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8:32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 »
2009年05月25日成圣之路

4,733 views

荣耀皆上帝的,罪过都自己的

一切荣耀,都是上帝的;一切罪过,都是我自己犯的。

这是一位伟大的台湾早期宣教士马雅各医师所讲过的话。

这样的观念,在这时代,基督徒已经越来越陌生。

面对荣耀,我们常表面上讲荣耀归于上帝、哈利路亚赞美主,

但其实,我们心中,依然隐隐约约含有荣耀自己的成分,希望得人的称赞。

我不是说我们不能求上帝荣耀也能在我们身上彰显,

因为摩西也祈求‘愿主我们神的荣美归于我们身上’(诗90:17),

而是说:

1. 我们不能窃取上帝荣耀

有些荣耀,明明就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能窃为己有。

‘耶和华啊,荣耀不要归与我们,不要归与我们;要因你的慈爱和诚实归在你的名下’(诗115:1)

比方说:得救的恩典,这完全是神恩独做,我们毫无任何功劳可言。

连我们自己的‘信’,那也是上帝恩典给我们,我们才能信,不是我们自由意志有什么功劳可言。

‘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徒5:31)

连我们能悔改的那颗心,也是上帝赐的。

2. 我们不能为得人的称赞而去行善

我们行善,就是为了荣耀上帝,绝不能掺杂得人称赞的企图在其中。

‘你施舍的时候,不可在你前面吹号,像那假冒为善的人在会堂里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荣耀。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太6:2)

至于罪过部分,受到近代灵恩运动与心理学影响,越来越少基督徒会认为罪过都是自己的。

因为,越来越多人会认为,是我祖先的罪过、我原生家庭的罪过、我父母弟兄姊妹的罪过、我环境的罪过、是邪灵的罪过、、、、。

反正,要不是将罪过推给其他人,要不就是将罪过推给邪灵,但对于自己的责任,则尽量撇清或消减。

但很不幸的,即使很多时候确实别人都在这件罪上有分,但除非我们有那种‘唯独得罪你’、‘就是我犯的’、‘我不配蒙恩’这种愿意承认自己罪大恶极、罪孽深重的心态,否则的话,我们对自己罪行的忏悔与认罪,对上帝的恩典与敬畏,还是差一大截。

‘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诗51:4)

‘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路15:21)

马偕博士在台湾宣教时,他的书里记录过一件事,是讲到一次信徒受洗与之后领圣餐的情形:

“一八七三年二月的第二个礼拜日,也是我到了淡水整整一年后,我在礼拜结束时宣布有几个人将被接纳受洗成为基督徒。外面就有人叫喊说:‘我们要阻止他,让我们来打那些信教的人!’、、、在唱完一首诗后,有五个人走到前面公开承认他们对基督的信仰,每个人的口吻都清晰坚定。、、、他们在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下受洗,之后,每个人都对大众说了一些话。大众都譁然、嘲笑。、、、

接下去那个礼拜日,这五个人都一起领受圣餐。那是一个对我们都难以忘怀的日子,他们从来就没见过领受圣餐的情形,我也从来没主持过这样的圣餐。当我在读这个领受圣餐的证词时,他们都很受感动,而可怜的林孽(一个二十六岁的木匠)全然崩溃,并感动得哭了起来,说:‘我不配!我不配!’后来他在小房间祷告了一阵子,才肯参加领受这个圣餐。而第一次守圣餐让阿华(一个二十二岁的读书人)的灵性生活进入一个新纪元,自那天以后,他不再认为是属于自己,而是完完全全献给耶稣基督,并任由基督差用。”

读到马偕博士这段记录,我们可以看见在一百多年前落后贫瘠的台湾,当时基督徒的信仰是何等的美,何等令我们读来鼻酸与动容。

反而今天,我们有多少人在上帝面前,还存有那种‘我不配’的看见自己罪孽深重、主恩何等浩大的心?

台湾另一个伟大的宣教士巴克礼牧师,他有份献身誓词,非常感人。

马偕博士、马雅各医师、巴克礼牧师,都是长老会,都属于归正神学。

巴克礼牧师在十六岁时,写下自己的献身誓词。

之后,他每年都会在自己生日时,重新在这誓词上签名献身。

当我们十六岁时,我们还在吃喝玩乐,但他却已经写出这么感人且合乎圣经的信仰誓词。

这份誓词,读来一样会令人鼻酸:

“永远值得赞美的上帝啊!我谦虚顺服,将我献于祢。我罪恶深重,本不配站在天上主宰、万王之王、万主之主面前;尤其在此立约之时,更觉得羞愧。然我信有祢的恩典与计划,在祢圣子的身上显明俯就,祢的恩典使我心服接受。我知我是有罪的,得像税吏搥胸痛哭,求怜悯与赦免。我到祢面前是藉圣子的名,是依靠祂的义,求祢代念子,怜悯我这不义的人。请不要再记着我罪,求接纳我这背逆者。我确信一切权柄属于祢。

今天我以最严肃的态度,誓约顺服。我将放弃一切管辖我的。我要把我及我的所有,不论心思意念、四肢百体、财物、时间或一切力量,都奉献给祢。为了使我成为有用器皿,俾能引导众人归向祢,更能荣耀祢名,我决意终身服从祢。我以热切的心情、谦卑的决意,希望永远属于祢,而且时常能察知祢首要的指示,以热情及欢愉之心来实现奉献意志。

我将本身交托于祢,随祢的旨意,从祢无限的智慧安排,俾能使我成为荣耀祢的用途。我不论何时都听命于祢,无条件来顺服祢。不是照我意思,只要成全祢旨意。我乐意,忠诚的顺服接受你管辖。

主啊!求祢用我做为你器皿。加我在祢拣选的百姓中,使我得以在圣子宝血里洗净罪,使我穿祂的义,在圣灵里得以成圣。求祢改变我,使我能像祂一样,得到清洁、喜乐、安慰及所需之力量,更使我生命在父神的荣光及能力之下生活。

严肃的死期一到,地面上一切希望与快乐都会消失,但愿我记得把所立的约排在祢面前,而我的得救与盼望是确实的。主啊:求祢记住,天父啊!求祢可怜祢将死去的儿女,把我们抱在祢永远的手中,以能力与信心放在将离的灵魂,也接纳我的灵魂,到那睡在主里的人的地方,以平安快乐等候祢对百姓应允的成就,在祢面前同享荣光与喜悦。

在我离世之后,凡是活着的朋友,发现这与祢所立的约时,也能把这约当作自己的约,愿祢的恩典允许他有份于藉我们的大中保与祢立约的福份。愿赞美,荣耀永归于圣父、圣子与圣灵。阿们。1865年11月21日,巴克礼,十六岁立书。”

http://www.laijohn.com/BOOK1/019.htm

我不知道,为何读到这些一、二百年前的人的,甚至五百年前的加尔文马丁路得,甚至更古老一千五百年以前的奥古斯丁的资料或祷词,我依然觉得那么熟悉,那么亲近,好像我们的信仰是完全可以分享,我完全可以理解他们在讲什么信什么,我所信的内容和他们可以跨越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彼此合而为一。

然而,今日教会各种教导内容,却是历代圣徒未曾讲过和信过的道。对今日的流行的道,我何等觉得陌生,何等格格不入,好像我和这些人信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信仰内容。

我们这时代的教会教导,是回归真理吗?还是越来越远离历世历代圣徒所传承的真理了呢?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来12:1)

‘我信圣而公之教会、圣徒相通’(使徒信经)

‘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使他们都合而为一’(约17:17、21)

‘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约壹1:1-3)

当我们所信,与历世历代圣徒脱节时,我们还真的能继续站在真理上吗?

当我们所信,是成功神学、积极思想邪术,我们还能和这些历代圣徒在真理上合一吗?

当我们越来越看重世人眼中的荣耀,越来越习惯将罪过推给别人,我们还能和历世历代以来那种‘我不配’,然后哭泣跪拜在上帝面前,谦卑恳求祂浩大神恩的信仰内容相承接吗?

当越来越多传道人对成功神学的追求比对认罪悔改还看重时,教会会被带到什么样的路上去?

主啊,帮助我们这时代的教会,也帮助我们。

小小羊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