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福音8:32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
« »
2020年02月22日教会,教會流行觀念

354 views

瘟疫流行期,感冒基督徒,请勿上教会礼拜或聚会

武汉肺炎(新冠肺炎),在新加坡与韩国,
都已经出现‘教会’多位信徒感染的现象。

瘟疫出现‘以前’,一般感冒,上教会是没关系的,戴口罩即可;
瘟疫出现‘以后’,任何感冒症状,都不应上教会,以免传染给其他人。

由于越来越多‘无接触史’的病人出现,
而且武汉肺炎(新冠肺炎)可以不发烧,只有咳嗽,就已经具有传染力。
因此,处于此种瘟疫传染时期,感冒的弟兄姊妹,不应上教会。
(特别是‘咳嗽’,尤其是严重咳嗽,不管有无发烧,就不应上教会)


没错,基督徒必须守安息日,必须上教会做礼拜。
但是,当状况非常特殊时,我们不能只照字面死守。
因为,上帝也告诉我们要爱其他弟兄姊妹。

爱,是不加害与人的。

当我们为了自己守安息日,
或是为了持守自己的敬虔或热心,
或是为了自己对教会活动的喜爱,
结果把瘟疫传染给其他弟兄姊妹,甚至导致弟兄姊妹死亡,
这绝非我们所乐见。

在旧约里,传染病是必须隔离,不准和其他人接触的。
好比痳疯病。

‘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
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利13:46)

武汉肺炎(新冠肺炎)不是痳疯病,也不可以当成痳疯病患看待,
但是,旧约圣经很多观念与精义,即使在现今,依然值得参考。

因此,既然旧约有大量‘具传染危险就必须隔离’的观念,
当我们面对一个依然无良好医药可以处理的瘟疫时,
岂能不看重上帝主动在圣经里对人类做出的启示?

上帝不是人创造的,人是上帝创造的。
人不可能比上帝有智慧,上帝永远比人有智慧。
创造万物的上帝,主动对人类做出的启示,我们就是要留意,
我们不能自以为比上帝有智慧。

以色列出埃及,在旷野四十年,不被传染病灭绝,
除了上帝神迹守护之外,
严格遵守上帝规定的传染病防治措施,也是人应尽的本分。
否则,在那个尚无良好医药治疗与防治的时代,
根本不可能使族群不被瘟疫灭绝。
(即使没被灭绝,也会导致人口大减)

瘟疫流行期,感冒基督徒,不该上教会礼拜或聚会,
这不仅只是‘信徒’该如此做而已,
‘牧师’也必须如此做。

撑着生病的身体,宁可死在讲台上,为主献身的精神,
许多时候,是值得嘉许的伟大品德。
但是,那是‘不具传染力’的生病才可以这样做。
面对‘具有传染力’的生病,
这种宁可死在讲台上的精神,是祸及大量无辜小羊的不佳行为。
本来是出于‘为主舍命’的良善动机,
可是却可能变成传染给小羊,变成大家‘为你舍命’的悲惨后果。

我不相信,有任何一个爱主、爱信徒的牧师,
愿意把自己的疾病传染给信徒,甚至导致信徒死亡。
假使有牧师认为可以如此,或是只讲一切交托上帝,
我会觉得超级不可思议,而且绝对违反圣经。

其实,假使牧师感冒了,
在此瘟疫时期,依然有其他方法可以克服的。
好比‘事先录影,礼拜时播放’,就可以避免传染给其他信徒的危险。
至于圣礼(洗礼、圣餐),则可以延后施行,等牧师感冒痊愈之后再举行。

信徒感冒了,在此瘟疫时期,就自己在家中守安息日。
自己排一段时间读经、祷告、唱诗、看或听讲道(网络上很多讲道影音)。

但是,话又讲回来,
瘟疫流行期,感冒基督徒,虽然不该上教会礼拜或聚会,
但这并不是要大家歧视,或是没爱心。
‘隔离’与‘爱心’,二者是可以同时存在,不可废弃任一种的。

旧约的痳疯病(传染病)虽然必须隔离,
但是主耶稣依然爱痳疯病人,也医治了好几个痳疯病人。
所以,即使感冒的人不能去礼拜,教会也必须主动给予关心:
电话或信件(e mail、FB、Line、、、)问候、
安慰、鼓励、祷告、祈求上帝施恩、、、,
并且,应该主动寄送周报,或是提供礼拜影音,给无法去礼拜的弟兄姊妹。

有些东西,我们之前因为出于不知,所以没有去做。
但是,现在既然知道了,那就从我们‘自己’做起:
我们自己在这瘟疫流行期,一旦感冒,我们就不要上教会。
不是出于懒惰,而是出于爱弟兄姊妹的心。

一样是没有上教会,
懒惰所以不去上,是错误的,是不可以的;
爱弟兄姊妹,怕他们被我们传染,是正确的,是我们自己应当尽的本分。

愿上帝恩待我们,保守我们平安,保守祂的教会平安

小小羊


#1 Brandweer 于 2020/02/23 08:09

Brandweer
小小羊兄 实在不好意思。

“武汉肺炎(新冠肺炎),在新加坡与韩国,
都已经出现‘教会’多位信徒感染的现象。”

小弟本人深知,此句并非重点。
而本人所找到关于韩国新闻,乃是“新天地”大异端中爆发感染,
李万熙,被认为冒充耶稣基督或耶稣基督之使者。

本人深知,关于防疫隔离,无论何种宗教,新天地或正统基督信仰,“皆不可”放松。

而韩国新天地“一个”case,并非教会。

我不知,韩国有无他种case,提及武汉肺炎在“正统”教会中传播者。
然新天地,在基督信仰中,不属于教会,信了不能进天国。

倘若 小小羊兄认为不妥或不相关,恳请删除。

感激不尽。

–Brandweer

#2 访客 于 2020/02/23 16:27

访客
请问如果政府因疫情禁止全国主日聚会,教会应该如何因应,谢谢。

#3 小小羊 小小羊 于 2020/02/23 19:47

小小羊
综合回应一下:

一、给Brandweer:
是的,弟兄,我当然知道韩国这教会是异端。
我也知道新加坡的是神召会,这是灵恩第一波的。

但是,你我都清楚,这不是重点,不是吗?

我们都知道,异端是信了不能得救的。
异端的教会,当然不是真教会。
我也不认为园地的弟兄姊妹、其他非园地的弟兄姊妹读到,
会因此认定韩国那就是真教会。
问题是,文章也好,我们日常生活也罢,
我们目的是去抓重点,不是在‘通俗词汇’钻研,不是吗?

我们在日常生活,不会很严格去讲:
‘太阳从东边升起、太阳下山是错误,
因为是地球绕太阳,不是太阳绕地球’,
不是吗?

我们都知道,病毒是不会去分辨你是不是基督徒的。
武汉肺炎,不会只攻击非基督徒,不攻击基督徒;
不会只感染假基督徒,不感染真基督徒。

除非特殊状况,
好比出埃及第十灾只攻击埃及人的长子,不攻击以色列人。
否则,病毒是不会去分辨这些的。

因此,当新加坡和韩国,
都已经出现这种‘教会内传布’的现象时,
我们一定要提高警觉,
因为这已经是一种上帝透过普遍恩惠、普遍启示的警告:
室内、群体、大量、有很多成人甚至老人、有一定时间的接触、、,
一旦有被感染者在其中时,很容易会传染给其他人。

这不就是教会礼拜、聚会的情形?
(礼拜、聚会,都不是短短二三分钟,而是起码一小时以上的)
这不就是我们要小心之处?

基督徒一方面要敬畏上帝主权,
另一方面必须很努力善尽本分。

善尽本分,内容有很多,
其中之一,就是要认真看待各种上帝在普遍恩惠、普遍启示领域下科学研究的成果。
当科学已经观察出某些传染病传染的状况时,
我们就是要认真看待上帝透过这种普遍恩惠、普遍启示下的警告。
否则,我们就不够善尽本分。

二、请问如果政府因疫情禁止全国主日聚会,教会应该如何因应
答:
瘟疫严重流行期,教会应遵守国家法律,共同防疫,避免瘟疫扩散。
一旦教会无法聚会,可使用网络工具,进行网络播放。
好比:
礼拜内容可以先录影,
司琴先录好圣诗弹奏部分,牧师先录好讲道、祷告部分,
经过组合整理,然后放上网络(好比Yutube),
约好信徒一起在教会礼拜时间,大家各自在家中,看网络影音,
进行礼拜。
奉献部分,大家先预备好,存起来,等日后可以再到教会聚会了,
再一起奉献。
假使被禁止的时间比较长,则教会可以提供账户,
大家透过汇款方式进行奉献。
方法,是人想的。
大家一起善尽本分,平安度过瘟疫。

#4 基督徒 于 2020/02/23 22:00
基督徒
主耶稣说到那时日多处必有饥荒,这表示供应食物的机制可能遭破坏,或农作物及可食的动物因病死亡,这些事都是科学家在注意解决的。

不过,以基因改造食品为例,只是在注意无害甚至有益人体的基改科技是否因宗教缘故被不合理禁止,这是科学家们有限的观点,无法解释圣经为何那样说。更进一步,有一天当可以吃、可以不吃、不可以吃、不可以不吃的食物皆匮乏而吃不得,科学的基因工程观点又更有限了,而一国的领导人只听科学家的话可能更糟而非更好。

或许现在仍只是出现预兆的阶段,但的确有人非常有兴趣以耶稣基督的名义说话,这和取笑基督徒都是无知迷信又不一样。在欧洲从希腊罗马时代、中世纪到近代,王朝贵族的家族血缘系统内部已经不断上演类似的戏码,为了争权夺利不惜彼此残杀,电视全球普及化的半个世纪之后一般平民百姓皆可坐在家中观赏精心制作的戏剧影集,但没多久在现实世界发生的故事甚至更精彩。

当然这不是基督徒运气好一句话可以带过的,既然在网络上任何人可以下载圣经,已非当年教皇主宰一切的光景,但多数人圣经看两页就要睡着了,这也没办法解释此时此刻我们是在有兴趣些什么?

为了保证下一次的礼拜正常进行?有必要为了维持宗教的组织如此大费周章吗?似乎无此必要。有钱投资的财团现在继续寻找生医实验室和药厂开发新药的题材,其实科学家们心里也清楚,多次实验成功后就会创造新的市场,在此之前所有的故事都是枯燥乏味的研究计划。

那么,我们一定是为了还活着的神之缘故才需要聚会,我们甚至不必假设万一所有的教会皆倒闭了又如何,因为上帝的作为或将高过我们可以想像到的假设状况,我想这也是主耶稣的意思。而这一切都要记下来,这世界也装不下了。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真是太伟大了!我大学时代英文课被要求取一个英文名字,和很多人一样就翻开圣经找到一个JOHN,但那本学术味很浓的英文版圣经后来被论斤卖给旧书摊,因为里面一句话我也读不懂,当初买来是为了英语学习和宗教比较学的研究。

好不好我们回到没有瘟疫大流行的90年代?有人说不好,因为她是90后才出生。我很喜欢苏芮唱的“亲爱的小孩”,因为我们是“亚细亚的孤儿”,内心有许多挫折时常想哭。

2019年12月好像是一千年前那么远,或许在那之前瘟疫已经在流行了,我不知道。

“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我来咒诅遍地。”–玛拉基书 4:5-6
#5 基督徒 于 2020/02/24 21:58
基督徒
从保护以色列民的观点来看,宗教社群、政治社群、科学社群皆可能有隐而未现的罪为人所忽视,而那相信自己是属于最进化、最启蒙、最多元、最开放、最自由的社群,也可能是人类争取自由、反抗奴役的敌人。

女性主义者在进入21世纪的起初警告世人有保守派的反挫势力崛起,威胁孕育性别平等新思维之环境,展现出人类自由斗士最前锋的姿态。病毒感染不分男性女性,但免疫能力似乎女性较强,也可能男性年老后衰减的更快速。现在要改性别吗?那不就看病毒是自己的上帝?我们不愿被死亡胁迫,既然短时间尚无免疫特效药,隔离的方案仍是可以接受的。顾虑到经济发展的问题,有某些研究计划、商品服务的供需可能遭受打击而从市场消失,我们承认这确实威胁到人类发展的自由权利,但原来的世界经济架构有多么合乎公平公义呢?

敌人在哪里?从基督教正统教义的观点来看,那敌基督者是以谎言取代上帝的真理,如果我们以政治经济学的假设与实证否定圣经真理,以后现代主义的相对立场否定神的主权,我们也是在走敌对基督的路线。

旧约传道书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这岂是说耶和华上帝的创造是虚空?不,这乃是指人若远离神,在世上所得的尽都虚空。人类的理性如同孤儿流浪终日无家可归,Stoicism 斯多葛学派注重人的思想与德行的崇高地位,这派学说和我们的归正福音辩教学看起来很像,或许有教会因此认为我们也是崇尚“知识”而非“属灵”的“启示”。

每隔一段时日我就会再听一遍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当然我不是皇公贵族可以随时通告管弦乐团过来现场演奏,只是听听数位录音档案也很有收获。用现代的观点来看这整套六首的作品都很像在重复一个曲调,爱听电音金属另类摇滚的年轻人很难不将之视为催眠曲。音乐有快慢和强弱之分,如果漫长的作品只有一种节奏和力度,会造成人的听觉疲乏而引来瞌睡虫,所以如果你第一次听到的是不太合于作者意思的版本,就很可能会觉得无聊。

忙碌的工商城市乍听慢板管弦乐是会让人坐立难安的,巴赫的慢仍不失坚定的盼望,他的快亦不会急于想摆脱过去,因为上帝对他似乎并不坏,而他总不忘是谁对他好。他的轻表现出很高的清晰度,因为他的音符稳定而持续,他的重洋溢着坚毅进取的品格,因而巴赫的音乐是我在需要精神支持时刻的良伴,看似清粥小菜,实则满汉全席。

人总想要显现那不朽之身的样貌,但苏格拉底是人,苏格拉底会死,所以我们不应相信苏格拉底可以给我们永生,最多是一段存在思想的游戏,如同奥地利逻辑语言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所言,或海德格对存有论的诠释,从人类思索存在的路径探究存有的本质。

我们可以清楚看见启蒙运动之后西方哲学的限制,基督教会有着信徒必须受洗的仪式,且是在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神之下的见证,这是全本圣经的真理观点,因此而抵挡了2000年来异端的侵袭,摆脱各样“阴谋论”的鬼魅。圣经并没有保证世界最终将形成一个全部由信徒组成的国家,我们基于此神学立场看待流行病毒在全球的传播。

在瘟疫流行期间有生命财产遭受损失者怎么算呢?保罗曾说他从前看为有益的,如今看为有损的,基督教的唯心主义倾向为何不是“精神胜利法”?当初George MacKay来福尔摩沙传教也损失了不少东西,现今世上的富豪所谓白手起家者多少仍有祖先荫庇,多数人其实相信的还是祖上积德。如果以世人累积财富的手段为标准,传教士难免都是一路损失到底。

我觉得不如这样看,上帝为了拯救仍在祂预定之中要得救的罪人,会实行超自然的手段,不一定是人看得见的神迹,却超越了环境的限制,使那些信祂的人不再被眼前所见者迷惑,末世的灾祸有这样的特性。地震、火山喷发、海啸都会危及定居一处者的安全,但住在游轮上航行四海也未必安全,或许“安全”的思维本身就需要检讨。

本次疫情难以快速熄灭,如同消防队灭火般必须采取阻绝措施,要说是四个月内或四年内可以研发出疫苗,现在看来几率都差不多,需要再观察一阵等到病毒自身样貌稳定下来。或许针对重症患者的新药会先问世,而症状轻微患者之感染源仍是不可忽视的威胁。

以上是个人的浅见。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