟的情况下硬生生地被拉出来当作市场投资客炒作的对象,还有人宣称这是人类理性战胜宗教禁忌探索未知领域的具体见证,这是被自己有限的经验逻辑蒙蔽的结果。理论物理学大师史蒂芬霍金生前最后的日子警惕世人要当心那些宣称已经找到了最终的完备理论的应用科学潮流,例如: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毁灭性的后果。

这是什么意思呢?这表示愈是诚实努力研究思考的科学家愈明白人类是相当擅长于欺骗自己,为什么有物理学家相信上帝超越了人类的理性?难道是因为他们放弃了智慧却选择迷信?这可是会使人精神错乱而终至疯狂。岂非因为上帝的真理高过人类堕落的理性且无人能辩驳否决?牧师不见得比长老更敬虔,基督徒选择最有利的战略位置也可能是愚昧而虚妄的。世上人知道这个时代任何人躲藏的角落都可能被搜寻出来,地球很大是没错,人类的心智空间更大,当人类发现地球表面壳层之下还有另一个世界,不会停止探索反而更扩张探险的好奇心,基督徒将头脑埋在沙土堆里的行为起不了任何作用,教会仍将持续衰微。

有人就问说那你为何不争取教科文不分区立委提名?我愿意以谦卑的态度回答这个问题。基本上我认为出来面对选民的难免必须是在实践方法和执行目标上有明确方向及立场的人士,且是以服务大众为职志,所谓执政之后再来“教育”选民是不切实际的,反而会被选民“教训”,但显然我们这种的比较不是着眼于“大众”,不是在搞“分众”,也不能算是“小众”,目的也不是为了通过法案而与他党合作,当然也不会轻易被人“合并”。主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面对饥饿的群众,你要带他们到哪里去呢?

不只是带来教会看看,教会有什么好看的呢?不只是带来音乐会听听,音乐有什么好听的呢?有所谓的“爱乐者”相信音乐是一切问题的最终答案,那么请你写作出一篇乐章讲述宇宙的黑洞里有什么?结果将是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霍金大师听了也会从坟墓里跳出来再抓你进去上课。

“我从父出来,到了世界;我又离开世界,往父那里去。” –约翰福音 16:28

男女朋友各自有相异的价值观,有时候对立冲突到一个地步是会起意杀人的,找更多人来证明自己的立场是对的,并未能触及到那最本质的问题。我们谁不是从天父那里出来的?新纪元宗教有一点不能算全错,就是相信在人类心智的深处有一位超越者是人类可以寻求的,这在基督教的历史上可以被称作是“异端”,并且照这趋势发展来看是更像基督教也更偏离基督教。

我们往天父那里去不是离开了这世界吗?在天父那里不再有世界的问题需要解决,所以主耶稣自己也祷告,不是寻找可以去天父那里的方法,而是警醒自己是要回到天父那里去,因为他自己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所以在真道上的合一必须是在基督耶稣里的合一,而不是在宇宙受造之物的合一,否则在天上的父那里是不是就没有合一了?是不是呢?

既然主耶稣复活又升天了,这道讲的“信”、“望”、“爱”是以天国的福音为基础的,如同大卫所说“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突然间魔鬼猛烈攻击我们,在我们的灵魂和身体坠入阴间的刹时,圣灵击溃了魔鬼的权势,因为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流血,那是最有能力、也是唯一可以救赎我们灵魂的工价。

我不会说这一切对唐崇荣牧师来说也只是开始,他的工作终究要告一段落,不过,我们不一定还有多少年日,但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人类文明需要时间来作用沉淀,教会需要的也不是充满很多东西。当我们终于可以忘记那许多不堪回首的往事,在估量轻重缓急之际仍需看重信徒对上帝信心的建造,如此方能承受时代潮流的挑战,进而引领世人归回圣道,而这不只是礼拜天聚会人数的问题。毕竟当讲台的信息偏离圣经,把人群牢笼在教堂的四面围墙内并不能抵挡洪水猛兽,反而可能一同淹没。

你是否认为世界各国现代化文明的差距决定了对圣经真理的认知?我认为这也不单是离开舒适圈的问题,当魔鬼以舒适的环境引诱你,此时你是必须离开那舒适圈,但这不表示在很不舒适的圈子里就更认识上帝。一般人更习惯于自己成长环境的文化氛围,舒适与否有相对的标准,跨文化的宣教行动也可能是从科技文明落后的区域去进步的地方宣教。有特定的文明进步国家更多支持海外宣教说明了落后地区的后勤支援相对少很多,但不表示必须先有科技文明达标而后才有福音。

你真的相信有史坦威钢琴演奏的地方就有福音吗?人类听觉辨识优质音乐演奏的些微差异也是有限度的,有一台钢琴的偏乡教会和有一台史坦威名琴的都市教会设定的目标也不尽相同,一般来说都会经济圈有共同奋斗的目标,然而上帝难道不能派一个人来呼喊全城的人悔改?不是贵国贵城市有谁在那里上帝就必须炒一盘那人爱吃的菜,当全城的人为某一个名人和某一道名菜疯狂,这事再简单不过了,上帝就要那预定听见福音的人离开那城,远渡重洋只为听见纯正的福音信息,然后就证明了这整个国家和城市在这人灵魂得救的事上是无权无份的。

一个人有了成就之后就会遇见人拿着一堆文件来找他签名盖章,为的是尽诸般的…嗯…不义,这也是很麻烦的事,确实是需要高度的政治智慧。反过来说,没有让对方怀疑你是间谍才会好到令人难以置信,就如同未达火侯的珍肴,此时不宜掀盖。这只是譬喻式的说明,不是必须信奉的真理。

最后,简单提一下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单纯理性限度内的宗教】论及宗教国度事奉上帝之真伪,包括韦伯(Maximilian Emil Weber, 1864-1920)【学术作为一种志业】亦试图提振因为神祕宗教而萎靡的智识精神,这基本是整个启蒙运动批判的主题,相较于伏尔泰(Voltaire, 1694-1778)人文主义式的自然神论,康德认真面对人类罪恶的行为道德与终极目的问题,试图建构可靠的知识系统,而非只针对天主教的腐败进行评论。在这罪恶的世界我们遭遇四处泛滥的假消息还可以有何指望?

这是一个可以牵动梵蒂冈教廷未来动向的爆炸性议题,但我并不特别感觉兴奋,仅就此做个引言。历代教会信条在今天的抗罗宗新教教会有何合法地位?还记得2004年梅尔吉勃逊执导的【基督受难记】吗?你看过有何感想?有教会带你去看然后只是根据你的情感作用就替你受洗吗?在受洗的当日,你在公众面前做出了如何的承诺?你有遵行教会的“社会契约”吗?今天的环境是有所不同,教会不能判定你不适合担任政府公职,这是指在法律上。

不过,圣经并没有被否认而证实其为错谬伪造,希律安提帕王杀了施洗约翰这件事无论如何是一项重罪,希特勒对付犹太人单是祭出日耳曼民族的社会契约还不足以构成抄家灭族的理由。道德行为作为国家正义的条件在纳粹德国的法律实行后并没有产生合乎人类普遍理性的宗教国度,重点是天主教会可能以偶像假神取代真神,但以人为本的宗教并不因此保证不会有因为迷信而形成的对抗人类理性之宗教权力关系。

总之,当教会不如以往动辄判定某王公贵族是异端而诛之,罪人寻求救赎的指望途径就算想要省略过教会这一层次,也不能因为否定掉使徒与先知的传统而保证获得全然理性上帝的拯救,更不用说一位理性的上帝因其圣洁的本性必须要除灭罪恶,便无人站立得住。

将来欲从事政治的青年学生很早被要求对自己的思想信仰立场表态,这些人是基督教会很难接触到的群体,而很不幸的一个人到了老死都还不一定搞懂这个那个是什么意思,18岁少年人就被迫必须决定自己是属于哪一派的,这诚然是悲剧一场。

#2 基督徒 于 2019/11/26 22:14

基督徒
圣灵的本体之实存不见得否定人类的思想观念之作用,亦即神的灵并不绝对排斥受造者,否则罪人亦无圣灵充满,基督又何须有神人二性联合?圣灵本身也会形成观念,例如对于人的罪、神的义与神的审判有相互关联的真理架构,而受造物质并不能与创造主同等,圣灵在人的心中必定有神根据祂的主权施行恩惠,这是人无论如何不能凭借行为功德赚取的,无论重生与否。

圣洁的教会怎能与世俗同谋制订行为契约?已经不是教会的根本不再有权柄可以制约信徒,倘若上帝仍许可,也是为了祂自己的荣耀,而非为了祂曾经赐给人权柄。主耶稣回答彼拉多时说“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所以,把我交给你的那人罪更重了。”上帝曾经赦免某人,这不能说是上帝被祂自己与人类社会订立的契约限制住了,这是为何当我们说基督如何,教会如何,这指的是二个分别的对象,而不是以教会的存在否定掉基督的神性。如果没有基督作为神的权柄存在,教会也不能作为圣灵的殿而存在,因为圣灵并非以人的行为是否达到标准而内住,可以说抗拒神的人是不会有合乎神标准的行为,因此教会并无任何保证透过与世俗构建的社会契约而同享神的赐福。

基督教会有无可能很缺上帝的普遍恩惠?上帝从来不缺祂自己创造的东西,如果妳有什么是教会没有就不行的,妳自己为何不创建一间教会?神学院有时候会替教会设想出一套合理的论述,愿神赦免我们为了方便而任意曲解圣经的行为,那样做除了在教会历史上留下与异端为友的记录,并没有成就什么丰功伟业。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