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8:32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 »
2013年07月11日教会流行观念

3,208 views

天降伟人? (转贴)

模糊化世间宗哲与己的不同,和稀泥融入别教的宗哲教义,可能可收表面的一时之效。但其实,不要把人看得太笨,表面上别人接受了已被内涵稍改的福音而信之,人家很清楚他们本身的坚持只因你已为他的修改故而暂且接纳收为己用。就算那修改还未到异端程度,但已对原本内涵有所偏离的变形或复合体,埋下了将来会灭掉的根基。

人是全然败坏倾向异教,权力使人腐化,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化,没有约束的独裁政体,当权者信A教就可禁绝所有非A教包括基督教。回教的神权政教合一是典型的从古到今的事实之一。也拥光辉的神权政教合一的天主教,光辉的是当权者而不是福音。人不是笨蛋,处身于神权政教合一的悲惨市民不会真心相信回教、A教或天主教。

与回教及当年天主教异曲同工的灵恩派或成功神学的路线手法是很吸引基督教的,但信仰不是用极权势力而可得。真正的信仰者,宁死不屈不出卖信仰,回儒佛道等你打死他也不肯接受基督是唯一救主、基督徒的我你打死我也不肯接受问米(当然我会软弱被人打怕痛有可能被人强迫问米,有这一天求主宽赦我这重罪之人) 。信仰不是用也无须用极权势力去得,紧记。

http://xiaoqun5609.blog.163.com/blog/static/3253492820130219435938/

俞晓群

近读十七世纪法国传教士白晋《中国现任皇帝传》,看到他大肆吹捧康熙皇帝,眼前竟然跃出“天降伟人”四个大字;瞬间的崇拜之情,又让我惊醒,接着是一阵内疚。中国数千年文明,人们一直希望能有一个好皇帝,来拯救民族苦难。历经共和百年,许多仁人志士反封建、反迷信、反专制,没想到只要有一点点“个人崇拜”的信息,又会激活那个“中国好皇帝”的梦想,惭愧!

写《中国现任皇帝传》时,白晋在康熙皇帝身边刚刚工作过六年,为康熙讲授西方科学。那时康熙四十岁上下,登基已经三十几年了。白晋称赞他能诗善画,能征惯战,不近女色,生活简朴,骑马射箭,左右开弓,百发百中,仪表堂堂,身材匀称,五官周正,双目炯炯,明察秋毫,博闻强记,高雅不俗,倡导德行,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更兼康熙十六岁诛杀滥用职权的鳌拜,二十几岁平叛吴三桂之乱等。这不是“天降伟人”,还是什么?

一次出游,康熙看到一只奇怪的鸟。他问身旁的比利时人南怀仁神父:“在你们那里,这种鸟叫什么?”神父说出弗来芒语的名称。几年后他们又看到这种鸟,南怀仁神父因为在异国生活多年,已经忘记了那个词汇。没想到康熙却依然记得,并随口说了出来。

康熙精通汉文与满文,他把大批汉文名著整理出来,译成满文认真研读。所以他汉文化水平,甚至超过汉人。康熙的一位舅父战死,他请一位大学士撰写碑文,成文后博得负责审阅的大学士们赞誉。但康熙审阅时却发现,文中将他的舅父与一位两千多年前的大将比较,他认为这是不恰当的,因为那位大将有许多不足之处。结果这些大学士受到严厉处罚。白晋说,这反映出康熙的天赋博学。我却觉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康熙热爱科学,他不但自己学习,精通几何学原理,把一些定理阅读十二遍以上,而且与传教士一起用汉语编写算术和几何习题集,白晋称“应该是欧洲和中国同类书籍中内容最为新颖的”。康熙热爱哲学,他让传教士用满语编写哲学讲稿。神父们选取迪阿迈尔《古今哲学》为主要底本,完成了哲学讲稿。康熙热爱西医,他请传教士讲授解剖学,制作西药,他自己生病时,也曾经服用奎宁痊愈。他公开感谢传教士救过他的命,传教士说,这是上帝答谢他赐予国民信仰天主教自由的回报。

康熙还热爱天主教,意大利人利玛窦著作《天主实义》对他产生巨大影响,此书说明了天主教义与儒教的一致性,“天主教的根本格言是自然法则的完美化,从根本意义上来看,儒教也体现了自然法则。”由此打消了康熙对天主教的疑虑。康熙甚至断言:“这一外来宗教,有朝一日会成为在中国占统治地位的宗教。”白晋惊喜地说,通过天主教义的灌输,康熙从迷信中觉醒。有一次为死去的御弟选择安葬日,为此康熙杀了三个选错时辰的官吏。他私下却对传教士说,那些观测都不足为信,他这样做,只是出于政治需要而已。

总之在白晋笔下,康熙绝对是一位开明的“天降伟人”。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其实《中国现任皇帝传》是白晋回法国时,给路易十四写的一份奏折,目的是为他们在中国传教评功摆好,相信他们的工作价值,从而得到更多人力物力支持。比如他希望有更多欧洲科学家去中国,投康熙所好,边讲科学边传教,“要把天主教传入中国并使之发展,最好的办法就是宣传科学,这也是上帝的旨意。”

白晋的目的能达到么?当时的莱布尼兹在信件中,就这样问过。莱布尼兹说,即使康熙像白晋说得那么伟大,教会通过传播科学提高了声誉,他们也不会得到任何好处,比如康熙有许多妻子,天主教不会容忍多妻制。“而有一天中国人也许会运用这些知识对付信奉基督教的人。”

果然,当康熙去世后,当新的“天降伟人”上台后,故事又开始重新书写。

orange


而有一天中国人也许会运用这些知识对付信奉基督教的人。”
===================================
说这话的人观察入微,那些相信多神的人被轻视不是因为不信三一神,而是因为不信科学家的神。科学家的神如果是皇帝,那最终还是屈服在人的意志之下,好像每一个人脸上都戴着皇帝的面具。
在民主国家,“每一个人都是总统”也有这种意思,科学家们要效忠谁?但是难道不是先有创造之主而后才有自然界吗?
灵恩派的“教会合一为国祷告”有何权威?岂不是自取羞辱吗?所以为了合一祷告就要先增加人数,否则谁理你?那些为了某种目的而增加的人数,为了相同的目的也会离开。

Posted by 基督徒 at 2013年07月11日 23:01

康熙皇帝与基督教的关系,是很值得深思的例子。
(严格来说,应该说是天主教,因为当时是天主教宣教士,但因为我们主要是讨论传教与文化关系,所以我在此把天主教纳入大范围的基督教体系来看待)
基本上,中国历史上,很少有皇帝对基督教的接受程度,有康熙那么深的。
但是,他最后还是没信,而且禁教。
据传,康熙皇帝写过一些很出名的和基督教有关的诗:
1. ‘十架颂’,描述基督的受死
功成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裂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恸八垓警九品,七言一毕万灵啼。
2. ‘生命之宝’,见证型的诗
天上宝日月星辰,地上宝五谷金银,
国需宝正直忠臣,家需宝孝子贤孙。
黄金白玉非为宝,只有半命一世闲。
百岁三万六千日,若无生命最可怜。
来时糊涂去时亡,空度人间梦一场。
口中吃尽百和味,身上穿成朝服衣。
五湖四海为上客,如何落在地王家。
世间最大为生死,白玉黄金也枉然。
淡饭清粥充一饥,锦衣那著几千年。
天门久为初人闭,福路全凭神子通。
我愿接受神爱子,儿子名份得永生。
3. 与上帝有关的对联
无始无终,先作形声真主宰。
宜仁宜义,聿照拯济大权衡。
4. 与三位一体有关的诗
森森万象眼轮中,须职由来是化工。
体一何终而何始?位三非寂亦非空。
地堂久为初人闭,天路新凭圣子通。
除却异端无忌惮,真儒若个不钦崇?
乍看之下,康熙应该有信主。
问题是,后来由于天主教教皇对于祭祖、祭孔之类议题采取严格立场,主张禁止,
这和康熙立场不合,因为康熙认为这不是拜鬼神,而是慎终追远。
二者立场的重大差异,导致冲突,甚至后来康熙开始禁教,雍正继位后,更加严格执行与禁止。
清初顺治时期,天主教教皇的立场,是准许祭孔祭祖的。
但到了康熙后期,后来的教皇改变立场,禁止祭孔祭祖。
当然,很多人会认为,假使当时的天主教采取宽容立场,准许祭孔祭祖的话,
整个基督教的中国传教历史会许会改写。
但是,问题真的这么简单吗?
‘基督教’与各地‘传统文化’的包容或排斥,一直都是很复杂的问题。
假使要包容,分寸与立场为何?
假使要排斥,分寸与立场为何?
其实,很多议题,很难简单就做出定论。
我们当然要尽量与人为善、与众人和睦,
但是,范围与程度到哪里,就必须坚持?
其实,当时来布尼兹的质疑,是很重要的思考方向。
因为,很多人都忽略了‘真正信耶稣,有时就表示必须放弃一切,来跟随主’的重要性。
因为,就算你在祭祖、祭孔议题妥协了,
那么,多妻问题呢?缠足问题呢?女性被严重不尊重的问题呢?、、、
这些问题,中国当然会有一套理由与说词,而且保证一定听起来很合理。
问题是,不管任何文化、民族,绝对不可能与圣经完全相容,
毕竟,有罪的人间,不可能有无罪无误的文化与传统。
当文化传统不合圣经时,该怎么办?
假使一直要妥协,到后来,一定会变成被同化,结果基督教丧失核心信仰,只剩空壳子。
景教的悲剧,就是很清楚的范例。
当然,坚持的结果,未必就是一帆风顺,甚至可能悲剧更严重,到被彻底铲除的程度。
很多大逼迫,是真的会把所有信徒彻底灭掉的。
日本德川幕府时期的禁教,很多基督徒,不管老少,真的宁死不屈,而被残酷火烧、钉十字架惨死。
但是,并未使天主教存活下来,反而消失。
(当然,有些可能变成隐藏型态的信徒,但就是不再具有真正实质影响力与宗教传布了)
但是,人的本分,神的主权,
身为基督徒,我们不该就是努力尽本分,宁可被灭教,也不愿苟延残喘吗?
康来昌牧师有篇很激烈的文章,我们可以参考一下。
关于祭祖、丧葬的观念,我不完全同意康牧师激烈的观点。
但是,那种‘基督教与文化不相容时,我们就不该妥协’的立场,是我完全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
教会举行敬祖礼拜对不对? (康来昌)
http://word.fhl.net/cgi-bin/rogbook.cgi?user=word&proc=read&bid=6&msgno=42
有关敬祖礼拜,天主教和圣公会,还有客家教会的作法被绝大多数神学家、教会、神学院所肯定、提倡,且越来越肯定、提倡。但这是离经叛道,得罪神,败坏教会的作法,应当拒绝斥责。
基督教的信仰是要悔改归回真神,“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虚妄的心行事”(弗4:17);“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彼前1:18),但教会和基督徒总会被罪勾引,想“归回那懦弱无用的小学”(加3:9)。
但是,提倡本色神学的人,就是不想走十架道路,不想给罪人“压力”,希望人轻轻松松的信耶稣,不需有任何改变。因此,福音传入任何一异教国家,都有宣教士想“把门槛放低”,甚至不要门槛。
而自由派神学家,从一开始就发现中国人祭祖是信耶稣的拦阻,所以认为,只要允许祭祖,传福音就会方便得多。这种思维等于为了要让印度教徒信主,就允许他们继续殉葬的风俗,为了要吸毒的人信主,就允许他继续吸毒。
提倡敬祖的人说这是好事,但中国的忠孝节义,特别是孝道观念很不合圣经,(如“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我们应当改它,而不是被它改。更何况坐在那里想祖宗多好,一方面是强人所难,谁记得自己祖父母以上的人呢?另一方面是虚伪,我的子孙拚命想:“康爷爷多好”,我在天上会脸红的,哪里当得起?我们都是罪人,不配被记纪念;我们都是蒙恩的人,被神记念就好了。
这些家族的观念,都引发家族主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轻则制造婆媳纠纷,重责导致姓氏纠纷、省籍纠纷,要不得。
祭祖敬祖都使“民德归伪”,不会“民德归厚”,敬祖祭祖是人对神没信心,怕死产生的。
~~~~~~~~~~~~~~~~~

Posted by 小小羊 at 2013年07月12日 18:43

兄姊平安。
请问,“追思礼拜”跟“敬祖礼拜”是一样的吗?

Posted by Shirley at 2013年07月12日 19:38

“追思礼拜”跟“敬祖礼拜”是一样的吗?
答:
不一样。
追思礼拜,就是丧礼的的礼拜,这种没人会反对。
敬祖礼拜,是一种特殊仪式,把中国文化的‘祭祖’仪式加以修改而成。
各宗派的敬祖礼拜仪式内容未必相同,但基本上,是‘祭祖’的变形,这一点倒是没太大差异。
康牧师反对的,是这种敬祖礼拜,不是丧礼的追思礼拜。
现今流行的敬祖礼拜,常常会伴随‘追思三礼’:
倒水、献花、点烛。
用‘敬祖礼拜’去网络搜寻,可以搜寻到很多资料。
有些教会的仪式,我觉得还可以;
但更多,我觉得已经偏离圣经。
我要再次说明一下,康牧师对于丧葬的很多想法非常激烈,假使有弟兄姊妹进行比较,会发现我的观念和康牧师有很大差异。
对这些差异,在此不多说,大家自己可以用圣经检验便是。
我对于追思祖先,并未像康牧师那样强烈反对。
以我而言,假使祭祖、祭孔仪式改成鞠躬而非跪拜、拿香、献上祭物、、,我不太会反对。
基督徒与丧礼、拜偶像相关文章

Posted by 小小羊 at 2013年07月12日 20:07

给Shirley:
我试着就我知道的部分回答您,党若我有说错,请小小羊兄长或是其他兄姊严加驳斥。
基本上,“追思礼拜”是基督教中很美好的丧葬传统,没有迷信、没有喧哗、没有扰人的冗长仪式,是对死者的追思、怀念死者在世时的信仰典范、给予后辈子孙的榜样,并且更重要的“追思礼拜”也是给家属一个很重要的安慰和关怀,罗 12:15 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这是很美好的肢体间互相关怀的部分。
但是,“敬祖礼拜”却不是这样的观念欧。“敬祖礼拜”基本上的定义若我没有记错,和“认同性悔改”的基调很类似,就是我家的祖先和你家、他家的祖先,大家的祖先一起来办一场礼拜,在清明节时,别人在祭祖,我们基督教就来办一场“敬祖礼拜”,让大家觉得我们基督徒虽然不祭祖,但是还是很"尽孝道"的!问题是,你的祖先和我的祖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要"合办礼拜"呢?请问,我要不要过去跟你的祖先敬个礼,你也给我的祖先掬个恭?这是很奇怪的而且我个人相当不认同的做法和方式。因为,圣经或是以前的教会传统就我所知道并没有这样的做法,这是近来一些灵恩派的"创新"!
再者,更重要的是"礼拜"这个词!“追思礼拜”虽然我们是缅怀死者,但其实更重要的是基督徒在这里依然是在敬拜上帝。因为
传 3:2 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伯 1:21 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这些经文基本上都在说明上帝是一切得主宰,人的生命掌管在上帝手中,我们对上帝的安排有时虽然不明白,但我们愿意相信,神的旨意最美好,即便将生命被上帝收回,我们有不舍,但是我们相信这样的安排最好。因此,这样的基础下,我们还是在“敬拜上帝”。
可是,换成“敬祖礼拜”时,我们就不知道祖先有什么要敬的了,我的祖先说实在的我都不熟不清楚了,我如何"敬祖"?更别说,假若我的祖先假若有"烧杀抢劫等不光彩的",请问我如何"敬的下去"?这样要如何来到至圣上帝面前敬拜上帝,顺便"敬祖"呢?我实在无法将这两件事情连结再一起!
因此,我认为这两件事是完全不能等同视之,一个“追思礼拜”有其意义和重要性;另一个“敬祖礼拜”,我个人认为是不合宜的甚至严重点有偏差的问题存在。
以上是我个人的小小分享。

Posted by 不配 at 2013年07月12日 20:22

康牧师采较激烈的态度回应,是有其必要。对死者追思,对祖先敬礼,圣经没禁止,但也没必要。若做了,通常背后因素不单纯;外在环境家族的压力??与国旗相比,似的有些简化;今日妥协?其他事情呢?其实就是信心,内心平安与否,以及这样的举动对未信者,信心小的主内肢体产生的影响。以上个人领受

Posted by 谢主恩2 at 2013年07月12日 22:08

感谢小小羊兄和不配兄的回复。
因我的教会生活有段时间真空,对于许多词汇相当陌生。如先前提到的认同性悔改,以及这篇的敬祖礼拜。
以下的看法,并不是针对实际上的缅怀、追思,而是简单的观念思考。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乍看之下,把祭祖改成敬祖礼拜,并无牴触之处,但其实在实质概念上却是大大不同的,最重要的差异是灵魂观(“慎终追远”一词很中性,表面上无此纷争)。再者,礼拜是用礼仪仪式敬拜上帝,用这个观点来想,“追思礼拜”一词可以理解,但“敬祖礼拜”一词对我来说就很难理解了(我们怎么做到,一面敬(拜)祖先,又一面敬拜上帝?)。
这两日,从“认同性悔改”,一路看到“敬祖礼拜”,我发现这两种仪式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要消除个人内心的负担或罪恶感”,实在很有心理治疗的调调。

Posted by Shirley at 2013年07月12日 22:23

尼哥底母在主耶稣丧葬的事上不是照着犹太或罗马官府的意思,而是有出于神个别拣选而为的意义。当时在主耶稣身边的人很多都不明白主耶稣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福音还是被传开了。
有一些人在宣教的事工上总是在想着自己的地位,有一些人看似局外人祷告却被神听见,这显示神国的事情不在乎神学家的智慧,而在乎神的主权。印尼的权贵阶级发现唐崇荣牧师很有智慧,就计画要推举他出来做印尼的总统,唐崇荣说他已经是牧师了,不必降格成为总统。
如果我们所追求的竟是地上的砂土,那实在是枉费这一生。

Posted by 基督徒 at 2013年07月13日 10:53

对死者追思,对祖先敬礼,圣经没禁止,但也没必要。
最近园地内的文章,看起来似乎有诸多争议悬而未解,就拿仪式性的跪拜而言,至今全球仍有多少武术、技艺性的门派在拜师学艺时必须行跪拜大礼。
当然,可以引用小小羊这篇文章中:
基督徒可以对国父遗像敬礼吗?
什么是‘拜偶像’?其中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将之视为‘神’,并对之进行祈求与膜拜。
以此据理力争说,我并未将师尊、教父视为神来敬拜,
但还是一句老话:‘回到圣经。’
使徒行传
10:25 彼得一进去,哥尼流就迎接他,俯伏在他脚前拜他。
10:26 彼得却拉他,说:“你起来,我也是人。”
启示录
19:10 我就俯伏在他脚前要拜他。他说:“千万不可!我和你,并你那些为耶稣作见证的弟兄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
受到大中华文化的影响,我们自幼耳濡目染,
不论是对父母、夫妻、师父、长官,我们可以列举太多太多合情合理、且并未将跪拜行大礼之对向视为独一真神的情况了。
但是,我们真的相信,并且愿意遵行‘唯独圣经’吗?圣经既然都说了不能拜人,那我们就不要拜人。
‘唯独圣经、唯独恩典、唯独因信称义、唯独耶稣基督、唯独荣耀上帝。’
如果没有唯独圣经,这个争议永远不会有解答。
接下来回答第一句提问。
引用康牧师在文章中的一段:
有一次,我同上面谈到的那位老师母的女儿聊天,我礼貌的问:“妳常去母亲的坟上吗?”她答:“从来没去过。你是传道人还不知道,她不在那里吗?”这位不上坟的姊妹,是儿女中最孝顺的一位。母亲生时最受她照顾,在这个女儿家过世。她在教会最热心事奉,最乐意帮助人。这是真实的基督徒,她造福活人,没有把时间精力浪费在死人身上。
对。我们都知道,按著真理,当然可以说,追思死人没必要,
但同样的道理,我们也可以说,工业没必要、科技没必要、开车没必要、电脑没必要、用智慧型手机没必要……
照这样讲下去,是不是每个基督徒都要当阿米许人?
其实,完整的回答,都在下文里面了。
基督徒对丧礼是否可以随便?
‘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罗12:17)
‘我们留心行光明的事,不但在主面前,就在人面前也是这样’(林后8:21)
‘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恐怕被人毁谤,落在魔鬼的网罗里’(提前3:7)
‘你们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的日子归荣耀给神’(彼前2:12)
‘存著无亏的良心,叫你们在何事上被毁谤,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诬赖你们在基督里有好品行的人自觉羞愧’(彼前3:16)
基督徒并不是离群索居、形式怪异、凡事与人相反,才叫敬虔。
基督徒要做的是‘归正’,回归正道,用圣经做标准,来检验世间的一切事情:
善美的风俗习惯,我们继续保留并尊重,同时感谢上帝在普遍恩惠下,赐给我们民族有这些良好的风俗习惯;
违反圣经的风俗习惯,我们要站在圣经的真理上,废止不遵行,以分别为圣。
康牧师的文章指出,这世上的人将对死者的丧葬、追悼视为孝道中的一部分,甚至认为死人的灵魂有灵力的影响。我们很清楚,基督徒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
所以,如果真的有像康牧师文中提到的女传道这样的领受,
那很好,感谢主,就凭信心而行,不去追悼死者,
就像阿米许人一样,不开车、不用手机,只靠双脚走路、用鱼雁往来。
但是,那不代表对死者追思、埋葬往生者、或者使用手机、开汽车的人都是不需要、不应该或是错误。
基督徒可以跟世上任何人做一模一样的事,但内心以及动机是完完全全不同。

Posted by 496540666 at 2013年07月13日 15:01

如果不参加丧葬的跪拜礼被视为是坏行为,参加的就是好行为吗?这显然已经和引用经文的前提动机矛盾了,引用的经文在相对范围的意义就不宜被看作是绝对的道德准则。
基督徒也有很多种,如果一个基督徒在一个大家族有很高的威望可以决定很多重要的事情,不去参加丧葬礼就很奇怪,别人会以为这人以前做好事的动机不纯正,去参加就合乎不要被人毁谤的原则。
如果一个基督徒原来就被视为可有可无,好像那个在路边呼喊大卫的子孙的瞎了眼的乞丐,大概也没有人在乎他去不去参加,不去也不会被人毁谤,去找拿撒勒人耶稣反而在神的国度有他的位子。

Posted by 基督徒 at 2013年07月13日 16:51

上上个星期5我的祖母去世了,高龄91,她并未信主,我是全家族第一个基督徒,上星期4晚上半夜做头七,我的叔叔伯伯们用传统的道佛混合一事做头七,同时也念什么大金刚慈悲经之类的东西,我跟一些与我同辈的堂姊妹堂兄弟说明念经的问题,如只是一直南无,但是却不知其意.那不如买CD放给躺在冰柜里的祖母尸体听就好了,何必要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士跟着唸经,此外还要ㄅㄨㄚ 𫗦ㄟ看看祖母有没有来听念经,我也说明了祖母生前在世不是一个只会说 YES OR NO的老人家,怎么能用正反两面去回答呢,其实大家也都可以用正常的逻辑思维,反正思考,看看出问题,然而
其实现场根本没人想去思考这个问题,就是人云亦云,商业行为罢了,反正师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用CD师公是一定反对…因为没钱赚了….然而所有的仪式都有浓浓的认为人死了就有能力神秘的保守子孙,就如同拜关公,起不知关羽仅是政治目的下的一个武人而已,且霸占荆州不还,跟犯侵占罪的王八蛋没什么两样,但是…为了赚钱,人云亦云….很多老板跟警察还有黑道…还是继续拜它….
其实最大的问题是所有的人都给一个怕子摸住了…只有上帝亲自用圣灵揭开,我们才能认识神的真理….才能认识主的道….否则外帮人比基督徒聪明的一大堆
就是看不清,看得清的也不愿得罪人把事情说清楚…心里想着反正就是遗体处理掉的一个流程罢了……其实身为基督徒,当然每个人的信仰程度不一,但是死亡难道不适神最好的祝福吗?带我们离开有罪的人间阻却我们继续犯罪得罪神的最好途径吗?我深深为了见来见主面而期待….最近看了巴克礼牧师传,虽然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文中说到巴克礼牧师快死的时候,他跟身旁的人说他见到主来接他了
说他是又忠心又良善的仆人,叫他近来享受主人的快乐..我想巴牧师一身奉献就是为了这一刻…….真是美好的见证…叫我羡慕不已

Posted by 同行天路 at 2013年07月14日 22:15

您好,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我室友们一直知道我是基督徒,也知道我不吃拜过的食物,前几天A室友好心拿他买的西瓜给我吃,我印象中他好像有提及她有去庙里拜拜,我就问了一句,这个有拜过吗?他说有,我就当场把吃进去的西瓜吐出来,说:不好意思,我不吃拜过的食物,B室友就问,为什么?我就说:因为我不吃拜偶像的食物。B室友继续问:基督徒又没有说不能吃拜过的,你确定吗?C室友又问,我们也没说不吃基督徒的东西啊?
后来A室友生气了(买西瓜的那个),他气到我晚上跟他解释我的原因,我说我不吃有我的原因,但我不是不喜欢吃你买的西瓜,我很喜欢吃西瓜。他就回:如果你是要跟我解决心理面的疙瘩,那我现在不想跟你谈,因为我说的话会很难听。我就回:恩,好。
通常他都会在宿舍,今天回去他不在,说会晚点回来,坦白讲我觉得他好像不想面对我或见到我,他也把我送给他的教会邀请卡丢掉了。
坦白讲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因为我很早以前就表达我的立场,就是我不吃拜过的食物,但我其他室友明知道那食物有拜过,却不提醒我,A室友还把拜过的西瓜喂我吃,我知道圣经是说拜过的食物可吃可不吃,不吃无损,吃也无益,我懂,但我很早就表明我的立场了,在这当中我觉得自己不被尊重,为什么最后弄得好像是我的错?

Posted by cherry at 2013年07月15日 13:27

可吃可不吃的经文,经文的教义不仅是拜过偶像的食物可吃也不可吃,经文的教义是拜过偶像的食物可凭信心祷告食物有上帝的真理是洁净可吃,信心小的就不吃吧,所以成了可吃也不可吃。
若拜过偶像的食物不可吃,那凭信心依然不可吃。类似的有可不可入庙宇里参观、研究风水掌相、钻研法术、、、等,当然可以,否则怎去讲解?例如掌相灵验是什么一回事。信心大的是正确的。
混有肉的食物给不吃那肉的异教徒,会很严重,那个教义真的是不可吃。基督徒不知吃了拜过偶像的食物,不会有不义的境界,基督徒不凭食物的禁戒修行,不用担心。
经文也不是被成功神学或灵恩派污染的基督教的教训,例如驾车前喝酒、糖尿病空腹前不进食,胡说八道说凭信心喝酒、凭信心进食是不会影响身体而凌驾正常人类。
经文也不是说信心大的就不需要西医、或信心大的就应要需要巫术,更是基徒不接受巫术就是信心小或确。西医和巫术一样医不到末期cancer如肝等,二者性质并不对等,西医明懂人体科学比巫术医得到的病多了。洗牙刷牙和不洗牙刷牙都有机会有牙病脱牙,但牙病不是洗牙刷牙洗刷出来的,不洗牙刷牙比洗牙刷牙有牙病脱牙机会大得大。
orange

Posted by orange at 2013年07月15日 16:12

To cherry:
没关系。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
只是你已经接受并吃的当下,就不要问了,把它吃完就是了,这样会是比较好的应对。
我想室友请你吃西瓜,应是没想那么多,因为他还不是基督徒,所以不了解,可能只是纯粹出于一番分享的心意。
如果我不是基督徒,我在不经意的情况下请你吃我拜过的西瓜,却遭遇你这样的反应,我想我也会对基督徒很反感。
因为这真的很不礼貌。一般人都知道这是很不礼貌的,更何况是我们基督徒呢?
有时候我们的坚持,若不是像烧香拜拜这种绝对不能妥协的情形,那么我们宁可让步,也不要让自我的坚持去破坏难得的和睦。
有时候想想,我们的坚持真的是为主吗?是以爱主爱人为出发点吗?当我们仔细反省,就会发现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为守而守、为了自己,而缺乏真理的爱在当中。
我建议你诚恳与室友道歉,承认自己错了,也不要为自己的行为再多做无谓的解释,这样对方才比较能接受。
他若愿意接受,我想经过这一次,他会比较尊重你的信仰,再分享食物时会考量你不吃拜过的。
基督徒不吃拜偶像的食物,有两个主因:一则为自己的信心,一则为别人(不论是基督徒或非基督徒)的良心。
为自己信心软弱,就不吃。(罗14:23)
为基督徒弟兄良心软弱,就不吃。(林前8:10-12)
为非基督徒的良心,就不吃。(林前10:27-31)
按(林前10:27-31)的教导,非基督徒若请我们吃东西,我们若愿意接受,就不要问那有没有拜过。除非他主动提出那是有拜过的,我们为了不被他的良心论断,才不吃。但他若什么都没说,就放宽心吃即可。
但你若真的很care有没有拜过,就不要先接受,要先问,这样冲突会比较小一点。
愿神赐福你与你的室友!

Posted by 韵安 at 2013年07月15日 18:46

如果你的室友不是一个看重西瓜胜过朋友的人,就可能是因为拜拜想起了家乡的人事物而特别产生感情要与你分享,或者还有其他原因。
你先在宗教信仰的事情上介入了室友的情感生活,对方才会反过来答谢你的关怀,因为你们是在一个中间灰色地带。一个初次接触基督教信仰的人,要经历一段时间才会达到情感上也有交托的程度。
中国大清皇朝的康熙帝在知识学问上广泛涉猎,在情感上可能还是停留在皇宫贵族的圈子里。

Posted by 基督徒 at 2013年07月15日 19:20

给同行天路姊妹:
节哀。
当生命之光更新我们,使我们重生,我们也就当作那家人的光了。这是确确实实的。
我家小舅是家族里第一个受洗的基督徒。外婆过世那年,他还年轻,虽然极力反对舖张烦冗的仪式,也反对以佛道混和的仪式下葬,但他一人仍不敌所有亲人的压力,顺服了一切世俗礼仪,只守持住不拜不拿香的原则(当年他受到的攻击之大,不是我一个小孩所能想像,但他并无怨言)。
外婆平日不拜拜,在信仰上早已决志归主(只是姨婆总以死要胁,不准她受洗),另一方面,她也早已交代丧礼从简,如果可以,火化即可。
然而,她的丧礼之舖张,举凡大家想得到的几乎都有,如孝女白琴、五子哭墓、乐队、扶柩游行……,仿佛怕在地居民不知道我们的痛失亲人,也仿佛在告诉大家外婆这“人生最后一段路”走得极为哀荣。
这些夸大的种种,非外婆所愿,说穿了,都是人们的面子、软弱与慰藉。
几年过后,外公过世。
照外婆的丧礼排场看来,外公的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结果却是,我们在教会举行追思礼拜,不同信仰的亲友齐聚一堂,追思悼念。
这些年我在一旁看着,深深了解到,人的软弱,那种“黑暗”,指的是什么。
外婆过世得早,当时其他舅舅、阿姨方值青壮年,一味追求外在风光,对于外婆鲜少关心,甚至不时指责外婆偏爱其他兄弟姊妹。他们其实都很爱外婆,只是以为还早,一切都还早,反正现在努力一点,以后不再需要为金钱烦忧,就可以好好孝顺陪伴父母了。他们怎么也猜不到离别的那天,来的这么快。他们知道自己错了,觉得亏欠,觉得心虚,但再多悔恨也换不回外婆的生命。于是,他们只能把丧礼办得豪奢一点,让“她”能够有面子。他们心中的悔恨亏欠愈大,丧礼也就愈豪奢。
在那个当下,黑暗总并不理解光,也不接受、容纳光。但身为基督徒,该做什么、当作什么,就是去做,尽自己的本分。这样你就是你家里的那盏灯。
当你成为你家的那盏灯,且不卑不亢地坚守着明亮,也许在你身上就能看见所谓的果效,也许是在后代才能看见,但你的家总是要被照亮的。
平安。

Posted by Ebenezer at 2013年07月16日 10:02

to cherry:
请你见谅,但我觉得你的问题不在信仰上。
你这么说的:“坦白讲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因为我很早以前就表达我的立场,……在这当中我觉得自己不被尊重,为什么最后弄得好像是我的错?”
主耶稣跟犹太人说过多少次他是天父差来的,是基督,而犹太人始终不认,甚至迫害。我们的主可曾觉得莫名其妙,觉得自己不被尊重?
什么是既坚定又温柔?请你再多想想。
愿主光照你。

Posted by Shirley at 2013年07月16日 10:23

日志信息 »

评论已关闭。        

相关日志 »

没有评论

抱歉,评论被关闭

返回顶部