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8:32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 »

发问:一个过去批判灵恩派的牧长,现在讲道内容是成功神学

问题:近期听到一位过去批判灵恩和成功神学的牧长的证道。
结果,他证道的内容,却是预言、病得医治、守十一奉献房子得多间。
他的结论是大家要不要健康、长寿、不愁吃穿住?
假使要的话,翻开圣经有许多神在旧约和新约的宝贵应许,
遵行敬畏神的人必定蒙福,旧约和新约有冲突就以新约为主。

可是,我却很疑惑,因为若照这位牧长的观念:
1. 宋尚节牧师,还有很多爱主的牧长壮年而逝,
是不是有神知而人不知的问题,所以才早逝?因为有因才有果。
2. 这个讲道,对于疾病缠身、英年早逝、家道没落、失业、待业的弟兄姊妹,
真是情何以堪?
(隐私已去除,内容有改写)


你好:

其实,在你之前,已经有好几位弟兄姊妹私下问过我这位牧长的事。
我自己这几年的观察,也开始发现这位牧长的不对劲。
但我非常困惑,难以解释他观念的转变。

我和许多弟兄姊妹,
都发现这牧长不仅不再批判灵恩(而那是他过去严厉批判的),
而且非常明显出现成功神学的观念。

另外,他也在教会中出现一些很严重违反圣经的行为。

我所知道的是,这牧长因为批判灵恩,被某灵恩教会告过。
从此,我就看不见任何他再有批判灵恩的讲道或文章出来。
(当然,我看的不够多,或许他有,但我没读到也说不定)
对此,我会尝试用‘有时难免会灰心、明哲保身’来解释。
但是,他多次的讲道纪录,却越来越转向成功神学,而且非常明显,
对此,我无法解释,也非常困惑。

直到看见你讲的这牧长,自己讲被大灵恩派的牧师祷告预言一事,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这样,一切事情就可以理解了:
原来这位牧长早已“变节”,背弃真道了。

这种事并不少见,很多人只要接触过灵恩、亲身体验过灵恩之后,
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转变,
整个人倒向灵恩教导,放弃过去一切坚持。

我为这牧长觉得可悲!

我自己觉得,
有时,假使一个人年老时才要变节背道的话,
宁可年轻或中年时,就被上帝召回天家,或许会比较好。

否则,照圣经所说:
年轻时坚守真理九十九次,年老时背道一次,
这时上帝根本不记念你过去的辛劳,反而会将你过去努力一笔勾消。

‘恶人若回头离开所做的一切罪恶,谨守我一切的律例,行正直与合理的事,
他必定存活,不致死亡。
他所犯的一切罪过都不被记念,、、、
义人若转离义行而作罪孽,照着恶人所行一切可憎的事而行,他岂能存活吗?
他所行的一切义都不被记念,、、、’
(以西结18:21-24)

一个真正坚守真理的人,越到年老,应该是越有智慧,不随风动摇才对。
但是,假使一个人年老才背道,
这表示他过去恐怕根本就是不坚固的,
更惨的是有些搞不好是空的、假的。

一个真正坚守真理的人,不可能看不出成功神学的错谬。
随便一些圣经反合性经文,都可以驳斥成功神学的谬误,
更何况是一个读过圣经很多次、讲道无数次的年老牧长?

我不知这牧长读经时,如何面对圣经里那些驳斥成功神学的经文?
他如何诚实面对上帝的话?
如何诚实传讲上帝的信息?

一个人背道时,他不会仅仅在教导上出问题而已,
事实上,连行为也常会出问题,
因为背道者已经离弃真理,又怎能行出正确的事?

难怪他在教会里的表现,让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
任性!不知节制!

假使自认教会对你不公,那么,就依据圣经原则层层上诉。
假使教会最高权柄单位一样不理你,
那么,要不就是离开教会,要不就是自此闭口沈潜,
不能在教会大闹,破坏秩序。

灵恩派的人自认为有上帝特殊启示,动辄‘圣灵对我说’、‘上帝对我讲’,
所以他们认为自己当然不会错。
殊不知这正是走入偏差的途径,而不是随时谨慎小心省察自己的真理。

你的观念,现在已经相当好,在成功神学部分,也有能力分辨真理假道了。
假使信耶稣就能健康、长寿、不愁吃穿住,
那么,乞丐拉撒路一定没得救,
否则怎会信主之后依然贫困、重病到死?
使徒们一定没得救,
否则为何不能穿金戴银、长寿老死,反而每个都被迫害至死,无法平安老死?
(使徒约翰例外)

你讲的宋尚节牧师的例子是很正确的驳斥。
宋牧师是信仰伟人,可是他却英年早逝,四十三岁就死了。

另外,
成年后眼睛瞎掉的暗室之后蔡苏娟、
儿童时就发病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杏林子(刘侠)、
出生时就脑性麻痺的画家黄美廉、
这些人一定没得救、没真正信耶稣,
否则为何这些人生活在严重疾病的病痛中,终生无法得医治?

天啊!这么简单的道理,这牧长竟然都无力分辨,
还敢传讲那种严重偏差的假道,
不知教导的人未来的审判会很严厉这句警告吗?(雅3:1)

看看人家杏林子、黄美廉讲的东西,
是何等敬畏上帝、没有丝毫成功神学的影子?
可是,这牧长去却只因为所谓“得到好处”,
就忘了真理,宁可倒向偏差?

我们当然不是说不能传讲信耶稣之后获得的长寿、健康、不愁吃穿,
但问题是,不能传讲这种‘今生幸福的保证’,而不讲‘苦难与坚忍’!
不能只讲‘今世的成功幸福’,却不讲‘上帝主权’!

一样讲十一奉献的见证,一样讲上帝对我金钱的祝福,
但我一样会讲面对的苦难,绝不对大家做出‘物质、肉体成功’的保证。

一个十一奉献的小小见证

什么叫传讲真理?

一样讲见证,我是在传讲真理,这牧长却变成传假道。

只讲‘成功的弥赛亚’,不讲‘受苦的弥赛亚’,
这样会是正确的道?
这样能建立起正确的教义?
看不见犹太人就是这种‘只讲一半圣经’的错误教义的受害者吗?
在错误教义之下,他们整天期盼弥赛亚来,
可是,弥赛亚真的来了,他们却把祂钉十字架了。
看不见这种‘用半本圣经建教义’的可怕吗?

以‘金钱的祝福’而言,看看ICCP这种坚守历世历代真理的宣言,
人家是怎样正确描述的?:
1.一般而言,上帝会在金钱上祝福遵守祂话语的人
2.但是,上帝拥有绝对的主权,这点绝不可忘记

ICCP主题十五 ‘关于经济制度’第十七条
“我们确认每一个实行合乎圣经经济学的人,
可以期待上帝在他的劳力供应和加增的祝福,
并且上帝至终在经济学上是有权柄的,
可能为祂自己的目的而暂停经济的祝福。

我们否认人应没有盼望而努力,
或者有会自动地、不会失败地生发经济繁荣的任何公式,
或者上帝的主权被排除在经济学的领域之外。”

一样可以鼓励大家守诫命来获取上帝祝福,
但是,有没有讲‘上帝主权’,单单这一点,就差了十万八千里,
变成是真道与假道的天壤之别了。

讲一半真理的,更是可恶!
讲一半真理的,特别要小心!

小小羊


#1 基督徒 于 2019/09/29 21:15

基督徒
在国家的法律之前基督徒有哪些选择?可以这样说,基督徒在行为上是有可能触犯国家法律,此时接受制裁去坐牢而非为了修改法律竞选立法委员或总统,才比较被人接受是顺从上帝主权的行为,除非法律明显被多数人视为只为了统治者一人或一党的好处,反过来基督徒就会被认为只为了自己的好处。

不过,为了更容易服从政府的法律而更改圣经的教训,这是使徒保罗的意思吗?保罗是不是倾向于那么你就去坐牢吧?

我们生来是更容易看某些人很尊贵,看某些人很低贱,欺侮善良又惧怕恶势力,这些成见会造成教会在真道上合一的障碍,而当自己终于遇见一个更凶恶跋扈的人,那虚假的勇气就被戳破了。

我知道有人想要模仿唐崇荣牧师虽千万人吾往矣之风采,包括我自己在内,不过,这些心理动机毕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居多,上帝的国度不是只在群众面前,不是只在高等教育学府的讲台,遇见有比你弱的对手一辈子都不放弃击败你的机会,你也只好承认魔鬼的试探是存在的,更不用说当你出手的时候也有第三者在旁虎视眈眈伺机而动。

不是每一个基督徒每时每刻都要向魔鬼宣战,但确实每一个基督徒都会发现魔鬼曾经或正在找上自己,不过有人用大笑来因应,有人一边哭一边看有没有人同情他。无论如何,上帝同在的能力不会违背整本圣经的总原则,基督徒如果时常求圣灵的能力不可得,也该知道自己很可能并没有照着所听见的道去行。

那么为何一个基督徒传道有能力?读经要认真,祷告要恳切,爱人要真实,事奉要火热,这些我都差蛮多的。但总记得责备人当凭爱心说诚实话,即使年长的看轻年幼的,那年幼的责备年长的在每一种文化传统环境都不容易。

反过来说,一个人年幼时就不喜欢真理,年老时还有什么神蹟呢?可见神蹟是出自于神的主权,而非信徒四十天不吃饭祷告就有的。禁食祷告有果效,还是必须相信,否则上帝只听第一天就可以决定真伪。

圣经也有说神的儿女要刚强壮胆,强壮的人会犯罪,软弱的人一样会犯罪,如果你曾经参加一个政党在强壮时集体犯罪,为此你选择特别强调软弱的人可以得到祝福的神学,并不保证能罪得赦免,反过来也一样。

圣经是不是有说信徒在基督里要看别人比自己强?去找出那段经文,看看上下文是怎么说的。我们有时没有下文,有时没有上文,有时都没有。

当我们缺乏耶稣基督爱人的心,罪恶就使人沈沦,爱心更冷淡,罪恶更猖狂。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的一路要答上好多问题都对才能坐上法庭审判官的位子,无怪乎加尔文必须像读法律那样逐条解析圣经,而一般人触犯法律难免会感叹有钱判生,无钱判死。

在战场上的气氛不容许人迟疑,常讲道的人听谁讲道?北一女(台北市录取分数最高的女高校)的考上台大又考上司法官,在那个位子就可以坐很稳了,像我们这种的老师说话都不一定听,就很麻烦。

你我可能有一段时间比别人对圣经有更大的兴趣而占据了有利的战略位置,但既然连耶稣基督也还会被钉十字架,我看也只能说“此地无银三百两”吧!(我没有在看新加坡教会)

曾经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美军年老后重返欧洲战场,吊念当时在现场死去的军中同袍,不少影视纪录片述说那些故事。有一次我在教会遇见某姊妹是金门人,我就说出在金门当兵的营区位置,她听了一脸狐疑地说没有这地方,我也怀疑她真的是金门人吗?原来那些部队移防临时的番号事过境迁,所有的布景和道具可能都被拆个精光了,连树都砍了,一点不剩,而那些故事如今被收藏在“国防部”某个处的某个室的某个档案柜的某资料夹里的某一页的“八二三炮战残余废弃物资源回收专案”。

妈妈啊!难道这一切就这样船过水无痕了吗?那些深情的吻难道都是假的吗?从小我们就听说有人在打听某人当时有没有“出来”,如果爱因斯坦没有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如果他还在德国没有出来,这世界会怎样呢?

好的,不必否认我们也是过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之后才总算拉近了和所谓西方先进国家的文明差距,才没有几年前从台湾进去机场查验护照那一关,可是天人永隔啊!一封信写完了就发现自己说的不太对,要不要寄出去呢?反反复复相当折磨人的心智。如果,我是说如果,再也没有泪水,没有无止境的悲伤,而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与妳是否也可以白头偕老,永浴整治过后没有怪味道的爱河?如今还有人在印度恒河洗澡,真实的世界是如此残酷。

所以我现在开始相信自己并没有比那些人更有智慧(妳可以填上香港人、新加坡人、纽约人、旧金山人、西雅图人、温哥华人、爱丁堡人、雪梨人...),我仍然迷恋小提琴弓优雅地拉过絃的共鸣音响,我也知道上帝照祂自己的意思行做万事,保罗在监狱里并不孤单,那歌咏吟唱是发自内心对神的颂赞。

上帝在听。

#2 不配进圣城新耶路撒冷的人 于 2019/09/30 10:59

不配进圣城新耶路撒冷的人
如果不考虑上帝、真理等 对人最重要的是永恒

#3 不配进圣城新耶路撒冷的人 于 2019/09/30 11:00

不配进圣城新耶路撒冷的人
如果考虑 那第一是最讨上帝喜悦 最合祂的旨意

#4 基督徒 于 2019/09/30 17:41

基督徒
针对圣经的疑义进行研究,这是每一个知识份子基督徒都曾经干过的事,因为上帝的道确实是不被人类经验范围限制的,一个人单凭想像推论并不能造成智识大跃进的结果。在人类世界的历史上也不断出现有理论性的学派站在较高的立场否定了基督教的教义信仰,所以教会以其集体的力量维护本身教义的纯净,以免在下一次的风暴来袭时又被吹得东倒西歪,全部还要重来一次。

上帝创造人有众多的数目而非一个巨大的从地上伸展到天空的形状,而这众多的人群又分散在各处,地域性的文化传统并不决定上帝国度的组成,但是某一区域有安全防卫及繁荣兴盛经济更促成人类智识上的发展,也更能够反省重建在动乱之中被摧毁的堡垒。尽管如此,政治、经济、军事力量强大者仍不保证必定可以产生上述的结果,历史的进展未必都能复制。

全球各国都想尽办法吸引国际资本汇注,也都在防止流动的资金摧毁本地的政权,中国大陆的知识份子也从未停止以知识理论描绘民族文化的远景,当然人类活着一定会发现有些事情总是要过去的,而有一些看起来似乎比其他的东西更能保持原来的形状,例如:瓷器。所以只要我们发现有某一种神学是人人都需要使用的,就可以将其制作方法写成祕笈,保证做出相同品质的艺术品。

问题是人类发现有此一永恒性的存在,并不等于自己也可以触及到此一永恒,就算你有强大的军武可以进攻某个地区,当你到了那里除了强暴女人喝光地窖里储存的葡萄酒,那一段时间过去之后,你距离地狱又更近了。一个人的梦幻破灭比无梦可做的人更痛苦,如果音乐和戏剧的功能是制造梦境,这些艺术形式仍是在制造人类的痛苦,实在看不出来有任何值得羡慕的地方。

何谓“博士”?不就是他的学习研究历程吗?中国大陆处心积虑向外输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世界各国仍只对中国大陆相对低廉的劳动力和广大的消费市场有兴趣,留学生在海外必须为祖国这七十年来的社会主义实验做出辩解,遇见有人反驳就扣上意图分裂中国的大帽子纠众斗争,这样偏执而封闭的意识形态难免造成全球华人知识分子先天性自我形象低劣。在基督教会随便一人都可以取笑学院派的博士基督徒,这是事实,妳看光是唐崇荣牧师一个人怎样奋力挣扎一辈子,就可以看见华人世界的缩影。现在唐崇荣博士的工作向全世界公开展现,那些当初讥笑他的无赖之徒面对自己的贫穷,很难不走向更偏执而封闭的境界。

我们自己都还在奋力挣扎,谈不上替上帝的作为写一本“自传”,上帝写祂自己的历史,随祂的意思决定我们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本来只是排排桌椅捡捡垃圾的,不会自动变成骁勇善战挥军攻城的将领。好的,就这么办。新加坡的阳光很温暖,慵懒而一切遵循秩序的市容虽不见惊喜,也少有意外造成的困扰,只要你不去想太多,就让“专家”去想那些总该有人想想的。

这样,一个人怎么面对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基督教不才是鼓吹天堂乌托邦的祸首吗?这就是重点了。我们把自己的生活圈范围扩大,是不是可以增大成功的机率?妳有无发现灵恩派教会都想办法做大?在数学上事件发生的集合种类及数量是否接近样本空间的集合型态,关系到未来事件可能发生的机率实况,这是一种实验过程不是吗?又有所谓的先知和使徒提供担保,这是不太需要动脑的实验,这样的教会复兴运动可能彻底改造一间教会的体质,而结果是很悲惨的,因为信心本身已经变质了。妳在教会遇见了几个代表性的人物?妳是否也曾经以代表性的身分作见证?哪一种基督徒可以代表全称基督徒?当妳的见证否定了妳的身分,因为身分而有的见证就自相矛盾了。

批判灵恩派的传道人就成为兵家必争的见证代表人物,从此教会的成员都可以不必再烦恼圣经批判的问题。基督徒如何在读经有疑义时仍确认有圣灵充满?无论“国防部”是哪里来的,基督教是哪里来的,圣灵是哪里来的,才是我们最需要明白的。

历代教会承认的教父和信条会随着“时间”而失去效用吗?量子奈米半导体时代人们如何认识真理?的确,当我们相信“没有复活”,我们一定要否认耶稣基督的降临,而当我们肯定有永恒的神,又怎能否定主耶稣的复活?!

#5 基督徒 于 2019/09/30 22:06

基督徒
我们如何面对孤立无援的艰难处境?

其实我跟唐崇荣牧师一点都不熟,事实上我跟谁也不熟,反而对于中国大陆的广大劳工群众相当有好感。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上帝把我放在一个几乎没有机会和中国劳动人民发生冲突的环境,反而每一天都有很大的机会和台湾人民发生冲突。或者,中国的贫下工农提供我一种不受污染的纯朴人性的想像?或许妳也发现了,这是典型的西方左派反战呼麻青年的梦幻,是不是参杂了偏见呢?肯定是的。

相信自己进化到更高道德水平,观看他人的眼光就隐藏着某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意识,在美国就有人因为当街穿戴特殊功能的眼镜装置被人追着打,让别人发现自己是“外星人”并不是个好主意。有没有想过当每个人都有支持的团队在幕后运作,妳一个人却孤立无援,反而显示妳很特别?

前一阵子世界各大城市弥漫着惧怕孤狼式恐怖攻击的心理意识,不可否认近几十年应用心理认知行为科学的技巧组织管理群众事务成为显学,基督教会提供的相当单纯简要甚至直觉式的思维方法很难和这好几波的潮流相抗衡。我所知基督徒唯一对抗的手段是乖乖听老师的话考试第一名然后才敢公开自己基督徒的身份,再看同学当中谁最可怜就带他去教会。这其实并不合理,因为前三名如果不是各自有粉丝互相竞争,就是属于同一个好学生群体,这和赶牛羊牧童小组怎么会有交集呢?更不用说听话的同学将来也是在法庭上判妳败诉的同一人,基督徒可以说是一败涂地。

我不是教妳如何逆转胜,基督徒的得胜如果是延续了自我的存在,上帝的得胜又是什么?妳参加一场知名作家的新书发表会,那是作者多年来的心血结晶,不应该是妳我到了现场才发现没兴趣。你有读过James Joyce的大作Finnegans Wake吗?欢迎来到二十…喔不,二十一世纪。文学家可能不是妳我想像的那般爱好文学,她们需要处理日常生活中的很多东西,从中发现趣味。

我要做出令人厌恶的结论:是的,这个过程是相当痛苦又寂寞难耐的,不少聚会反而加深个人内心的痛苦。在当中穿插意识流文艺表现手法,以某些具象的可经验物质填补空隙,例如在祷告的时间加入钢琴伴奏,可能会加重原先就错误的认知。我举出实例不是绝对的,音乐间奏若是符合讲台信息就较无问题,若是很个人化图像化的东西,就反而延长了孤寂感。

这是为何曾经接受过灵恩派错误教导的信徒要重新带回来是如此困难,那就好像要一个人相信她每天看见的同伴其实是不存在的。

十字架只是一个符号吗?我不知该如何解释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的医治功效,但是我知道以色列人在旷野仰望铜蛇得着医治是真实的。上帝进行个别的拣选,也进行个别的医治,曾经有某个黑暗的时刻是进退两难的,但上帝仍在那里。
悄悄话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