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福音8:32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
«

教会仍为犯大罪的悔改者保留恩慈吗?

泰德哈嘉德(Ted Haggard),超过一万人的大教会牧师。
这教会,是他一手开创。
他曾担任全美国福音派大型联盟的主席,是重量级福音派领袖。
(请注意,美国把灵恩派和福音派都归类于福音派)
他大力抨击同性恋,也积极参与反同性恋的法律议案。
之后,爆发性丑闻。
一个多次和哈嘉德有过性行为的男妓,看不下他的伪善,公开这丑闻。
之后,哈嘉德身败名裂,丧失所有职分,被赶出他一手创立的教会。
他到处流离,居无定所,工作碰壁,只能挨家挨户拉保险艰困度日。
过去高声赞扬他的人,现今,有些已经咒骂叫他下地狱。
但即使如此,他的妻子并没有离开他,而是继续和他一起过艰困生活。


‘在他们东搬西运的车子上,哈嘉德跟妻子一起读圣经、一起祷告。他和妻子都说,圣经一天不读都不行,是圣经,也只有圣经,让他们可能渡过被人弃绝、痛苦不堪的一个个漫漫长夜。哈氏说“我宁愿像现在这样破碎不堪、恶名加身,也不再愿意像以前那样人格分裂、内心充满可怕的挣扎了。”而且他说尽管自己彻底失败而且假冒伪善,但圣经上的教导仍然是正确的。当佩氏(注:导演)问他“如果你有自由可以选择做一个同性恋者、还是一个福音派基督徒,你会选哪一个”的时候,他没有说“我就是我,我的性倾向不是我自己选择的”之类的“政治正确”的话,而是说“我还是我,我的信仰是福音派基督徒的信仰”。’
————摘自‘堕落与恩典—–HBO记录片《审判哈嘉德》

这牧师,生长在灵恩派家庭,
也毕业自美国的Oral Roberts 大学。
这大学,是灵恩派和成功神学大牧师Oral Roberts设立并经营。
Oral Roberts的教导,受到很多纯正福音派的批判。

其实,不仅是泰德哈嘉德牧师而已,
过去爆发严重性丑闻而黯然下台的,
像史华格牧师(Jimmy Swaggart)、金贝克牧师(Jim Bakker)也类似,
他们都是灵恩派的。
他们都一样——
讲道有恩赐,成功非常快,全盛时期信众数十上百万;
但是爆发丑闻后,通通都身败名裂、下场悲惨。

然而,一代过去,一代又来,
明星继续兴起,明星也继续殒落。

我们当然可以说这是灵恩派的牧师,神学错误,所以很容易走错路。
这确实如此。
但是,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即使是信仰纯正的大卫王,
依然有严重跌倒的时候。

错误的神学路线,跌倒的机会确实比较高;
但是正确的神学路线,并不能保证我们就不跌倒。

基督徒要努力走在正确的神学路线上,不要走在错误的路线上。
这非常重要。
红灯停,依然有出车祸的可能,但几率绝对比闯红灯的机会小。
然而,即使红灯停,也依然无法保证绝不出车祸。

但是,求主怜悯,看见大牧师犯大罪跌倒,
我们内心是悲伤与沈痛,而非兴高采烈、落井下石。

我们没有跌倒,有时,只是因为没有遇到诱惑与机会,不是我们真的多神圣。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这句主祷文比我们想像的还要真实。

今天,我们要来思考的,是—–
万一有人犯大罪,而且认罪悔改了,
我们还愿意接纳这人吗?
教会还有这人容身之处吗?

我不是说那些不认罪悔改的。
有些人,就是堕落到底,不认罪、不悔改,甚至干脆离弃信仰。
有些人,则是在犯罪的点上,不承认那是犯罪。
好比许多同性恋的基督徒,他们不愿走认罪悔改的路线,
反而走另一条路,就是认为同性恋无罪。
对这类的基督徒,我不多说。
因为,不需要接纳这种不认罪悔改的人。

我也不是说那些假悔改的。
有些人的悔改,只是嘴巴悔改,而且可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唱作俱佳。
表演完,马上另一副态度与嘴脸。
这些人只是来骗取同情,或是骗取接纳。
有些,则是一副理直气壮,
认为上帝“有义务”原谅我、别人“有义务”接纳我,
否则就是没爱心。
对这种,我也不多说。
真正的悔改,会有真诚的态度。
对于虚假悔改者,不需接纳。

我也不是说那些不管有罪无罪,一律接纳的态度与教会。
这种态度与教会,与其说是爱心,不如说是随便。
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犯不犯罪,
事实上,他们搞不好根本没有罪的观念。
许多教会与信徒,都是这种。
表面上很有爱心、什么都包容与接纳,
但其实是假爱心,是纵容、是不敢得罪人、是假好好先生而已,
不是真正希望罪人悔改的爱心。
对此,上帝严厉责备这种教会是‘自高自大’,而不是‘充满爱心’。

‘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
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
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
(林前5:1-2)

当今教会有惩戒观念的,很少很少。
多数教会,根本就是滥好人而已,不敢进行教会惩戒。
今天,也不多谈这部分,
因为教会这种态度,这根本就是错误。

但是,教会假使看重罪恶的问题,也进行惩戒了,
这样就很对了吗?
是的,这样已经很好了,但是,假使只做到处罚的惩戒,
那么,这样的教会依然是可怕的,
而且,教会还很可能是犯大罪的。

不进行惩戒的教会,是曲解圣经的‘爱心’,因为没有‘公义’;
只进行处罚的惩戒,是曲解圣经的‘公义’,因为没有‘爱心’。

当教会有人犯大罪,哥林多教会“包容”不处理,
保罗严厉责备哥林多教会,认为他们自高自大,要求教会必须赶出犯罪者。
后来,哥林多教会终于对犯罪者进行惩戒了,赶出犯罪者了。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
保罗要求哥林多教会必须重新接纳这个已经悔改的犯罪者。

‘这样的人受了众人的责罚也就够了,
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忧愁太过,甚至沉沦了。
所以我劝你们,要向他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来’(林后2:6-7)

对于犯大罪不认罪不悔改的人,要进行处罚的惩戒,甚至要赶出教会,
这是‘公义’。
对于已经被惩戒的认罪悔改者,要重新接纳,以免对方因绝望而沈沦,
这是‘爱心’。

很不幸的,我们今天多数的教会,没有公义,也没有爱心。
对于犯大罪者,常常不断包容、不进行处理。
等到事情严重了,爆发丑闻了,终于开始惩戒了,
这时又常变成缺乏爱心,因为弃那些认罪悔改者于不顾。

没错,我们必须‘惩戒’犯大罪者,要拔除职分,甚至可能要赶出教会。
也没错,我们必须有‘观察期’,观察对方是否真正结出悔改的果子,
不能单靠对方口头的、外在的痛哭流涕,就认为对方已经悔改。

但是,当对方已经认罪悔改,但处于在拔除职分、赶出教会的观察期的时候,
我们是否让悔改者自生自灭,
不理会对方找不到工作、经济陷入困境、无法生活?

只救济与帮助,却不要求认罪悔改,这是错误的爱心。
但是,只要求认罪悔改,却不给予救济与帮助,这一样是错误的公义。

以泰德哈嘉德(Ted Haggard)为例,
除了当牧师,他没有其他技能可维生。
当他被拔除牧师职分、被赶出教会之后,经过一段时间认罪悔改与观察,
是否可以有教会机构能让他当办事员,可以维持基本生活?
是否可以有弟兄姊妹能暂时提供职业训练,或是技能较低的工作能维生?
以泰德哈嘉德的状况而言,即使认罪悔改,他也未必有资格能继续站讲台,
但是,基督教相关的工作,他未必不能胜任,也未必没资格做。

当然,这些都不是绝对的作法,
作法是‘术’,我们可以有很多技术、想法;
各种圣经观念是‘道’,我们对圣经观念要努力弄清楚,不能打马虎眼。
有正确的‘道’当根基,我们可以在‘术’的领域,有很多自由与发挥。
没有正确的‘道’当基础,单单去学一大堆‘术’、想一大堆‘术’,
很容易走错路,搞出一大堆不合圣经的技术与方法。

今天,假使同性恋的已婚牧师、发生召男妓性丑闻的泰德哈嘉德,
出现在我们中间,
假使他认罪悔改了,
我们,愿意接纳他吗?
我们的教会,愿意接纳他吗?

假使今天换成是我们呢?
就算我们不是同性恋,没有性行为,但犯了其他被社会鄙视的大罪,
当我们认罪悔改后,我们会希望别人如何待我们?

有首诗歌,叫‘MERCY STILL’(怜悯仍保留)。
这是改编自查理卫斯理(Charles Wesley)的圣诗‘Depth of Mercy’。
这首现代诗歌,歌词和歌曲,都令我非常感动。

MERCY STILL (SATB Choir) – Charles Wesley/Nicole Elsey/arr. Heather Sorens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yUicuWRQyE

怜悯的深度,能到什么程度
怜悯仍为我存留吗?
我的上帝,祂的怒气能忍受吗?
我,这个大罪人,能免除吗?

我已经抵挡祂的恩典很久,
一直当祂的面激怒祂,
不愿聆听祂的呼唤,
我已经跌倒一千次使祂伤心。

怜悯仍存留吗?
怜悯仍存留吗?
怜悯仍为我存留吗?

我已经拒绝我的主人,
我已经再次钉死祂,
并且亵渎祂的圣名,
公开羞辱祂。

我的救主为我站在那里,
显示祂的伤口并展开祂的双手:
神是爱,我知道,我感受到,
哦!耶稣哭泣,但仍然爱我。

现在屈身朝向我让我悔改,
让我现在为我的罪痛哭,
住在恩典中,而且被恢复,
哭泣、相信、并且不再犯罪。

怜悯的深度,能到什么程度
怜悯仍为我存留吗?
神是爱,我知道,我感受到,
哦!耶稣哭泣,但仍然爱我。

怜悯仍存留吗?
怜悯仍存留吗?
怜悯仍存留!
是的,怜悯仍存留!
怜悯仍为我存留!

Depth of mercy! Can there be
Mercy still reserved for me?
Can my God His wrath forbear,
Me, the chief of sinners, spare?

I have long withstood His grace,
Long provoked Him to His face,
Would not listen to His calls,
I have grieved Him by a thousand falls.

Is the mercy still?
Is the mercy still?
Is the mercy still for me?

I my Master have denied,
I again have crucified,
and profaned His hallowed name,
put Him to an open shame.

There for me the Savior stands,
shows His wounds and spreads His hands:
God is love! I know, I feel;
Oh,Jesus weeps, but loves me still!

Now incline me to repent!
Let me now my sins lament!
Live in grace and be restored!
Weep, believe, and sin no more.

Depth of mercy! Can there be
Mercy still reserved for me?
God is love! I know, I feel;
Oh,Jesus weeps, but loves me still!

Is the mercy still?
Is the mercy still?
There is mercy still;
Yes, There’s mercy still;
There is mercy still for me.

如果,爱我们的主,可以接纳我们这些大罪人;
那么,我们是否愿意效法爱我们的主,接纳那些认罪悔改的大罪人?

愿上帝帮助我们

小小羊


#1 guitarratw guitarratw 于 2020/07/01 00:14

guitarratw
“好比许多同性恋的基督徒,他们不愿走认罪悔改的路线,
反而走另一条路,就是认为同性恋无罪。”
~~~~~~~~~~~~~~~~~~~~~~~~~~~~~~~~~~~~~~~~~~~~~~~~~~
提到这点.看到很多弟兄姊妹,比例上女性居多(个人的经验.不敢说大都如此)
很喜欢提自己是个忧郁或躁郁症患者,这也不是他们所愿意
大家须体谅容忍他们嘴唇与行为无法控制.一再的出现脱轨的行为举止
然后说主不医治他们.一般正常活动都正常,但讲话常不小心就触怒他们
伤害到想帮助他们的人.常只能保持沉默,然后默默的把委屈吞进去
我常在想这些人到底是如许多同性恋般.认为他们就是如此.也无法改变
常让我束手无策.只能背后替他们祷告..
到底这些所谓的忧郁症,躁郁症精神疾病是他们的借口
还是真的无法改变,我一直存着很大的问号?
毕竟我不是这方面专家.也只能透过网络去了解到的有限知识.

#2 小小羊 小小羊 于 2020/07/01 09:24

小小羊
给guitarratw:

基本上,你说的那种态度与状况,
我会认为,对方没有真正悔改。
对这些人而言,什么忧郁症、亚斯伯格、、,
都只是用来神功护体、不需悔改、纵容自己的护身符而已。

真正的悔改者,
是那种‘举目望天也不敢,开恩可怜我这罪人’的态度。
这种态度,是不敢奢望上帝赦免、不敢奢望别人饶恕的。

那种上帝有义务赦免我、别人有义务饶恕我的,
不是真悔改。

对于错误态度者,教会应该要进行教导。
假使可以,也应该考虑进行个人规劝,或是找二三个人一起去规劝。
对于屡次犯罪,规劝不听,依然故我的不悔改者,
教会不需接纳。

1.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
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
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
2.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
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
3.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
4.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太18:15-16)

至于精神相关疾病,我个人的习惯,会分成两大类:
1. 精神‘错乱’——好比精神分裂、躁郁症的躁期、、、。
2. 精神‘没错乱’—-好比忧郁症、各种人格疾患、、、

精神‘没错乱’那种,几乎都是——犯罪!
不管‘自己知道’自己犯罪,还是‘自己不知道’自己犯罪,
都是犯罪。

圣经里,不知道,依然是有罪,不是无罪。
圣经里,没有人可以说因为我天生、因为我生病,所以我无罪。
要不然,没有人该被判下地狱,
因为人人都可以说我的原罪是天生,人类犯罪是本性,
所以我犯罪无罪。

别人有义务原谅我?

#3 Daniel 于 2020/07/01 17:43

Daniel
我认为应该非常慎重考虑,因为骗子真的很多!我母亲最近订了一本金贝克(Jim Bakker)的【我错了】,内容是他因为贪污诈欺、和秘书奸淫,之后被判刑45年,他悔改的书。

然而,我上网搜寻他是否仍在狱中,却发现维基百科显示他居然只服刑五年就出狱!!之后还重新上电视,继续他的事工,并且说了许多假预言(像他宣称自己成功预测911、还说任何嘲笑他的人都会被上帝惩罚、以及说川普被弹劾的话基督徒们就会发起第二次美国内战!)而且,今年他居然卖含银保健品“胶质银”silver colloid,声称能治愈新冠肺炎!!结果被FDA和联邦贸易委员会发函警告,并且被密苏里州检察总长向他提起诉讼!
他卖假药的影片跟新闻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2020/03/11/jim-bakker-coronavirus-cure/
我妈妈气炸了,她又被金贝克给骗了,他的那本书,或许根本只是他后悔作恶(如犹大)而入狱,而非真实的悔改归向上帝!!否则何以继续作恶!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真的要小心!真实的悔改和短暂的后悔真的要仔细观察和分辨!若是教会没清楚分辨而继续使用诡诈的恶人,只会造成更大的祸害,让更多人跌倒!

#4 小小羊 小小羊 于 2020/07/02 21:19

小小羊
Daniel弟兄的分享很好。

是的!很多有不良前科的,宣称悔改了,
我们都要小心谨慎。
毕竟,狗改不了吃屎的,不少。

要避免这种假悔改的蒙骗情形,
我们几乎都只能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期’来减少误判。

至于观察期要多久,没有一定答案。
但是,起码一、二年以上的时间,会比较保险。

但即使有观察期,我们还是有可能误判。
毕竟,我们是有罪有误的人,不是无罪无误的神。
我们无法知道人心最隐密处的真假。
我们只能尽量,但无法做到百分之百正确。

事实上,像金贝克这种犯大罪的人,后来出书作见证,
又是类似另一种我们之前园地讨论过的状况:

发问:关于乱玩女人的坏男人悔改信主,后来娶了好女人的见证

发问:演艺界基督徒,该不该作见证呢?

坦白说,犯过大罪,后来高调出书、到处在媒体作见证之类,
我对这种行为和态度,一直很保留很保留。
有不少,我不觉得这些人在陈述过去的犯罪时,
真的有羞愧感。
我不太觉得有多少,是那种‘举目望天都不敢’的态度的。

但是,即使如此,我们还是不能为了判误判,结果矫枉过正,
变成因为担心,所以不接纳认罪悔改者。
只是我们确实需要小心,要有智慧观察,要有观察期。
我们也要有爱心,提供基本生活协助,
但不能过度躁进,轻易完全相信对方的悔改。
这样的话,会使我们比较容易靠近圣经真理,不失之严苛,也不流于滥爱。

#5 Daniel 于 2020/07/03 03:05

Daniel
阿们!感谢小小羊弟兄的教导和补充资料!

#6 基督徒 于 2020/07/03 22:47

基督徒
电视布道家很难避免借着群众巩固自己的势力,电视这个东西其实并不是很好,因为接收的人自己常是在被误导的情况下接受特定的观点,这个产业本身就是很浅薄不可靠的。

我们看台湾有一个市长候选人当选后又继续竞选总统,落败后回去做市长又不幸被罢免,这整件事就是被电视害的,海外华人竟在一旁鼓噪而成为帮凶,实在相当遗憾。电视节目也会阻碍社会进步,特别是商业导向、甚至是赚钱第一的媒体,那些人在那个环境里面跟着世界一起沉沦,我现在反而庆幸自己没有认识那个狭小圈子里的朋友,否则对圣经的了解可能还停留在儿童主日学的阶段,但还有小孩子比大人更懂得分辨真假对错。还有记者威胁说我可以捧你上天堂也可以拉你下地狱,这些人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相当可怕。

现在世界上发生的事多数皆是在一个封闭的系统里面反复循环,我们看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解药到今天还是在科学的假设与实验阶段,早在今年二月就已经预料情况会是这样,这四个月生物医学界并没有多大的进展,科学家们在做原来的研究,只有财团为了保住原先投资的生意而设法灌黄金到生物实验室里看能不能弄到全世界每个人都打一针,如果成功了以后每个人十分之一奉献都到他那里去,这种疯狂的想法你认为上帝都拿他没办法吗?

请问中国大陆和美国的消费市场及研发基地不就是这些资本家们的生态圈吗?还有包括高所得的欧洲各国仍在这病毒肆虐的威胁之中,如果有万灵丹出现那些生意做很大的早就赚翻了,不会到今天死亡人数还在继续攀升。我们看在商业界的这些所谓知识意见领袖们的论点反映出这个世代人类思想观念的局限性,例如全世界大团结就没有打不倒的敌人,每个人都愿意拿自己做实验就没有科学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些明显全是废话,说什么阴谋论还是高估他们了。事实是这样的,科学界惦惦吃饭没有人提出具体的计划要怎么办,以前还有财主支持被捧上天的艺术家做出没有钱的艺术家做不出来的作品,现在出钱的消费者突然发现为什么我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听一场音乐会,让台上的人告诉我投资艺术的财团也快要倒了?既然明天也可能是我死,今天为何不是我提供服务给自己和别人享用?

这整个时代的文化在歌颂先进的科学技术,然后当科学挡不住的病毒开始全球大流行,我们看见这个原来被科技业供养的艺术文化产业应声倒地不起。美国的电视布道家也是如此,各位弟兄姐妹们,你们知道吗很多媒体记者都在社群网站挖新闻,如果你来这里学习上帝的道这么多年,你还是改不了必须听插电的媒体上面的讲员说几句话振奋你的精神,你真的被这个时代的文化风潮害的很惨。

我相信现在开始有艺术家后悔了当初自己为何必须成为人类欲望的应声虫,如果今天饿死了至少还有值得收藏的创作,但相信没有真理是可信的这结果却是死了也没有人负责。基督教会从来都不是不敢相信有天堂有地狱,教会如果永远只在这居间状态徘徊,是见不到主耶稣的,那么你参加某人的追思礼拜,你说他蒙主恩召了,你怎么能这样说?你怎么知道他去哪里了?

坦白讲,我不确定自己更愿意陪审纳粹战犯或犹太人银行家,我们抓到了一个章节的法律条文就好像得到了救命仙丹,好像灵魂瞬间有了依靠,这是很诡谲的。其实基督教的整个赦罪的概念是有真理根据的,你会发现很多人又回来我们这里想知道明天如何,原因很简单,不是因为我们报的明牌每次都赚,而是我们曾经相信的是那真的可以赦免人犯的罪恶,这才算是有福音。

如果我们都是在你们的他们的我们的是非善恶里头打转,就永远转不出那个迷宫,迟早仍会窄路相逢,现在我们看果然如此。譬如说一个弟兄原来住在新北市,后来搬去新竹市,但没想到新北和新竹只差一个字,命运并没有因此改变,好像那个“我错了”电视布道家又卷土重来了。以前妹妹买台铁的火车票上台北来玩,现在妹妹买高铁车票去台南玩,什么都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还有住在武汉的阿姨买飞机票去巴黎玩,但巴黎人正在疯武汉… …肺炎。

时间不早了,就先说到这里。总之,如果罪恶是没有人能够解决的,所以永远不能解决,那么主耶稣就枉费从死里复活了,而我们的信仰首先面对的其实都一样是罪的问题。我们是这样看见神的国度,是这样进入神的国度,再一次我们还想再遇见神,我们没有别的方法,只有耶稣基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

作家知道文章常写就越写越顺手,音乐家知道音乐常练习就不必担心那感觉不见了,但如果布道家必须常有群众的欢呼声,这就很危险了。到最终我们仍是需要被拯救的罪人,在这个状态上也是平等的。但很可惜中国的皇帝接见西方传教士那时并没有如此的认知,以至于到今天中国人只能想像有一天军队征服台湾,完成统一大业,但到那时面临的仍是虚空,只是换了一个朝代。

真正的先知是这样的,有人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说出的仍是真理,你知道这是不简单的。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