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8:32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 »
2010年05月14日书籍评论

7,029 views

简评三部加尔文‘基督教要义’的版本

现今中文的基督教要义一书,大致有三个版本,依出版时间先后列出如下:

1. 基督教文艺出版社(上、中、下三册)

2. 加尔文出版社(上、下二册)

3. 校园出版社(上、下二册)

以下简单介绍这三个版本。

一、 基督教要义 (基督教文艺出版社)(上、中、下三册)

这个版本,是现今市面上最早的版本。

基督教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相当多的教会历史重要人物书籍。

特别是关于古教父、历代教会信条、马丁路得、加尔文的重要书籍。

基督教要义一书,就是他们出版的其中一部。

翻译上,这个版本比较质朴。

当然,一些翻译文字上的错误在所难免,但大致上已经算是不错了。

比较伤脑筋的是这个版本属于节译本,某些章节会略过不译。

当然,大致来说,这些被节译的部分,并不会对我们建立正确观念有太大影响,因为,单单读他们已经译出来的部分,我们就已经可以收获极大。

但是,这些被节译的部分,虽然很多是抨击当时代教会各种错谬,但那些错谬的性质与观念,和现今教会灵恩运动的错谬,竟然大同小异。

因此,少了这些部分,真的难免让人有遗珠之憾。

毕竟,鉴古知今,看加尔文针对当时教会错谬所提出的批判与指正,对我们今天,有很大的帮助,使我们知道错在那里、正确何在。

然而,虽然有些章节被节译,可是,这个版本,依然是我最主要的阅读版本。

为什么?

因为,翻译质朴!

我一直很看重一件事:

宁可文字质朴,但让人家能理解最重要的观念;

不要文字华丽,但让人家很难理解其中的观念。

对我而言,阅读基督教书籍,不是在做文学欣赏,而是要读懂作者他们要传递的上帝真理。

过于华丽与艰涩的文字,对于理解的过程,是一种拦阻,而不是助益。

事实上,这也是我自己写作的原则。

要写出华丽的词藻与文字,一大堆人都有能力做到。

问题是,有本事把艰深的教义与观念,讲得尽量让大家都能读懂、都能理解,那才是困难。

要讲一些高深的医学术语与观念,对医师而言,何难之有?

要讲一些高深的物理学知识,对物理学家而言,何难之有?

问题是,你要将这些高深的东西,讲得让一般程度的人听得懂,这可难囉!

事实上,这才是我们所需要的,不是吗?

假使我们只是要炫耀自己的知识,那么,尽可用艰涩的内容、华丽的词汇,来使人目眩神迷。

但是,假使我们是真正爱弟兄姊妹,愿意弟兄姊妹同享神恩,那么,我们又怎能不努力尽量让大家能读懂呢?

当然,我不是说我们一定可以简单化到没读过书的人、国小没毕业的人都读得懂,我绝不是这种意思。

但是我们真的要尽量努力,让一般受过中等教育以上的人,有能力可以读懂。

起码,在基督教文艺出版社这个版本上,比较可以达成这种功能。

当然,这里面的内容,对许多人来说,依然具有相当的艰深程度,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毕竟,要将基督教里面各种复杂与重要的教义,整个放到一部书里来,本来就不是件易事。

我举个例子,单单‘为何许多人终其一生没听过福音?’,还有‘为何许多人听到福音却不会信?’这两个大问题,加尔文在书里面,简单一句话就带过去了,然后开始讲述各种教义了。

但是,我们园地里,单单这两句话,就写出多少文章、做出多少教导、尽量让大家能理解这两个问题的重要教义与观念?

因此,假使没办法阅读基督教要义,也没关系,不用担心。

因为,我们这里的文章,其实都是在阐述基督教要义里的各种观念而已,没有什么新发明与新创见。

其实,不仅是我,所有归正神学的牧师与神学家,也都不断在阐述基督教要义一书里的东西而已。

唐崇荣牧师的讲道、康来昌牧师的讲道、巴刻的书籍、清教徒的书籍、乃至于我们阅读许许多多属神仆人的文章与讲道,都是这样的。

而当我们更往前追溯时,会更欣然发现,其实,整个教会历史,不过就是重复在传讲同样的东西,传承相同的教义,只是加尔文比较系统写成一本书而已。

二、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加尔文出版社)(上、下二册)

 

这个版本,是比较新的版本,翻译的正确度高很多,文字非常优美。

更重要的是,这个版本是全译本,每个章节全部都有翻译到,这真的非常重要。

另一个很重要的特色,是书里提供非常多的注释,这对我们阅读与理解,有非常大的帮助。

不过,我自己是将这个版本做为辅助用途使用,阅读依然以基督教文艺那个版本为主。

假使读者想购买的话,全部都能购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但是,假使只能挑其中一部,那么,我建议大家自己去书房里,比较两种版本的不同,看自己的喜好来决定。

假使只能选择一种,又无法做出选择的话,那么还是选这个新的版本为佳。

只是,阅读时,要多读几次便是,否则有时会比较不容易抓住其中的观念,毕竟文字真的比较优美,对阅读会有影响。

但是,话又说回来,基督教要义这种书,本来就不是小说或闲书,随手翻翻就可以的。

这种书本来就必需花下大量心力与时间,用心去理解、认真去思考的。

所以,本来就必需读很多次,不管那个版本都一样。

 

(转贴者注:中国大陆地区的三联书店版也是这个版本)

 

 

三、 基督教要义轻松读(漫画版)(校园出版社)(上、下二册)

这个版本,是三种版本中最新的。

而最大的创举,就是用漫画的方式,将这部巨著呈现出来。

单单这一点,我就不能不称赞漫画版作者的用心与伟大。

真的很辛苦!

毕竟,基督教要义这种书,不是那种小说,而是说理性的。

这种论述性的作品,要用漫画来呈现,真的很困难。

对于没有接触过基督教要义一书的弟兄姊妹而言,这本书是非常好的入门书,可以带大家一窥基督教要义一书的堂奥。

当然,因为是漫画版,所以很多东西,不可能详细讲到,只能提供一些大致的概念而已。

也正因此,书名就讲了:‘轻松读’!

既然是轻松读,很多原著的论述,就不可能详细提到。

但是,不管是辛苦读也好、轻松读也罢,读了,总是有好处。

然而,对这个漫画版,我也必需非常慎重提出批判。

请注意,前两个文字版,顶多只是翻译问题、文字优美问题、节译与否的问题,内容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漫画版的某些内容,却是大有问题,而且严重得很!

这些问题的产生并不是因为原作者加尔文的问题,而是漫画版作者自己的问题:

他擅自将个人的观念,套进书里去,很容易让读者以为加尔文就是这样讲的。

偏偏,他自己的观念,有些,就是加尔文严厉抨击的。

漫画版的错误,主要不是在上册,而是出现在下册,特别是关于圣灵的部分。

作者已经受到灵恩运动影响,擅自将自己对灵恩运动的喜好,放到这种介绍加尔文的书里来了。

下册第三卷P12-15

这里是第三卷的纲要,结果,漫画版作者自己说初代教会是争论基督论的时代、教父时期是争论三位一体论的时代、宗教改革是争论救恩论的时代、现今是争论圣灵论的时代。

事实上,基督教要义一书,当时还没有现今的灵恩运动,灵恩运动是二十世纪才开始产生,加尔文是十六世纪,二者差了快四五百年。

既然书名是基督教要义,就要忠于原著,不要将自己的想法与观念放进来,让人家误以为是加尔文说的,或者是加尔文主张的观念。

下册第三卷P14漫画版作者批评“二十世纪初流行着一种想法,就是圣灵的工作只侷限在使徒时代”。

漫画版作者的前后文,让我们看见他认为1970年以后关于圣灵恩赐的书、关于圣灵恩赐的追求,是一种良好的、正确的(虽然有偏差)的现象。

其实,他所讲的那个时代,就是灵恩第三波开始大量泛滥的时代。

加尔文自己,在基督教要义一书里,所呈现出来的观念,刚好与漫画版作者讲的颠倒:

加尔文是主张‘恩赐终止论’的。

恩赐终止论有好几种:

有些,主张现今没有任何神蹟奇事了,新派神学很容易抱持这种路线。

有些,主张现今依然有神蹟奇事,但不再有主耶稣和使徒时期那种规模与强度的神蹟奇事了。许多传统教会,就是这种主张的。

加尔文自己的主张,就是这种传统教会的主张:

依然有神蹟奇事,但使徒时期那种圣灵的模式,已经终止。

别的不说,今天还有没有使徒?

很多灵恩派都说还有使徒,但加尔文自己是否定的,他认为没有使徒了。

既然身为介绍基督教要义的人,怎能不忠于原作者?

当然,翻译者可以加上自己的意见,但不要让人家误解,以为那是加尔文的意见。

下册第三卷P229漫画版作者说“在私祷中需要方言的时候,是指心中因缺乏感动的力量,而无法正常祷告时”、“或是因为感动非常强烈,而自然而然地用方言祷告时”。

这非常严重!

因为,加尔文根本就没讲过这些话!

而且,加尔文原著的讲法,刚好和漫画版作者讲的颠倒!

加尔文强烈主张:

不管公开与私下,祷告时,全部都必需有‘悟性’才可以。

而我们大家都知道,偏偏,‘悟性祷告’正是‘方言祷告’者在用方言祷告时所拒绝的。

也就是说,加尔文反对方言祷告,即使是私下使用,他也不认同,他主张要用悟性来祷告,不管是公开或私下都一样。

就算用最宽容的说法来讲的话,起码加尔文对方言祷告几乎没有什么称赞、他对方言祷告的价值看得很低。

在此,我不多讲述关于方言祷告的问题,以免横生枝节。

毕竟,那是大议题,无法三言两语讲清楚。

但问题很简单,我要讲的是:

翻译者不能擅自将自己的意思套成原作者的意思,

翻译者不能扭曲原作者的意思,

翻译者不能将原作者没讲的话说成是原作者讲的,

翻译者更不能将原作者的意思做彻底相反的讲述。

这真的有够糟糕!简直连当翻译者的资格都没有,触犯翻译的大忌!

加尔文说‘不可’,翻译者怎么可以变成说‘可’?

加尔文说‘往东’,翻译者怎么可以翻译成‘往西’?

我们当然可以认为加尔文对方言祷告贬得太低了,因为假使真的出于自发性的方言私祷,确实也是圣经里所接受的祷告型态,即使价值不高。

但问题是,翻译者必需忠于原作者意思,假使不同意原作者,就必需说这是翻译者自己意见,不能擅自套用变成原作者意见,否则就是说谎!

事实上,由于漫画版作者是韩国人,我强烈怀疑他已经受到韩国大量灵恩运动潮流的污染,产生错误观念而不自知了。

否则的话,不应该会犯出这种翻译上的大错来才对。

下册第四卷P28,中文翻译‘狐尾草’,应该是圣经里的‘稗子’。

这是小问题,没有大关系。

不过,假使能用圣经词汇,会比较好一些,毕竟加尔文这里讲的就是在讲教会里的麦子与稗子。

其实,不管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还是加尔文出版社的版本,都很正确使用‘稗子’这样的翻译,漫画版实在不应该发生这种状况。

这是漫画版韩国作者的问题,还是中文版翻译者的问题,我们不得而知。

下册第四卷P49,漫画版作者说“不过主在那之后,也曾兴起过使徒一次,马丁路得就是例子,为了从敌基督的阵营中恢复教会”。

加尔文原著并没有具体说出马丁路得的姓名,这是漫画版作者自己加上去的。

确实,加尔文出版社版本的注释里,有提到加尔文讲的主要是指马丁路得,但因为这是属于推论,并非作者原使用法,所以,放在注释,或是加以解释一下,会比较好。

当然,漫画版作者直接讲出马丁路得的名字,也不是什么大错,只是涉及翻译的领域,还是尽量忠于原作者比较合适。

另外,漫画版作者似乎有一种恩赐持续论的倾向(?),这有时很容易导致误解,使人以为加尔文认为‘使徒依然存在’。

但加尔文的立场是很清楚的,他是站在‘恩赐终止论’的立场上来解释的:

1. 使徒的‘职分’已经结束,不再有使徒。

2. 使徒的‘功能’依然存在,但我们还是将使徒的称呼留给当初主耶稣拣选的那些人。

3. 上帝依然会在特殊的时代,呼召一些人,将教会从偏差中带回真理。但他们的职分绝对不等于使徒时代的使徒。

由于漫画版作者或许是为了篇幅,或许是因为他似乎有些灵恩的立场,结果略过很多加尔文的论点,

这样一来,读者读到这一段关于使徒是否存在的内容时,很容易以为加尔文认为使徒依然继续存在。

下册卷四P156“盟约”、“盟约主义者强词夺理,说破坏盟约是绝对不可以的,但是、、、”

这个翻译,非常严重,很容易使人误解。

‘盟约’这词汇,一般是用来指‘盟约神学’、‘盟约主义’之类。

盟约神学、盟约主义是加尔文主义、清教徒很重要的神学,是用来探讨神与人之间神圣的立约的。

这种‘盟约’的词汇,是良善的,不是用在邪恶的、错误的那种‘约’的情形。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漫画版会用‘盟约’这词汇,来讲述很多错误的誓愿的状况。

事实上,另外两个版本,在这一章里(这一章是在讲誓愿、誓约的议题),并不会使用‘盟约’这种词汇,但漫画版却很奇怪用这种词汇,我不知这是漫画版作者本身问题,还是中文翻译者本身问题。

简单说,‘盟约神学’、‘盟约主义者’是正确的,‘错误的誓愿’是错误的。

虽然有这些问题,但是,话又说回来,能将博大精深的基督教要义一书,简化成漫画版,而且多数都是正确传达出加尔文所要表达的含意,这真的很了不起。

至于错误之处,瑕不掩瑜,大家读到时,小心一点便是。

这三个版本,假使都能拥有,并且读过,那是最好不过了。

假使无法全部拥有或读过,要如何选择,各种版本的优缺点,我大致也分享心得了。

愿上帝帮助大家。

小小羊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