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8:32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 »
2019年10月25日社会,社会流行观念

513 views

我们能做什么?对长老会里支持同性恋的牧师与机构,我们就撤除奉献吧!

这篇文章,已经完成很多年了,但我一直没有发表。
我仍一直在观察长老会总会的态度。
在这一、二年,长老会终于有教会开始对那种支持同性恋的态度进行反扑。
南部的几个中会,明确表达反对同性恋。
由于声势不小,所以现今总会态度也比较保留,
长老会里不再动辄一大堆支持同性恋的言论出现。

由于这是几年前完成的文章,
有些状况,和现今已经有不太一样之处。
不过,观念是相通的。


我发现,越多人坚守信仰立场,愿意表达反对意见,
就越有可能改变长老会上层那种不断往同性恋靠拢的趋势。

身为平信徒,我们能做的不多。
但是,假使我们坚守立场,并且愿意付诸行动进行抵制,
我们就可能改变某些趋势。(就算不能完全扭转,起码可以延缓)

以下是文章内容:
~~~~~~~~~~~~~~~~~~~~~

基督徒未必要上街头游行,
基督徒也未必能改变法律与社会趋势,
但是,基督徒可以在教会中发挥自己能做的。

‘审判教外的人与我何干?教内的人岂不是你们审判的吗?’(林前5:12)

很多人以为长老会支持同性恋,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假使长老会真那么上下一心支持同性恋,
当初就会把同性恋的同光教会纳为长老会辖下的教会。
当初就是因为很多牧师信徒反对,
所以这教会才没有被列为长老会的教会的。
这表示长老会里,很多人是反对同性恋的。

目前,台湾长老会上层、神学院、很多牧师,
不少是支持同性恋的。
毕竟,新派神学是他们的主流。
而且,目前新派神学这些人,掌控长老会的主要发言权(包括论述、媒体、、、)

可是,长老会各教会、一般信徒,
多数是反对同性恋的。
毕竟,传统加尔文主义神学才是主流。

不过,即使是新派的牧师,
在教会里,通常也不敢提同性恋议题。

长老会本来就有两种路线的问题,但平常属于彼此保持尊重,
可是同性恋议题最近不断被激化。
假使总会继续处理不当,我认为长老会早晚会因此议题造成分裂,
如同外国许多教派一样。

目前,长老会上层确实很想走同性恋路线,
但反对者人数很多,使上层无法随心所欲。

其实,他们那些新派神学的,只是因为掌控发言权,
所以看起来好像声势很大而已。
真要民主?
那好!
有种就进行全长老会‘所有信徒公投’吧?
我目前敢保证:
反同性恋方绝对超过一半以上!

多数信徒不讲话,不表示这些信徒不存在。
美国川普当选总统,就已经显示这种‘沉默的选民’的可怕威力。

身在长老会,我们不一定能改变上层、神学院、个别牧师的同性恋议题立场,
但是,我们并非没有资格表达意见。

假使长老会上层硬要推动认同同性恋的立场的话,
那么,我们就发挥信徒能有的力量吧?

1. 撤除奉献
十一奉献,是上帝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献出去。
但是,十一奉献的标的,却是我们可以依据自己感动而选择的。
至于超过十一部份的奉献,那就更是依个人感动而定的。

我们奉献给教会、给教会机构、给神学院、给、、、,
可不是奉献给你们去支持同性恋的!
既然你们支持同性恋,你们口口声声为上帝发言,
那么,就自己去找支持你们同性恋论点的人要奉献吧?
真正上帝先知,上帝必定养活。
所以,你们若真是上帝先知,上帝必定养活你们;
可是,假使你们找不到养活你们的奉献,你们反倒要小心谨慎,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对我们这些反同性恋的信徒而言,
只要有教会牧师敢在教会中支持同性恋,
只要有教会机构支持同性恋,
只要神学院老师支持同性恋,
只要长老会上层派支持同性恋的人来,
那么,我们就抵制奉献吧?
更甚至,就请他们不用来教会里募款了!

我从来就不虔诚,也不属灵。
但起码我知道——
奉献是上帝的,是用来支持‘上帝的事工’,不是用来支持‘魔鬼的事工’的。
奉献到错误标的去,每多一块钱支持魔鬼事工壮大,
就减少一块钱振兴上帝事工的机会。
基督徒身为上帝管家,必须妥善选择金钱奉献标的,
当然不能奉献到错误事工去。

对我而言,
既然你们这些支持同性恋的牧师认为支持同性恋才是上帝事工,
那么,就让认同这叫上帝事工的信徒去支持你们吧?
让支持者去奉献即可。
我们不属灵,但我们可不笨,
没有道理明明我们反对同性恋,却还要我们奉献金钱给你们去支持同性恋。

同时,也请你们展现你们的信心吧?
不要一方面骂反对同性恋的信徒,
一方面又认为这些信徒理所当然要对你们奉献。
真正为上帝发言的先知,上帝自会养活,不须迎合任何信徒的喜好。
真正上帝先知,宁可饿死,也不屈服于任何压力。
而且,上帝不会让他们饿死。
但请让我小声提醒一句:
万一信徒才是对的呢?
万一你们不是上帝先知,反而信徒意见才是上帝警告的声音呢?

2. 向教会长执会或小会抗议,甚至请长执会或小会抵制
长老会是强调民主的。
因此,‘教会内’,我们当然可以表达自己的声音。
假使有牧师在教会中发表支持同性恋言论,
我们就有权向长执会或小会提出抗议立场。
并且,假使上层派支持同性恋的机构或牧师来教会募款,
我们也可以请长执会或小会提出抗议立场,甚至拒绝该单位来。

我们不一定能改变长老会里同性恋支持者的立场,
但是,明明长老会还没有共识,却硬要推支持同性恋的东西的话,
这根本就违反民主,是我们强烈反对的!

过去,多数信徒对于同性恋议题,根本就不在意、不关心。
毕竟,过去长老会上层,也未必大张旗鼓。
但这次的同性婚议题,越来越多长老会牧师的言论,
已经使人误认为长老会支持同性恋了。
很多东西,本来就保持沉默,让大家各说各话即可。
长老会里,本来就常常这样。
但假使开始拉高声音,把明明没有共识的东西弄成好像共识,
刻意漠视沉默信徒的意见,
那么,这该是信徒开始反击的时候了。

再提醒一次:
不要以为掌握发言权,就表示多数人同意。
美国川普的例子,显示出沉默族群的反扑,威力是很惊人的。

2017年8月

小小羊


#1 基督徒 于 2019/10/27 00:15
基督徒
年轻人最大的弱点是看见有很酷的人事物就跟过去了,所谓的“酷儿”(Queer)风潮已经承认了他们的卖点就是搞酷。

在所谓的外商公司要做到领很多钱的地步,就必须要像马戏团的表演班底有个几招可以过场,相对地也更重视技巧而选择对自己有利的理论学说,影响所及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皆为这些技巧而服务。他们活动的范围张贴有特殊的标记,这表示在那个圈子以外的环境对他们而言充满了危机与挑战,“多元思维”作为逃避真理的场域而存在。

这些人是很可怜的。他们在濒临死亡的情况下挣扎着构筑在地上的乌托邦成为远避敌军的营垒,又不时地要探出头来看外面还有无敌军,所以每攻占一个要塞就引来群众的欢呼声,但究竟敌人在哪里?

他们害怕自己被时代淘汰,快速变迁的新科技浪潮成为他们必须要征服的对象,但这有点像一只老狗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圈,这是很旧的把戏。

他们逐渐成为自己过去所批判的对象,这很合理,因为他们不是超人,他们也是罪人。妳的公司拥有的人工智能电脑运算机器坏了可以换一台新的,妳的心脏停止跳动就算也可以换一颗新的,妳也知道妳这个人还是旧的不是吗?妳需要的好消息不是自己可以创造出一个新的上帝,而是妳这个旧人可以因为披戴救主基督耶稣而脱去罪孽,这才是人类可以拥有的荣耀的形象。

无论是哪一国人,无论是同性恋异性恋,最后的结局都一样,要么就是交付出罪恶的工价,都要去那里。要么就是妳的老板和妳的父母都不相信的,有人可以去不一样的地方。

我还是很想知道真的有人可以去吗?我想听见在那里的圣徒对我说话,这不一定是迷信,而是因为有一个圣洁的国度,永远不必惧怕死亡。

挪亚建造方舟那时比我们现在孤独千万倍,但是他对上帝的信心比我们更大过千万倍,有上帝同在的人心中的平安喜乐不是跟着群众上街头可以相比的。

#2 基督徒 于 2019/10/27 22:23

基督徒
站在镇暴警察部队面前的不是在劝架,而是非法集会。“多元性别”在上帝面前算是悔改、感恩、赞美或胡闹?

上帝本来不是只讲究“礼教”,对教会来说这事并不复杂,妳我并不会莫名其妙被加冕成为大主教上台讲一篇道而成为权威,教会本来就有历史渊源,就连全本新旧约圣经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天上的神赐下来给人的启示,这不是完全中立没有目的的,也不是随从机率打到谁的脑袋就算谁的。

以我个人在大学时代的经验为例,我并不认识也毫无兴趣研究基督教的使徒和先知的传统,我阅读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康德、黑格尔,甚至中国和印度的佛学思想,虽然也读不懂原典而是读他人的研究心得,我接受的自由主义哲学却也从来不包括基督教新派神学,并且据我的了解即便是当代哲学走到了尽头,也不表示必须要转向新派神学,我也怀疑有谁真正认真看待新派神学家的著作。

这不表示我全盘否定新派神学的功能,新派神学院的教学与研究提供了相当难得的工具从各个角度解析普世基督宗教的思想和信仰之各面向,因此新派神学院出来的各个能言善道,看见了一般信徒忽略的诸多思辨上的不周全之处。但另一方面从传道的角度来看,圣经的话每一句都带有能力,包括人们容易误解的或语焉不详的,乃至于在逻辑思惟上可能产生前后不一致的。

反过来并不成立,就是说并非逻辑错谬的才是真理,然而人们难以清晰表达的教义未必就不是真理。至少有一样即“三位一体”神的位格本性很难讲解清楚明白,如果只是强调效法拿撒勒人耶稣的行为典范及其人格特质,而在情感上产生对未知的神形象之崇敬,也失去了站在信而顺服三位一体神的立场传道讲经领人归主的特殊地位。

宗派的存续可以是历史的宝贵见证,例如改革宗有较之其他宗派更优良完整的教义论述,但无论如何我们仍非信从一个宗派传统,特别是当实际上掌握神学立场权威的人士走偏离了圣经,盲目信从宗派也是很危险的。对多数信徒而言听完牧师长老们的讲道内容还要再重新思想一遍只会给自己找来不必要的麻烦,不过如果是这样才对,不如都回到罗马天主教更省事不是吗?一般信徒要注意的问题其实也蛮多的,这是合理的,因为我们的行为必须让上帝的道光照指引,而不是以身体感官的欲望决定如何认知神的国和神的义。

这样做当然很累,却是相当值得的。

(本文对新派神学和天主教的评论仅个人之见,若有差误尚祈见谅,并感谢各界的爱护与支持。)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