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8:32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 »

考试:受洗者没通过巴克礼牧师这一关(答案)

巴克礼牧师对受洗者问道理时,
受洗者的回答没通过巴克礼牧师这一关。
因为,巴克礼牧师认为这些人观念错误。
错在哪里?
以下是巴克礼牧师的回答。

巴克礼牧师的答案一、
“(这些人)还不太明白恩典的道理,
以为人必须先改变,才能得到赦免,
不懂得信靠救主得到赦罪,然后才得到改变。”
(教会公报3515期 p23 ‘澎湖的消息’)(西元1888年)


巴克礼牧师的答案二、
“当行善

这个题目简单,不论是任何宗教或道德学者,都是在教导人当行善。
我们基督教为什么还必须主张行善的事?
因为这里面有很大的差别。

道德的教训,或是基督教以外的宗教,
是教导人应该要先行善,才会得救。
但是基督教不是这样。
若是必须先行善,才会得救,不用信基督教。
入教的条件,不是屈就于行善,
是在悔改认罪、信基督,
这才是最要紧的。
要注意,是要反悔(注)、认罪,不是反悔、改变,
因为若没信基督使罪得赦,怎么会改变?
人一般情况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才会亏欠基督的恩惠。
所以,要得救,第一要紧的,不是行善,是悔罪、信基督就足够了。

但是,若已经悔罪、信基督来入教,得救的第二个要件,就是行善。
怎么能够行善?因为基督已经救赎基督徒了,所以基督徒才有能力行善。
比如说,有人患病,我们岂会叫他先医好自己,再去找医生呢?
岂不是医生先医好他,他才会好,才会强壮、健康。
相同的道理,人必须先得到基督救赎,才有能力行善。
因此,我们不用失望说我们无法行善。
只要反悔信基督的人,都会有能力行善。
因为我们不是在律法底下,而是在恩典之下(罗马书6:14)。
总的来说,基督教是恩典的宗教,要得救很快,
只要悔罪、信基督,使罪得赦,
心就平安,能行善,就进入天堂。
因为上帝将独生子赏赐世人,让信祂的人不致灭亡,而得着永生(约翰福音3:16,参看罗马书3:21~25)。”
(教会公报3516期 p23 ‘当行善’)(西元1932年)

注:台语的‘反悔’,不是‘后悔’,而是‘悔改’的意思。

小小羊补充说明:
巴克礼牧师讲的话,距今已经约100多年。
可是,他的观念比现今很多基督徒都还清楚。
当今的基督徒,就算是福音派的,连这种基本观念也常常不清楚。

巴克礼牧师讲的,简单说,就是四个字——‘因信称义’。
答案就是这么简单。

再多讲一些,就是—–我们是‘因信称义’,不是‘因好行为称义’。

更详细一点讲,就是—-‘先得救,才能行善’,不是‘先行善,才能得救’。

而得救的方法,是‘认罪悔改信耶稣’,不是‘好行为’。

那些受洗者讲的观念,为什么没通过巴克礼牧师这一关?
原因就是他们讲的是‘好行为称义’,不是‘因信称义’。
这些受洗者以为,他们能‘罪得赦免’,是因为他们有‘好行为’。
可是,正确观念是,
罪能得赦免,单单只有‘认罪悔改信耶稣’这一项就够了,
不需加上好行为。

这不是说,基督徒不用有好行为,
可是,先后顺序非常重要,一旦颠倒,整个就大错。

太多人都以为,我们要先有好行为,才能得救;
可是正确观念是,先得救,才能有好行为。

‘先’好行为,‘后’得救———(X)
‘先’得救,‘后’好行为———(O)

换另一种方式讲,就是:
先‘成圣’,后‘称义’——-(X)
先‘称义’,后‘成圣’——-(O)

基督徒必须先‘称义’(得救),之后才能‘成圣’(好行为)。
因为,还没得救的人,是没有能力行善的。
必须得救之后,才能获得能力,开始能行善。

正统信仰,不因时代久远,就会有所改变。
这两千年来,正统信仰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所以,
保罗讲的、奥古斯丁讲的、马丁路德讲的、加尔文讲的、巴克礼牧师讲的,
和我们现在所信的,都是一样的。

这是很美妙的事,不是吗?
我们和历世历代圣徒,在真理上,完全能圣徒相通。

正统的信仰,虽然非常古老,但却也永远常新。
愿上帝帮助我们,能紧紧地持守这历世历代传承的古老信仰,
并且继续传讲纯正福音。

另外,要稍微提一下受洗的‘观察期’问题。
有些教会,没有观察期——传福音后,很快就帮人施洗;
有些教会,有观察期——要观察一段时间后,才帮人施洗。

观察期的时间,长短不一定。
可能几个月,也可能一、两年。

有观察期,并不是坏事。
可是,观念一定要正确。
假使观察期是观察‘有无好行为,来获得得救’,之后才能洗礼,
这样是错误的。
假使观察期是观察‘真心信主后,有无结出果子(成圣)’,之后来洗礼,
这样是可以的。


以下文章网址阅读时,请调整至该页数,
点选‘Full screen’(全萤幕),
然后点选‘+’来放大阅读。

教会公报3515期 p23 澎湖的消息
教会公报3516期 p23 当行善

小小羊


#1 基督徒 于 2019/09/11 22:21

基督徒
一个基督徒为了得到天父上帝的奖赏,他放弃了什么?他实际上损失了什么?这个问题似乎将上帝和世俗一刀切开,很少有人从未后悔自己过去的行为选择,如果上帝国度和这世界分属于两个彼此独立无涉的封闭时空,去到那里便意味着离开这里。

我们那里现在怎样了?这很好笑,我们那里今天没有下雨,妳们那里呢?奥古斯丁终于产生对上帝的好奇:祂在那里怎样算是听见了我在这里的祈祷?当我意识到我在这里,又意识到祂在那里,但是这两者之间似乎永远存在互斥的力量,当我愈渴望搆到那里,就愈被这里的力量拉回到现实。

保罗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也是我个人相当幸运地在初次接触基督教会那时就得到的真理教导。是的,这的确是真理,罪人与神隔绝,在圣洁的神和罪人之间必须有一中保,也唯独耶稣基督是神与人之间的大祭司,永远满足了神的心意。

我们可以眼看着某个在世上合法的宗派办得有声有色不亦乐乎,却丧失了这在神与人之间为了罪人的灵魂向神代求的尊贵的职分,一个基督徒若失去了这身分,再也没有别的可以称得上是荣耀了。

那么,我们如何能不失去这身分?或者应该说神如何能确保我们不失去这救恩?唯一可能的方法是神自己工作在人的身上,是不是呢?我们怎么知道?妳的儿子要知道这件事,除了圣经上启示的真理,也别无他途。

已经结婚生了孩子又有成功的事业,却错失了这宝贵的信息,全世界的财富加起来也不能弥补。所以对每一个基督徒而言,可以说传福音也是不可逃避的责任,虽然对方信或不信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

欧洲中世纪不是只有迷信、暴力和贪婪的十字军,请问这个时代的科学有没有迷信的成份?这个时代的政治和商业有没有暴力和贪婪?当妳自许为守护时代的前锋,或许妳更该事先看清楚这个时代的真相。

贝多芬身处的时代人类和自然界的距离不算太远,才没有几年前自然环境仍是人类最可怕的敌人,如今住在乡野开垦荒地的农民和出海对抗风浪的渔民才比较接近人类原始的生活圈,妳我最常听见的呼喊却是“手机没电了”。我们更能接受神与人合作完成救恩,而更难接受神恩独作的学说。

绝望的人不是自己愿意,日出时分上帝在哪里?当我在黑夜的梦境中寻找爱人的踪影,上帝不在那里。这梦境太短暂,遗忘的路却何其漫长。但是上帝仍在那里,祂在等妳,祂在等我,这是极其不可思议的。或许祂也从来不等人,祂在永恒之中穿越亘古直到永远。

啊!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啊,请听我的祷告,让我在仇恨的战争中传布你的圣爱,在绝望的人群之中显出你的应许、我的盼望,当黑暗苦楚临到这世界,坚固我的信心。因为你,唯有你,是我们世世代代永永远远的保障,此乃奉靠我们的主基督耶稣之名,阿们!

#2 基督徒 于 2019/09/13 22:46

基督徒
加尔文著《基督教要义》在十八世纪仍持续出版通行,显见新教归正信仰始终坚持的五个唯独(Five Solas)之精神不仅是攸关路德或加尔文一人的主张,而是在上帝的心意之中风起云涌的改教运动所共同服膺的真理信仰。但毋须否认的是加尔文特别留下了这部钜作明显不同于罗马天主教的论述传统,我们很难判断当时加尔文要进行圣经论述有多么困难,但同时也不要忘记当时的学者专家是不需要上电视和政客辩论的,这样当然节省了不少时间。

我们都不希望自己被人鄙视不是吗?那么当我们很想要从圣经当中撷取一句话作为控告基督教涉嫌推翻所谓“人民政府”的罪证,又怎能罔顾全本圣经的证据?“人民”不是只有妳在讲的,“政府”也不是只有妳的国家才有,知识份子会骄傲不也是因为头脑里有点东西才骄傲吗?妳的民族群体有了力量可以对外宣示立场,妳们也开始感到骄傲了不是吗?毕竟上帝也没有意思要人类完全一无所有的度日,我记得台湾知名基督新教牧师康来昌先生讲道时常重申上帝创造的一切是好的,上帝是以良善的心意对待人,但是人们有了好的东西却不荣耀上帝,于是魔鬼的世界就愈发兴旺了,这也是符合改教运动的精神。

国际上的政治关系讲究平等互惠,不同高低位阶的公职身份尽可能不要互相对话或对骂,但是基督教传福音的人需要俯就那卑微者,如此我们才有机会得知这大好的消息,否则还是在烦恼去会见某位官员要穿什么衣服、要说什么话、要去哪里吃饭、要坐在哪个位子。

唉!中国有句话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这表示中国人也相信当上天要留人活路,人不该自寻死路。当上帝有理由说话给我们听又垂听我们的祷告,我们也不应该忽视这些道理究竟是怎么来的。

我在中国大陆遇见社会基层的劳工,她们对这世界仍然充满好奇,人民群众既然有如此兴旺的生命力,如果不能用来荣耀上帝,那就真的是太可惜了。说这些“揪甘心”的肺腑之言,不是要卖珍珠奶茶,而是但愿当永生上帝的真光普照神州众生,不要有一人沉沦,凡是蒙神所眷顾者不致错失良机。我不认为我们永远都有把握可以说还有下一次,事实上很多基督徒都发现了原来自己是在濒临死亡的边缘被救活。

#3 基督徒 于 2019/09/21 21:30

基督徒
大英帝国的历史和基督教有何关系?

大众传播媒体最后难免遇见有理说不清的障碍,而趋向于两种结论,要么私人资本的联合必定造成独占及剥削,要么任何绝对者的真理信仰必定造成封闭与排他,所以极权国家从传播的结果来看是差不多的,不如控制所有的媒体只能信奉一种理念教条。在这个时代基督教信仰也受到这些既定成见的制约,或有人认为读书的人会产生偏颇的想法,只有继续不断实践才能够检验真理,多读书不如不读书。

坟墓里有多少人是带着解不开的谜语躺进去的?当代尖端科学的解谜动机多是出于人类战胜疾病、护卫国土、开发资源、延长寿命的需求,为的是促成人类基因突变、造成智识能力的跃进,然后或许可以寻找外太空有无近似于人类的生命。

在有限的时间内人类的思维跳脱不出这样的范围,多数人大概都是不甘愿地死去,看待基督教思想与信念的角度也差不多是这样。既然你是上帝创造的,为何你不想办法去外太空找上帝?各位想想,美国人的生活有比较刺激吗?其实并没有。美国人和英国人可以建筑漂亮舒适的大学研究环境,使人类维持以人工智能改善生存空间、促进人类整体幸福之信念,当然善用资源开发人类的智慧是好的,但是人工的环境建造皆有特定目的,你会很想要在你家客厅中央放置一块大石头吗?

家里有一棵挂满灯饰、铃铛、袜子、彩球的圣诞树,不如有一棵善恶知识树,这树底下并不会堆积圣诞礼物,却要看见的人记得这树上的果子是不可吃的。毒蜥蜴可以吃吗?当资本家地主都被消灭了、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可以遍尝各地的美食、分享各国各族的友谊,毒蜥蜴说你来搞我试试看,我一定让你知道这是谁的世界。

我们礼拜天去教会真的不是为了让这世界的明天会更好,这是首先必须克服的心理障碍,然后圣经的字字句句才进得去我们的心中。不要说别的,被钉十字架的耶稣基督是真理吗?我想你今天心里一定相当抗拒是不是呢?其实我也是。所以有没有时间或有没有钱,并不决定一个人上天堂或下地狱,有退休的大财主每天还是在找投资的标的物,对于花钱消费的服务也都不满意,显然每一天都往地狱更进一步。

我们的灵性又差不多要死翘翘了,如果巴克礼牧师还在我要问他为何知道台湾人需要福音?我想到的答案是因为无忧无虑的美丽岛屿人生突然遇见疾病与战争杀戮之类的苦难,那个痛苦是更加倍的。当穷人发现他们的痛苦并非皆来自于资产阶级控制机器生产工具、发现号称是人民政府的掌握了人工智能运算网络环境却更方便监视人民,这痛苦是再加倍的。

那么,英国人最应当珍惜的是有计算机头脑的同性恋者,或是见证上帝拯救台湾人灵魂的苏格兰长老教会?你认为哪一种历史观点是偏颇的?明天你又想纪念谁呢?!

电视节目真的太难看到无法忍受,不能怪我只想听自己说话。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