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福音8:32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
« »
2020年06月24日教会,教會流行觀念

669 views

发问:仇敌遭报应,我们可欢喜或不可欢喜?

问题:假如仇敌最后跌倒了,我们该欢喜吗?
‘你仇敌跌倒,你不要欢喜;他倾倒,你心不要快乐’(箴24:17),
好像不能欢喜,
但是‘义人见仇敌遭报就欢喜,要在恶人的血中洗脚’诗58:10,
好像又写义人见恶人遭报而欢喜。
请问您何解?该用什么态度面对神公义的展现?

答:
你读圣经很认真,因为你已经注意到一个很重要的反合性议题。
(反合性 = parodox = 似非而是 = 看起来矛盾,其实不矛盾)


坦白说,有时,我会觉得,许多基督徒会不会搞错圣经里‘爱心’的意思了?
基督徒要不要有爱心?
我们都知道,答案当然是要!
所以对你吸毒的儿子,要告诉他说继续吸没关系,吸毒不是罪,
这样才是爱心吗?
或是要对进家里要强暴你妻子的强盗说“请尽情强暴”,
对你那个正被强盗剥掉外衣的妻子说“请把内衣也脱掉给强盗以方便强暴”,
这样才是打你右脸你左脸也给他打、要你外衣你里衣也要给他的爱心吗?

我们会不会搞错圣经意思了?
因为,我们很多时候,变成在讲一种愚蠢的溺爱、滥爱,
不是真正合圣经的圣爱了。

我们假使注意‘全本’圣经,
(请注意,是‘全本’!)
我们一定会发现,圣经里,‘爱心’和‘公义’,二者是并存的。

上帝是不是爱?
是!
上帝是不是公义?
是!
上帝只有爱?
不是!
上帝只有公义?
不是!
上帝是二者同时兼具,并没有少任何一个。
去除任何一个,都不是真正的爱,也不是真正的公义。

也因此,
当我们在讲‘爱’的经文时,不要忘了要同时解通‘公义’的经文;
当我们在讲‘公义’的经文时,不要忘了要同时解通‘爱’的经文。
否则,我们会得出一种很片面的、严重错误的可怕爱心或可怕公义出来,
而那根本就不是上帝讲的爱心与公义。

假使我们正解经文,把圣经反合性经文解通,
我们可以轻易用正确的圣经观念说:
面对吸毒的儿子,告诉他可以继续吸、吸毒不是罪,
这才不是爱心,而是溺爱,会害死他;
面对要强暴你妻子的强盗说可以尽情强暴,
这才不是爱心,而是滥爱,会害死他,也会害死你妻子。

真正的爱心,是必须同时注意到公义的;
真正的爱心,是要使犯罪者知罪,要使他改过的。
让犯罪者继续‘不知罪’,
让犯罪者继续‘放心犯罪’,
这不是爱心,而是使对方下地狱。
帮助一个人犯更多罪、让他罪更重更多、下地狱更快,
这根本就不是‘爱心’,而是‘害心’。

这种‘同时’解通‘爱心’与‘公义’的观念,非常重要。
有了这个观念,我们才能开始解仇敌遭报应时,
我们到底是‘可欢喜’还是‘不可欢喜’的经文。

我们会发现,圣经里,这两种经文都存在。
上帝是不矛盾的,上帝的话是不矛盾的,
圣经就是上帝的话,因此圣经绝不矛盾。
所以,‘正解’经文,就必须‘全本’解通,不能出现矛盾。
因此,我们必须同时解通这两种反合性经文。

接下来,首先,我们要知道,‘报应’,是全本圣经很重要的观念。
经文非常多,不再列举。
这是公义领域。
上帝的爱,从来没废弃公义。

因此,看见恶人遭报应,义人就欢喜,这是正确的!

‘掳掠人的,必被掳掠;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
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启13:10)

启示录这里也明白讲,基督徒能忍耐,能坚守信仰,
是因为确信上帝有一天‘必定报应恶人’。

启示录又讲,当巴比伦被上帝报应时,
上帝要受害的基督徒欢喜!

‘(巴比伦被报应后)
天哪,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啊,你们都要因她欢喜,
因为神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启18:20)

因此,圣经清楚告诉我们,
公义的上帝,在刑罚恶人时,基督徒是应当欢喜快乐的。

但是,且慢!
假使我们只讲到这里,那样还是片面解经,
并不能解通其他‘不能欢喜’的经文。
因为,上帝也确实说,不能因为仇敌遭报应就欢喜。

那么,这部分要如何解呢?

我要先提一个很特殊的部分:
上帝可以使用未信者,甚至是恶人,来当上帝刑罚的工具的。
好比说,上帝就是用拜偶像的亚述,来刑罚犯罪的以色列。

因此,亚述灭掉以色列,这是在执行上帝旨意没错。
但是,亚述却在执行时,自高自大,又残忍太过,
这又导致上帝愤怒且刑罚亚述。

‘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
我要打发他攻击亵渎的国民,吩咐他攻击我所恼怒的百姓,
抢财为掳物,夺货为掠物,将他们践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样。
然而,他不是这样的意思;他心也不这样打算。
他心里倒想毁灭,剪除不少的国。、、、
主在锡安山和耶路撒冷成就他一切工作的时候,
主说:“我必罚亚述王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荣耀。”
因为他说:我所成就的事是靠我手的能力和我的智慧,我本有聪明。
我挪移列国的地界,抢夺他们所积蓄的财宝;
并且我像勇士,使坐宝座的降为卑。’(赛10)

也就是说,就算要你去刑罚敌人,
你也不准过度刑罚,也不准心高气傲忘了上帝。

所以:

1. 不准欢喜过度
当恶人遭报应时,基督徒可以欢喜,但是‘不能太过’。
其实,我们也很常见到在社会上,遇到仇敌跌倒时,
有些人不仅欢喜,而且欢喜过头,到得意忘形。
当恶人遭报时,去落井下石,或是去补踹对方一脚,那是不行的。
这种很常发生在选举时。
当敌方落选,有时胜利方的不理性群众或粉丝,
会去敌方阵营示威炫耀、故意去敌方群组伤口上大洒盐巴,这种就很不好。

2. 不准忘记自己也是罪人,没多圣洁
假使我们知道自己也是罪人,
若无上帝怜悯与救赎,我们一样要受上帝愤怒的报应。
假使我们牢记这观念,
那么,当恶人遭报应时,我们虽然欢喜,
却也畏惧战兢,深知上帝可敬可畏。
假使我们不悔改,假使我们一样去犯罪,一样可以遭致上帝严厉刑罚或管教。
当我们在欢喜的同时,也保持畏惧的话,
我们就会有分寸出来,不敢得意忘形。
不敢以为自己是多善良的义人,以为这些报应不会临到自己身上。
假使我们离弃上帝,假使我们犯罪,
我们一样会面临刑罚的。

‘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
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
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13:4-5)

3. 过度欢喜的,有时会导致上帝严厉刑罚
‘你仇敌跌倒,你不要欢喜;他倾倒,你心不要快乐’(箴24:17),
这经文的下一句,是严重的警告:
‘恐怕耶和华看见就不喜悦,将怒气从仇敌身上转过来’(箴24:18)

看到恶人遭报应,基督徒是可以欢喜的。
但是,我们却是要在戒慎恐惧中欢喜,不能得意忘形。
否则,反而会使我们自己遭遇不幸,这绝非我们所乐见。

愿上帝帮助我们


#1 Christopher 于 2020/06/26 20:35

Christopher
反合性经文真的很重要。例如有人认为有信心的祷告就必得医治(这明显违反圣经);但另一方面,有人为了纠正这种错误的时候,好像有点纠枉过正了。

因为有人主张,生病的时候不要祈祷得医治,因为生病是上帝的旨意,祷告得医治就是公然违抗上帝的旨意,是得罪上帝的。真正的信心,不是向神祈祷得医治,而是在疾病中默然不语地顺服,求神的心意成就。到了预定的时候,你的疾病就自然好,如果上帝要它不好,那自然就不好。

但是,连主耶稣也曾求天父挪开苦杯,那么就证明这种主张不是硬性要求。如果说祈祷疾病得医治就是得罪上帝,我认为就另一个不看反合性经文的结果了。

#2 基督徒 于 2020/06/26 22:35

基督徒
显然这土地和羔羊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耶稣基督的死与复活是一件事吗?我们在哪里?我们去哪里?我们的生命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

我们爱的是谁?

大哉问!犹太人被抓进集中营饿到死,外界并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还是美军部队经过发现了惨绝人寰的罪行,现在世界各国看有关台湾海峡两岸的新闻报导,他们想知道什么,又不想知道什么?

有时候我看美国总统和中国领导会面谈“台湾问题”,我心里都会想笑,而且是冷笑,因为这两国和谈的原因是两国都在沉沦,世界上最骄傲的两个国家刚好是天敌。但这两国的领袖却仍趾高气昂地说是为了世界和平,却忘记了全世界都知道这一切为的是自己的欲望满足。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胜败还不是永远的,不是应当追求的。甚至智慧与神迹都是有限的,希利尼人和犹太人所求的是人类的愿望可及的两大代表,有时候我看见著作等身的高级知识分子就觉得他们很可怜,等到那一天来了,书中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有一大群人像秃鹰一般等著啄下每一块即将腐败的鲜肉。

这又表示什么?这表示人类的处境是极其悲惨,等著吃人肉的又怎能算为好运呢?所谓养鸡千日、宰杀一时,所以聪明人发现群众的立场对自己产生最大的利益,好了,就这样,不要再变了,等我死了再说,否则斗争的高帽子又戴在我头上了。

如果上帝是美国人发明的,现在美国总统要找哪个布道家来台湾?突然间没有了,隔离十四天很麻烦的,特会最多三天就结束了,住在旅馆这十四天每天都有人来找你祷告医病,刚好曝露出病毒比所谓的上帝更大的窘境。所以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这新型冠状病毒怎么收场,五个月前没有人敢说每个人打一针就解决了,在美国有一群科学家和投资财团的组合认为这一次只要世界各国大团结就可以因为资本集中而造成科技跳跃的结果,这些人因为如此的共同信仰聚集在一起,这不意外。

呼吸器还是不够,还是继续不断有人死亡,美国死亡人数超过十二万,纽约州死亡人数接近二万五千人,台湾多数人不相信这些事跟基督教的上帝有什么关系。

我们现在看看礼拜日有什么道可讲的,人们对于每一件好事坏事都可以翻出一套哲学理论来解释当中的因果关系,但无论如何就是跟上帝没关系,所以我这里也要发出警报,请你至少要为一人一事守望祷告,否则明天之后的明天可能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简单地说这个时代把基督的死和基督的复活切割成两半,有人是这样为耶稣基督辩护的,不是只有我们在“护教”,不是只有我们拥有论述上帝的专利。当我们的献祭以土地为中心又否认那被杀的羔羊,我们可能仍在纪念羔羊的死,却否认羔羊的复活。

但是圣经上却这样记着:“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 啊,这是我们需要的经文啊!如果我们爱的是罪恶,一粒麦子的死就是故事的终结。

但是当一个人爱的是上帝,这人与上帝是有生命的创造与被造的关系,有救赎之主与人的罪得赦免之关系,有永恒的启示与迷途的亡羊之关系;这人所信的,这人所盼望的,这人所爱的,根基在那磐石上,是永不动摇的国度。

凶险的巨浪狂涛,猖狂的魔鬼叫嚣,上帝都知道是谁在混淆视听,我们仍得以见证主基督的道兴旺,上帝的国度永远常存。阿们!

#3 基督徒 于 2020/06/27 14:23

基督徒
我简短补充一句:当你发现民主普选造就了今日的你,但昨日的你似乎更有智慧,你就该警觉这民主是否被那论述的技术能力强、但内容空洞错误的知识分子绑架了,你这个行政长官的位子究竟是否值得。

牧师讲道的时间很难得,在台上不知所云的结果是世界人类都受害,所以希望传道的人先不要求讲很多东西,现在开始还有一点时间到明天,先想想主耶稣怎么看这些人,主耶稣又怎么看你。

我使用的数位电子产品有用到TSMC、也有用到Samsung的芯片,在太平洋有海底光纤电缆即时传输,甚至远在欧洲Far West那么偏僻的地方都还能连线,这是很不简单的,这表示人类的文明有特定的信念在支撑,不是你举个布条抗议就凡事照你的意思。台湾人这种冲动直觉式的政治行为反应的层次是很低的,有中国大陆知识分子称之为“单细胞生物”。

1990年代我所能想像的最大智慧就是人类的语言由脑神经传导的机制决定,而真理的辩证由人类的语言决定,但很不幸的到今天这还是不少人的知识信念,这真是灵魂失丧的世代。人类的头脑功能与中央处理器超级量子电脑联结,电子计算机无论是传统的或量子资讯世代都还需要从人类自然脑攫取最有效的部分,然后在打印上企业的标志之后就丢弃他们认为没有效率的部分,至于上帝在其中最好不要扮演任何角色。

21世纪人类文明是如此贫乏,已经走到没有明天的最后一步了,这是坏事吗?未必。上帝创造人原就给人有尽头的可能性,你说既已到了终点就什么都没有了,不,这仍是出于上帝的智慧,你越要表现出自己的智慧,上帝就让你自己也看见你的智慧就那么一点点,你只能坐在办公桌前发呆,原来总裁的位子也这么无聊,不如就裁点人吧!

好了,就这样。总之,希伯来人和希腊人都败在无知的“后信息时代人”的手下,本来不该这样的,因为“资讯人”本来也有很多知识,希伯来人和希腊人也会犯罪。不如这样说,罪是无孔不入的,罪的效应使人误用知识,误解知识,误取知识,被知识误导。

台湾台北人很聪明,知道过热的气温导致人类思考功能降低,不利于申请美国最高等的大学,所以学生的教室安装冷气的投资是最有效率的,因为孩童及青少年学习阶段过去了就没了,以后花再多钱也补不回来。

这对了一半。请问另一半哪里错了?美国哈佛大学的那一部分错了。

我有去过Westminster神学院台湾台北办事处,我去那里看看那边的人实在也不怎么样,他们的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这就是问题了,上帝既然那么伟大,怎么会听不见我的祷告?

反过来说,上帝既然那么伟大,为何要听我的祷告?

那么,上帝为何不可以听Westminster神学院学生的祷告?上帝为何不可以听中华福音神学院学生的祷告?上帝为何不可以听XX堂、OO会信徒的祷告?

有没有可能真正合乎上帝心意的圣经诠释学必须解答这个问题?那么,究竟是谁,是谁使得这一切成为可能?

我们的本性很难接受上帝的主权超过我们的自由,因为我们所坚持的“自由意志”很可能并不真实。仇敌打你的右脸,这是他的选择,但其实他以为自己有自由权利可以打你,却并不是真的有。他不管用哪一只手打你的哪一边脸,结果都是一样的,就是你不一定真的被打到,而你要维护自己不被人打脸的自由,你不如两边都任他打。

我相信你在哈佛隐约可以找到类似的精神,但是那个商标印上了之后,圣经就不见了。

我不敢说这是在哪里都听不到的,如果我在哪里都听不到,又怎么会讲呢?所以下一次当你也照着说给别人听,却答不出来别人的问题,记得还有圣经,在你决定送自己的小孩去读哈佛之前。

毕竟你的孩子哈佛大学毕业了,你不懂的还是不懂。如果你的一百万元新台币可以改变命运,哈佛大学收到亿万元美金的企业捐款之后可以改变什么?

你也改变不了什么,哈佛大学也改变不了什么,美国继续向下沉沦,中国也跟着一起沉沦,然后有一天这两国联手消灭台湾,你也不存在了,人类的愚昧莫过于此。

圣经怎么会为了一个人而遍布这许多启示?不如从新约圣经约翰福音开始读起,你会发现有先知比我们早很久知道在研究这个问题。

什么?我们不是最早知道的?你比别人早知道自己的女儿堕胎会比较好吗?你的女儿像你那样以为自己最先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婴孩将不会出生,她还以为这样最好。

所以与其寄望于千金买到早知道,不如因为有可以相信的对象而知道真理,这才算是活着,并且还有机会永远活着。

所以我们要传讲的是这奇妙的生命之道,而不是追求那都将要过去的。

#4 小小羊 小小羊 于 2020/07/07 11:15

小小羊
Christopher弟兄的回应很好,我补充如下:
因为预定,所以基督徒不能为生病得医治祷告?
https://mickey1124.pixnet.net/blog/post/325436633

#5 基督徒 于 2020/07/19 21:55

基督徒
我们不是拿上帝否定知识,但知识也非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

你对先知以利亚这个人有什么看法?我没什么特别的意见,毕竟他不会跟我们竞争第一批登陆火星的旅客名单。

不过,以利亚在逃避耶洗别王后报复追杀那时走了四十昼夜到了何烈山,住进了山洞。

耶和华神找到了以利亚,听见了以利亚述说那对他很不公平的际遇。神说“你出来站在山上,在我面前”,圣经说那时强风碎裂了山的巨石,接续有地震,这表示山洞不再是可供安歇的无人之境。

地震后有火,但并无神的踪迹。在此之前以色列人其实对耶和华神的形象有着善恶分明的理解,否则以利亚也不会那么热心。但也不仅如此,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似乎对以色列人有特别的心意。

火后面有微小的声音。女人一般都需要跟定一个男人,但时代不同了,不跟女人的男人会怎样?你在这里做什么?

同样的理由再解释一次,耶和华神说先知还有先知要干的事,不会比较轻松。但我还留下七千人,还有你的接班人。

圣经到底想说什么?现在我们也回不去了,我们不再能抱着一本漂亮的圣经翻译,说我们要学英文,因为英国人的历史文化也不是很吸引人。

我觉得可以这样说,以前认为圣经很难解的,或有争议的,以后会越来越少,罗马天主教走到了很大的关卡,而外界是宁可看见天主教结束营业,圣经反而越来越清晰。所以改教运动也不是问题,圣经也没有问题,改教与圣经不合的以圣经为准。

但为何有希伯来人这样的民族?那么又为何有古典希腊传统的学术?是不是很可能两种人会分别聚集在一处?

往后甚至反对基督教的人也不清楚自己在寻找什么,圣经无误反成为最后一盏明灯。问题不是只有亚哈王有无可能悔改向善,而是当你相信人类的历史还要继续,你就不能回避宇宙运行的终极目的问题。

中国的皇帝大队人马出巡,沿途要清除闲杂人等的扰乱,这表示中国的皇帝也不是都爱杀人,也有几个想知道“天意”如何。不过,历史的中心不是都在皇帝那里,而且好像应该是人去上帝那里才对,而不是要求上帝来人这里。

但是耶和华神的目的不是为了要把以利亚搞死,以利亚被耶洗别的势力弄死了,那留下的七千人又将如何?反过来看,往后的历史不是仍需要以利沙和那七千人吗?那么人类世界的历史与上帝的永恒国度交界在何处?

以色列人的后代也有在祈祷,上帝也有差使者来拯救,但这当中仍必须有一中保解决人的罪的问题,并不是人祷告上帝就非来救不可,也不是上帝看人死很多祂才高兴出手相救,那样又何必送祂自己的独生儿子被钉上十字架?!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