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福音8:32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
« »
2020年02月3日社會流行觀念

144 views

经文小亮光:上帝早就说蝙蝠不可吃

‘雀鸟中你们当以为可憎、不可吃的乃是:、、、蝙蝠’
(利11:13、19)

‘凡洁净的鸟,你们都可以吃。不可吃的乃是、、、蝙蝠’
(申14:11、12、18)

最近武汉肺炎是关注焦点。
真正致病原因不明,但是‘吃蝙蝠’,是可能原因之一。

好玩的是,圣经很早以前,就已经纪录上帝的规定:
蝙蝠不洁净、要视为可憎,人不可以吃。


摩西五经规定很多洁净可吃、不洁净不可吃的动物。
为什么这样规定,我们当然不得而知。
毕竟,‘启示’是上帝‘由上而下’做出规定,
不是人‘由下而上’做出想像。
摩西五经的各种规定,很多都只有规定,没有讲为什么。

但是,有些东西,我们大概可以有些还算合理的推测。
以洁净、不洁净的各种规定而言,很多都和现今的‘传染病防治’观念有关。
虽然不是绝对如此,但确实很多也都具有这种性质。

上帝的智慧,远高于一切。
早在人类科学到一定程度之前,上帝就已经告诉人类一些保护措施。
事实上,假使没有这些传染病防治的做法,
在那个没有良好医疗的时代,
单单以色列人二百万人在旷野四十年,早就被各种传染病灭绝了。

蝙蝠,被上帝列为不洁净,人不可吃。
现今科学家也确实发现,蝙蝠身上带有多种病菌。
就医学角度而言,这种动物,确实是不洁净的动物。
吃了这种动物,风险就上升。

当然,不是说旧约列为不洁净的动物,现今新约时代就一定不可吃。
毕竟,旧约的仪礼律已经废止。
使徒行传里,彼得三次看见异象,
上帝告诉他那些旧约不洁净的,已经被上帝洁净了,可以拿来吃。

‘有声音从天上说:‘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徒11:9)

当然,这是象征性用法,用来代表不洁净的外邦人,已经被上帝接纳。
但是,就某些意义而言,也确实表示我们新约时代,
不需严格拘泥于旧约哪些可吃不可吃。

‘猪肉’就是。
猪是被摩西五经列为不洁净、不可吃的。
可是,现今除了伊斯兰教,我们基督徒是可以吃猪肉的。

理由除了‘旧约仪礼律已经被废止’外,
另一个我个人认为的理由,是因为‘猪已经被驯养’。
被驯养的动物,会被人工养殖,进行各种病菌管控。
就某种角度而言,这就是一种‘不洁净’变成‘洁净’。
因此,猪肉就可以吃了。

然而,虽然旧约仪礼律已经被废止,
可是这不表示我们就不需留意一些精神与精义。
好比‘猪’,在医学上,确实比‘牛’不洁净。
一般而言,过去人类经验就发现,
牛肉可以吃五分熟,不用全熟没关系,后来科学发现因为牛肉比较没寄生虫;
猪肉不合适吃半熟,全熟比较好,后来科学发现因为猪肉比较容易有寄生虫。
(经严格管控的猪肉例外)

因此,蝙蝠这种被上帝列为不洁净、不可吃的动物,
现今也不是被驯养、能人工养殖、进行良好病菌管控的,
轻易去吃,其实是很危险的。

上帝写在旧约的智慧,即使经过几千年,
也依然令人赞叹。

这篇文章,不是严谨论述,只是小小分享,提供参考。

小小羊

 


#1 基督徒 于 2020/02/04 22:33

基督徒
上帝直接公布了答案,这对犹太人来说会不会太爽了?

我大约了解阿道夫希特勒那时在想什么了,显然纳粹德国人当时失去了上帝的同在,“国家”是“我们”组成的,德意志民族将有伟大的复兴,犹太人是最大的拦阻,必除之而后快。

我们看看新派神学在讲什么,似乎在他们始终认为是难解的问题当中打转。但现在问题也很简单,躺在医院的地板上死去的遭病毒感染的患者,只因没有病床甚至没有尸袋就不能上天堂吗?这样说吧,你的祖先在最漂亮的墓园有最豪华的坟墓,是因为他上天堂了,或者… …,所以才需要那么漂亮的坟墓?听过唐崇荣牧师讲经的人大概都会心一笑吧!

但反过来说,死的动物以及人类尸体都是非常可能造成活人生存环境的污染,所以还活着的人是不是也要避免死亡临到,包括自己和别人?毕竟死到一个地步只有害而无益,真的只有快快送进焚化炉里烧了。纳粹党羽先把犹太人逼到死地,断绝他们求生的意志,然后确保犹太民族的宗教与文化在地球上绝迹,这表示犹太人的生命力其实多少都和传统宗教文化有关系。

蝙蝠没有要圣洁才能与神同行的观念,所以沾染了一大堆病毒,成为世界上的暗黑军团。吃蝙蝠肉的人好像战胜了魔鬼,其实是把魔鬼带进人间的国度。

施恩怜悯的主耶和华,从亘古到永远,祂是神。人类的历史接近尾声,有中国人加进来,说:“勿忘我”,而且一次就有十四亿人,每天都是他们的声音,谁能忘记呢?因为站在地狱的悬崖上,所以哭声震天吧?

我们在心理的认知上如果吃了那死的毒的东西,日子久了不会记得还有圣洁的神在保护我们,反而以自己的私欲满足为标准决定什么是有用的就拿来用。教会音乐也是如此,大家都唱得很快乐的未必传递上帝荣耀的形像,真正能够安慰人心的是神赦免其罪,不再追讨至千代。

#2 基督徒 于 2020/02/05 20:12

基督徒
联合国及其附属组织日渐失去功能,在财富及权力积聚的高层还有以巫术为真理的宗教崇拜流传,如果我是美国总统也要当心这罪归到美国人身上。中国大陆认为唯物主义政府更优越这种想法反而可能加重病情,但我不会建议换下谁又换上谁,因为这问题的严重性堪称病入膏肓,所以当这世界还对世界卫生组织(WHO)有所期待,他们自己也会觉得很好笑。

这是台湾人最危险的盲点,为了加入国际组织却出卖了灵魂,身体救活了又如何?如果我是台湾总统,我更期待中国大陆可以控制好疫情,因为既然中国在联合国的影响力这么大,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

在美国至少有甲骨文(Oracle)的Larry Ellison、亚马逊(Amazon)的Jeff Bezos被视为贪婪的表征,这也说明了以服务人类欲求为宗旨的企业家本身的灵魂要得到救赎是很困难的。如果你有高新科技完全消毒任何肉类食物,你也不认为圣经有什么宝贵的。或者你变成素食主义者,参加专为时间稀少的有钱人预备的新纪元灵修生活营,里面提供的材料是经过提炼更纯粹的食粮,从此每周一次的教会礼拜就被归类为“无效”了。

申命记 15:6 因为耶和华─你的神必照他所应许你的赐福与你。你必借给许多国民,却不致向他们借贷;你必管辖许多国民,他们却不能管辖你。

所以殖民地政府的合法性是上帝赐与的吗?当然这是很笼统的说法,不能一概而论,但也不能说基督教政权管辖外族就一定是“帝国主义”。不过,照上下文来看,统治弱小民族又剥削压榨的就不合上帝的心意,有一天整个局势也可能翻转。但是当有钱人坚持自己绝对不可以变穷,就设立了一条违背上帝的规则,所以你若跟随那迷信科学并借机累积财富的也很可能成为下一个世代革命推翻的对象,而美国人的难题其实才刚开始。

难道这说明了圣经是比科学更科学的吗?显然有所谓科学基本教义派认为只有科学可以治愈疾病又消弭贫穷,这是一个大问题,但原则上可看出其唯物主义的倾向。在基督教神学护教学讲的是创造与被造的分别,这是二元的思维,而另外还有神学思想是一元的思维,并无创造主自外于受造者的分别,而后者也有自诺斯底主义以来的异端生出。

以上概略性地描述我们面对的全球属灵环境,在这基础上你才明白为何唐纳德川普获得多数人支持。不过,川普政府也可能惯常以简化的思维应对复杂的局势,这或将是美国的致命伤,因为美国政界的清廉未必造成其他国家也清廉的结果,可能只是增加了几场“追求圣洁”的“特会”。

你看美国和中国不约而同地掀起一场清洁世界的运动,我们也不好泼冷水,只能泼消毒水。不过我更注意到有人“捡到枪”就往基督徒的身上打,这是不信的人感觉不到的,因此我们可以预测美国下一任总统是谁。

不要把人类看得太伟大了,这些年来我的感想是上帝的旨意固然难测,当上帝显明祂的旨意,最难的是一个人要接受祂。

#3 基督徒 于 2020/02/06 01:23

基督徒
什么叫做“人类学到教训”?一个人趴在地上就学到了教训吗?如果有人学到了,为什么有人学不到?

美国军人遇见一个没穿裤子的小孩子,从口袋掏出一条巧克力糖,小孩子吃了就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所谓的自由民主就像美国大兵的巧克力糖,吃了还想再吃,但是你却不知道要相信什么。

人生就像巧克力,你不知道会遇见什么口味,你也不知道有人竟然可以这样。就说现在联合国召开全体会员大会,主席的位子空在那里,全体会员一致鼓掌要我坐上去,我不去坐还真不好意思呢!

他们喊著说“钉他十字架”,换成是你该怎么做呢?“你们自己把他钉十字架吧!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

我们先在心里有一个理想国的形式,然后才判断现在的国距离理想有多远。我们期待有一个貌美如天仙下凡的处女,但是天上有多好,我们想像中的女人才有多好。

现在某一种人最讨厌去的地方就是天堂,学生最讨厌考场,我们快去XX福音神学院的教室啊!

但是我们信吗?我们可以很快就盖好样板屋,但是耶稣会住在里面吗?

既然罪的工价是死,那么死掉三千人的罪有多重?三万人呢?三十万人呢?三百万人呢?

主啊,你告诉我,三千万人呢?那么,主啊,三亿人呢?

当然我们回想课堂老师说什么… …啊,老师没教。所以无罪?

这样,我们只能承认唯独上帝可以赦免人罪,而从此基督徒的祷告必须有认罪的祷告。你的神学院老师都有教吗?你自己有在教学生吗?

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在那里更显多了。你相信吗?还有比在雅加达归正福音教会更多的,数算不完的,可以喂饱五千人的。

比一架史坦威钢琴更贵重的。

#4 hrio hrio 于 2020/02/07 21:50

hrio
想请问一下:

如这一篇文章所述,摩西五经确实有提到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我有疑惑的是,创世记九章3-4节也有提到:“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这一切我都赐给你们,如同菜蔬一样。惟独肉带着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们不可吃。”。这里提到的是“凡活着”,查阅英文KJV与NIV,分别的翻译是”Every moving thing that liveth”与”Everything that lives” 。因此,语意在这里似乎没有模糊空间,意思就是全部生物,无一例外。这也意味这是一处反合性经文?我的疑惑在这边。

若引用歌林多前书10:23“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 ”的精神,是不是可以解读成,上帝赐给我们把所有生物当食物的自由,但同时,也提醒我们不是每个生物都是有益的,并给我们一个指南,避免我们滥用这个自由。不知道是否可以这样去诠释?由于真的不懂,想请教大家,谢谢!

#5 小小羊 小小羊 于 2020/02/07 23:06

小小羊
给hiro:

1.是的,这是反合性经文,
必须用全本圣经来解,不能只拿单一句来解。

圣经里,很多‘全部’的词汇,常常是‘通俗用法’,
其实是‘限定性的’,不是科学词汇的用法。

好比‘当那些日子,凯撒奥古斯都有旨意下来,
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路2:1)

这里的‘天下’,当然不包括罗马帝国以外的中国、美洲。

2.你第二段的解读非常精彩,正是如此。

#6 访客 于 2020/02/09 05:54

访客
请问小小羊 身为医护人员 如果为家人因素 小孩很小 在SARS 期间辞职 而不愿因公殉职 是否违背上帝

#7 爱教父的路人 于 2020/02/09 21:35

爱教父的路人
基督徒该如何面对瘟疫 | 改革宗初学者

这几天洛杉矶的王一牧师有写了一篇文章,我个人看过后认为可以提供参考。

但是我有2点要补充说明。当中写到“……然而路德认为,牧师、政府官员不能逃离……”在这里路德并不是说“全体”的牧师和政府官员通通不能逃离,文章前面也提到早在一月前就先让路德的副手墨兰顿和其他的同事他们离开了。路德的意思是要有一部分的人留守岗位继续维持运作,牧师要安慰受苦的人们、官员要维持社会秩序。留守的人必须明白自身处在什么风险样的之下,路德自己也冒着被感染危险以身作则留下来照顾病人,这真的很伟大。

另外里面提到“……个人家庭变成临时的医院……”这一点显然有其时代背景,中世纪的医学技术、医科知识、医疗环境并不发达,收容空间有限才会出此下策。以现代而言除非有专业医疗人员指示许可,否则不应轻易效法,对现在而言不当的医疗行为反而可能有害。然而当时这样的精神依然是值得我们现代人钦佩的。

爱教父的路人

#8 黑色的羊 于 2020/02/09 22:00

黑色的羊
给访客:

我觉得吧,这个其实很看你有多少自私怕死的心思藏在其中,如果真是纯粹为了孩子着想,而且没有其他人能照顾(例如本来就己经单亲),我觉得说得过去,我会尊重。

不过,就我个人领受而言,无论是单亲或双亲,我都会继续在岗位上尽忠至死,原因如下:

第一,上帝有生命的主权。上帝定意要我死,我辞不辞职都逃不了,随便在街上找个醉驾我就下去了,再说,SARS在社区爆发一样我和孩子也是很高机会会感染,一样还得死。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

第二,上帝是医治的主。就算我在前线中招了,也不见得就一定会死,一般人都有可以康复的例子,何况我们基督徒有主帮助呢?只要我们有信心,在祂没有难成的事。更何况,现在还没感染到就已经先怕自己死了会影响孩子,太遥远了吧?我是建议不要为明天忧虑。

第三,我的小孩是我的,但更是上帝的。上帝也是我的小孩的上帝,孩子的每一天不是写在上帝的册上吗?我死也好不死也釨上帝都会看顾我的小孩,不是吗?我若真信得过上帝,我还有什么好担心,放不下的呢?

最后,我殉职了,对孩子的成长未必一定是坏事,说不定我生命的见证会让他更坚强、更愿意舍己为他人犠牲呢?而且也能感动未信的人;相反,如果我在所有其他医讛人员共同拼死抗疫时,为了自家孩子不干了,其他人会怎么看我这个基督徒?虽然,他们如果因此就毁谤神的名是有点过分了,但基于尽量不绊倒别人的原则,我会为他们良心的缘故和神的名而继续坚持下去。

以上四点对现在的武汉肺炎也适用。

不知不觉说了很多,有错的话请小小羊兄长以及各大佬们赐教。另外,其实我只是个香港英文系大三学生,以上纯属幻想情景。另外,如果有一天考验真临到我时,我也不知道会否在这边说得

头头是道,在那邉就跪了,毕竟我只是在绵羊队列中最脏最不堪的那只黑色的羊。

#9 小小羊 小小羊 于 2020/02/10 21:11

小小羊
爱教父的路人弟兄所分享的马丁路德的观念很棒。
并且,爱教父的路人所分享的个人补充,我也非常认同。

我只补充一些。

我不从‘爱心’的角度出发,因为爱心这种东西很空泛,
很容易变成道德大帽子,而且常变成专扣别人。
我认同马丁路德的观点:
假使自己很坚强,愿意冒生命危险,这很好。
但是,不宜轻易谴责那些逃离者。

我要切入的角度,是‘权柄’与‘责任’。

1. 公务员
能不能撤,照规定做。

2. 非公务员(如:约聘、民间、、、)
能不能撤,属自己权柄。

3. 军人
照上级命令做。擅自撤离,属于阵前逃亡。

4. 原则上:位阶越高,越不能随便撤
好比‘船长’要最后撤。
韩国世越号船难,就是船长先落跑,让大量乘客溺毙。

但这只是原则,不是绝对。
好比抗战时期,蒋介石总统率领中央政府,
从首都南京后撤到四川重庆。
这是为了更大的人民利益,
避免中央政府被敌人摧毁,导致国家灭亡,
所以高层级是撤退,而非和人民一起留守。

5. 至于‘牧师’,这就好玩了。
要看牧师‘自己’和‘信徒’,对牧师这职分的定位是什么。

牧师假使是‘CEO’,那当然可以留下信徒撤离。
因为,大企业的高层,才是企业生存的重心。

牧师假使是‘牧羊人’,那当然不能留下信徒落跑。
牧羊人可以丢下小羊被狼群吃,自己先跑的吗?

所以,牧师是什么?
二千年来,基督教对牧师的定位,都是牧羊人,不是CEO。
可是近几十年来,不是这样的了。

1997时,香港大量牧师撇下信徒落跑。
等到后来香港安全了,又陆续回香港。

对此,我很保留。

#10 基督徒 于 2020/02/13 21:03

基督徒
如果羊群都还在一地又没有人牧养,牧师却先行离开了,假如这是上帝的旨意,除非为了要灭绝那地的百姓,否则就会再找来另一人,但这人还是遇见同样的情形。

所以其实要解释当初为何在这里是更难的,例如:这里的经济活动特强,奉献保证很多,或这里有大国的保护,例如东亚的经济发展同时有中、美两国在监控,所以更有保障。

有人解释说上一个阶段兴旺的教会要负责去下一个复兴的区域开拓,但是地球看来就是这些地方,绕了一大圈很多事情并没改变,何况之前的那些人也还活着,如果多数原来信仰就不坚定,其他地区的教会不也一样?

所以最后形成个别的大型宗派固守教义,但既然普世教会信仰纯正的都可以合而为一,似乎也没理由哪个地区必须要弃守。不说别的,现在向中国大陆人民传福音有更容易吗?好像也没有,但200年前英国就有人要去中国宣教不是吗?

自己的感动和意愿还是必须多方查验,因为对方要不要信,说实在的,你我留在一地,但当地人打死不信,这也是枉然劳力,而这个原则适用于上一个地方和下一个宣教工场。

有没有可能某地很多人被强迫要信却不愿意,所以造成不断的政治与教权的冲突?这些人会一直把当地的政治及法律问题扯进来没完没了,教会不如就保持距离,毕竟重生的信徒是一定会渴慕神的道,虽然偶有信心冷淡后退。

狮子吃了青菜不会变成小白兔,小白兔吃了斑马肉也不会变成狮子,但是人类吃了蝙蝠肉可能会变成病毒带原者,所以并非每一种生物都适合吃每一种生物。那么为何会“想吃”呢?

台湾人在海外想吃臭豆腐,这种心理也可以研究看看是什么原因。臭豆腐因为油炸过后表皮金黄酥脆,配合软嫩的白色里肉口感滑润,加上酱、醋、蒜、辣椒、泡菜等调味,使人吃了还想再吃。但是基督徒成圣的过程未必有这样丰富的口感,反而容易误认上帝的圣洁美善,从此更难分辨有毒不可食的动物。

中国文化有“饮食调理”这一项,并以此傲视世界其他民族,甚而称其为“蛮族”,如今栽了个跟斗,重点不是周遭环境当中可以寻得草药解毒,而是要分辨那不可食的为何不可食。基因改造食品如何?这是个大问题,基本上变质了的生物都很危险,包括蔬菜水果都必须保鲜,有无可能是因为上帝创造起初即赋予了各样生物一定程度的细胞单元之不可变异的复合性?好像我们会很好奇截取圣经的一句话去解释另一句话,而第一句解错了后面就都错了。

#11 Fisher Fisher 于 2020/02/15 07:05

Fisher
在创世记挪亚一家登陆以后,神的命令是”“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这一切
我都赐给你们,如同菜蔬一样。惟独肉带着血,那就是他的生命,你们不可吃。”(创世
记九章3-4节)在这里没有特别把不洁的动物区分出来。一直到利未记11章才有详细记载
,为的是要犹太人和外邦人分别出来,是不是有参杂卫生因素或许只有神知道,但是到了
使徒行传10章神让彼得看见天开了,有一物降下,好像一块大布,系着四角,缒在地上,
里面有地上各样四足的走兽和昆虫,并天上的飞鸟。 又有声音向他说:“彼得,起来,
宰了吃!”,在这里就没有区分洁不洁净的动物,是否卫生因素在当时已经不是考量了呢
?到了使徒行传15章耶路撒冷会议的结论是吩咐他们禁戒偶像的污秽和奸淫,并勒死的牲
畜和血,在这里也没有区分洁不洁净的动物,似乎是指一切的动物都可以吃,只要煮熟就
可以。

我想吃与不吃都与圣经的原则无悖,哥林多前书有提供四个思考方向:
荣神: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为荣耀 神而行。 (10:31)
益人: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无论何人、不要求自己
的益处、乃要求别人的益处。(10:23-24)
益己: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那一件、我总不受他的辖制。(6:12)
传福音: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 (9:23)

#12 小小羊 小小羊 于 2020/02/15 11:50

小小羊
给Fisher:

1. “、、似乎是指一切的动物都可以吃,只要煮熟就可以。”
答:
照此逻辑,哪亚和使徒行传,
只有规定‘不吃带血的肉’,
并没规定‘必须熟食’,不是吗?
但是,我想你应该也会同意,即使圣经没规定,
可是我们也会发现,就算已经放血,肉已经不带血了,
但没经过良好处理,生食还是比熟食危险,不是吗?
也就是说,我们对于食物,不少时候,
已经使用上帝所赐的普遍恩惠、普遍启示所带来的各种科学研究,
来维护我们身体的健康了,不是吗?
既然连‘圣经没规定’的食物安全,我们都会留意小心了,
更何况是‘圣经有提到’的不宜吃的食物,我们岂不是更该小心?

2. 你有没有发现,为什么旧约圣经规定的某些不洁净的不能吃的动物,
新约时代之后,‘大家一样不吃’?
各种鹰类、猫头鹰、乌鸦、鹭鸶、鹈鹕、壁虎、、、。

好比乌鸦,日本一大堆,可是日本人现今依然不吃乌鸦耶!
好比鹭鸶,台湾乡间依然一大堆,可是台湾人依然不吃鹭鸶耶!
壁虎更是,大家都不吃。
基督徒也没有在吃这些东西。

你列出的四个原则很好,
但这恐怕不是单纯你说的那四种原则就足够处理或回答的问题。

事实上,假使蛋白质来源不足,
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很方便易得的来源。
可是,为何‘自古至今’,大家几乎一直都不吃?
当然各民族有不同理由,但这种‘不吃’,
不是刚好符合圣经不要吃的提醒吗?
某种程度而言,这不正是上帝普遍恩惠、普遍启示之下,
上帝对各民族的保护,使先人观察出的各种存活智慧?

我不是说现今依然要守旧约各种规条,请大家不需误解。
我相信新约时代凡物都可吃,没有‘得救与犯罪’问题。
但是,我依然相信,旧约很多‘洁净’的规条,
有某些参考价值在。
我们不需死守、不是非守不可,但确实有些可参考的方向。

因为,我相信,在旧约‘上帝作此规定’,
一定有超过我们人类的智慧在其中。
我们未必能理解、也未必正确知道上帝为何如此规定,
但是,我相信,上帝就是比我们有智慧。

因此,除非我们有更清楚的、更科学的理由可以克服(好比猪肉),
否则,有些‘洁净方面’的‘旧约规定’,还是很具参考价值的。

#13 基督徒 于 2020/02/15 23:29

基督徒
这问题我也想过了,照着全本圣经总原则来看,都可以吃指的应当是在所有原来就无毒且有益人类生存的食物当中,异教徒可以吃的基督徒只要不因此损及信心就可以吃,而那原来连异教徒也都不吃的且有损健康之食物,本来就很少人会吃,所以不在这论述的范围内。

#14 小小羊 小小羊 于 2020/02/16 23:10

小小羊
1. 在创世记挪亚一家登陆以后,、、、在这里没有特别把不洁的动物区分出来。一直到利未记11章才有详细记载
答:
这观念不太正确。
因为,挪亚登方舟前,上帝就已经讲出‘洁净的’、‘不洁净’的动物了。

‘耶和华对挪亚说:“你和你的全家都要进入方舟;、、
凡洁净的畜类,你要带七公七母;不洁净的畜类,你要带一公一母’
(创7:1-2)

没错,详细的洁净、不洁净的动物,是利未记、申命记才列出,
但不表示创世记时就没有洁净、不洁净的动物分类。

上帝告诉挪亚洁净、不洁净的动物,上方舟要带不同数量,
这表示哪亚也知道哪些是洁净、不洁净的动物,
否则他无法执行上帝这个命令。

也就是说,早在创世记当时,人们就已经知道哪些是洁净、不洁净的了。

与其说利未记、申命记是‘分出洁净、不洁净的动物种类’,
还不如说利未记、申命记是‘清楚禁止吃哪些不洁净的动物’。

我们来想一个问题:
利未记、申命记并未写出禁止吃土、禁止吃石头,不是吗?
因为,没有人会吃这种东西,所以,不需要特别写出来。
利未记、申命记会列出禁止吃的不洁净动物,
表示当时就是有人吃这种动物,而且可能还不少。
因此,上帝才会明令禁止。

事实上,一直到现今,某些上帝禁止的动物,还真的比较具危险性。
好比骆驼,就是中东呼吸症候群(MERS,类似SARS)的重要传染源;
好比兔子,野兔可以引发人类罹患兔热病(土伦病),会致死。
这些不洁净的动物除非特别小心处理或养殖来食用,
否则随便吃,危险性就是高很多,
它们就是比其他洁净的动物具高危险的致病性。

2. 基督徒弟兄在13楼的回应论点很好,是很具参考价值的思考方向,
我没有进一步的补充。

#15 基督徒 于 2020/02/17 20:32

基督徒
现在生物医学界聚焦于新型蝙蝠冠状病毒之感染及变异模式,一般相信人类接触野生动物是最初的传染途径。此类易变异RNA病毒之不稳定性造成传染期间增长及多次感染的效应,在大规模散布之后不确定性增加,很难一次性地根绝而或将演变为每年冬季卷土重来的流感病毒。

近年野生动物已成病毒传播之最高危险群,为何蝙蝠是冠状病毒的带原者?有科学家研究认为蝙蝠体内具有旺盛的抗病毒防御机制,除了确保自体器官之修复生成,同时增强病毒本体向外传播之功能。

进化论者认为现存的蝙蝠品种适应力特优,照此理论未来的人类世界应是由蝙蝠负责统治管理,抵抗力弱的就该死,但显然我们不能认同这种理论。病毒本身有特定的存活环境条件,不是上帝创造了单一的物种要搞死女人和男人的后裔,包括整个自然界在内仍有上帝创造原初美好的旨意,进化或演化的观点有其适用范围及限制,并不适合成为全知全能的最高指导原则。

疫苗注射仍是预防此类病毒之最快速有效的方法,但在还未知此新冠状病毒的全貌之前尚难大量制作生产,人类世界亦需适应一段在黑暗微光中摸索的时日。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人类对病毒感染人体造成之细胞组织破坏病症已有相当的知识经验,并非完全从零开始,一般民众也无需恐慌。目前新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死亡案例并不能得出大规模传染必造成大规模死亡的结论,预期在现代科技医疗条件下整体疫情是可受到控制的。

以上针对近日的流行病毒传播提供本人综合性的说明,资料来源为可靠的网络新闻报导、台湾、中国大陆及美国科学期刊与官方发布之消息,以及微生物免疫学教科书。

你认为黑暗时代是基督教造成的吗?或者是基督教带领人类出黑暗入光明?现在答案也很清楚了。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